第两千九百章 残酷真相 - 万古天帝

第两千九百章 残酷真相

云佛山脉,密林之中,两道身影极穿梭,度很快,正是聂天和释流岚。『天籁小 说. ⒉3TXT. 很快,两人来到一处山谷之外,闪身进入。 “这里应该安全了。”聂天神识感知了一遍,确定四周没有人,长长呼出一口浊气说道。 之前的时候,释流岚在聂天生死一刻,挺身而出,想要救他。 而在下一刻,则是聂天救了释流岚。 幸亏那群释家武者在最后一刻收手了,那一掌的力量大大减弱。 否则的话,聂天必然受重伤。 现在,他只是受了一些轻伤,并没有什么大碍。 “你,你没事吧?”释流岚看着聂天,大大的眼睛闪烁着,怯生生地问道。 “没事。”聂天淡淡一笑,他一看就知道,释流岚很少跟其他人打叫道,属于那种极少大声说话的女孩。 “你,为什么要救我?”释流岚见聂天真的没事,美眸闪烁一下,忍不住问道。 聂天笑了一声,说道:“八小姐,这个问题应该我问你吧?” 释流岚愣了一下,俏脸僵硬了一下。 的确是她先出手救聂天,然后聂天才出手救她。 “八小姐,你为什么要救我?”下一刻,聂天严肃了一些,沉沉问道。 虽然释流岚单纯得像个孩子,但是目前两人,仍然是站在对立面的。 聂天确实很好奇,释流岚在最后一刻,为什么要出手救他。 “你的剑意告诉我,你是一个好人。”释流岚美眸闪烁,似乎在躲避着什么,小声说道。 “好人?”聂天听到这话,不由得笑了,说道:“我自己都不记得,我究竟杀了多少人。而且就在刚才,我还杀了释家的人。你只是跟我战斗一场,仅仅凭借我的剑意,就认为我是好人。这样的理由,你自己信吗?” 释流岚是单纯,但绝对不是蠢。 一个人的剑意,当然能够反映出一个人的品性。 但是像释流岚这样连初出茅庐都算不上的剑者,能够凭借剑意识人,这是不太可能的。 而且释流岚眼神躲闪,显然是隐瞒了什么。 “我……”释流岚眼睛闪烁着,想要开口说什么,却没有直接说出来。 “八小姐,你想说什么,直接说吧。”聂天淡淡一笑,说道。 “嗯。”释流岚点了点头,好似下了很大的决心一样,说道:“我觉得,你就是我要找的人。” “嗯?”聂天目光一凝,脸色不由得一僵,笑道:“八小姐,你这话说得有点糊涂,我不太明白。” 要找的人?命中注定的人? 聂天真的没有听懂。 如果释流岚真的是那种意思,他反而觉得很麻烦。 聂天承认,释流岚很漂亮,但是绝对不是他喜欢的类型。 “我的意思是说,你是我的老师让我找的人。”释流岚双眸闪烁一下,说道。 聂天眉头一皱,再次愣住,更加不明白了。 释流岚的老师是谁,为什么要找他? “你的身上,是不是有一串佛珠?”释流岚看着聂天,轻声问道。qL11 聂天目光一凝,手掌翻动,拿出一串佛珠。 “就是这个!”释流岚看到聂天手上的佛珠,不由得美眸一颤,激动地喊了出来。 聂天此时脸色一沉,不由得看着佛珠愣住。 这一串佛珠,是他临走之前,华一如给他的。 据华一如说,这串佛珠来自于云佛释家的一个人,必要的时候,拿出佛珠,对聂天会有帮助。 聂天一直没有拿出佛珠,是想在关键的时候使用。 他没有想到,佛珠的主人,竟然主动找来了。 释流岚很少出来,一心专注于修炼,这一次她出来,就是奉了老师的命令,来找一名身上带有佛珠的人。 其实她并不确定,聂天是否就是她要找的人,她只是凭着直觉,认为聂天有这个可能。 “你的老师,就是佛珠的主人?”聂天看着释流岚,淡淡一笑问道。 “嗯。”释流岚重重点头,说道:“老师说,让我找到你之后,立即带你去见他。他还问你,赤血祭祀大阵的真相,你知道了吗?” “真相?”聂天目光微微一凝,旋即明白过来,点了点头。 释流岚见聂天点头,不禁双眸一颤,说道:“老师说,如果你知道了真相,请告诉我。” “告诉你?”聂天愣了一下,随即笑道:“你真的想要知道吗?” 之前的时候,聂天就已经现,释流岚对于赤血祭祀大阵,并不知情。 “嗯。”释流岚重重点头,一脸郑重。 她以为,赤血祭祀大阵是释家祖辈们的心血,是用来开启赤血之路,连通轮回圣界的。 但她并不知道,开启赤血之路的具体手段是什么。 不过她很好奇,为什么聂天等人,会突然出现在云佛峰? 整个云佛海域,都是苦海之涯的禁地。 无数年来,从来没有外族之人能够闯入云佛峰,聂天等人凭什么能够来到云佛峰。 “你一定很奇怪,为什么我们回来到云佛峰,对吗?”聂天笑了一声,说道:“其实,这都是你们云佛释家的先祖,早就设下的陷阱,我们来到云佛峰,就是来做赤血祭祀大阵的祭祀品的。” “祭祀品!什么意思?”释流岚猛然一愣,美眸闪烁一下,一脸不解。 她根本听不明白,聂天在说什么。 聂天摇了摇头,苦笑一声,看来释流岚真的是什么都不知道。 接下来,他也不隐瞒,将赤血祭祀大阵的残酷真相说了一遍。 释流岚听完聂天所说,小脸一下僵住,半天说不出话来。 她没有想到,原来赤血祭祀大阵,是需要鲜血祭祀的。 以鲜血激曼殊沙华之力,然后开启赤血之路,这才是真相。 “八小姐,你没事吧?”聂天见释流岚小脸呆滞着,显然是震撼极了,不禁上前一步问道。 对于释流岚这种未经世事的小女孩而言,赤血祭祀大阵的事情,确实很残酷。 释流岚一直以为,开启赤血之路,是云佛释家的事情,从没想过,原来这件事情,要牺牲这么多人。 这样的真相,是她所不能接受的。 “不行,我一定要阻止父亲!”片刻之后,释流岚眼神颤抖一下,激动地说道。 聂天苦笑一声,摇了摇头。 赤血祭祀大阵,云佛释家不知准备了多长时间,牺牲几百条性命算什么。 聂天猜测,就算是需要整个苦海之涯作为祭祀,云佛释家的族长也绝不会收手的。 “我要去找父亲!”释流岚说着,竟是很冲动,准备离开。 “等一下!”而在这个时候,聂天却是脸色一变,好似察觉到了什么,拉住了释流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