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九百零五章 血之祭祀 - 万古天帝

第两千九百零五章 血之祭祀

赤血之力开启,需要大量的鲜血,仅仅是一百多位海域之主的鲜血,显然是不够的。天』『 籁小 说.⒉3TXT. 那么其他的鲜血,从何而来? 除了释家武者之外,聂天想不出第二个可能。 “释家武者!”卫康和释流岚听到聂天的话,神情愕然一僵,呆滞当场。 为了开启赤血之路,难道释家族长要牺牲同族之人吗? 以同族之血做祭祀,当真是心狠手辣! “只有这种可能!”释禅一沉沉点头,眼神微微颤动着,心中的震动,可想而知。 除了用本族之人的鲜血祭祀,他想不出别的可能。 而且释家武者的血脉之中,本来就蕴含着曼珠沙华的力量,用来激曼珠沙华,正好合适。 只是这种手段,未免太残忍了。 “老师,族长大人他,真的要用释家之人的鲜血,开启赤血之路吗?”片刻之后,卫康冷静了一些,沉声问道。 “嗯。”释禅一点了点头,脸色极其凝重,说道:“你们肯定觉得,这种以同族之人为祭祀的手段,太残忍了。但是赤血之路的开启,并不仅仅只是这样。” “什么意思?”聂天目光一凝,心头猛然一沉。 难道赤血之路开启,还会造成更严重的后果吗? “赤血之路开启,打通的是传说之中轮回圣界的通道。那可是通往一方圣界的大门,入口打开之时,天地之间将会被撕开一个巨大缺口。”释禅一沉沉开口,说道:“而那种时空裂缝,将引动时空大范围的崩碎。” “到时候,轮回圣界入口之处,将会出现一个时空黑洞。” “时空黑洞力量之强,可以轻而易举地吞噬整个苦海之涯。甚至,就连整个圣魂域,都会被直接吞噬。” 说完这些,释禅一眼神微微颤抖着,脸色更是低沉到了极点。 聂天听完,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说道:“这么说来,赤血之路一旦开启,轻则毁掉苦海之涯,重则毁掉整个圣魂域。” 他完全没有想到,一座赤血祭祀大阵会造成如此严重的后果。 “这,太疯狂了!”卫康愣住许久,终于反应过来,重重说道。 释流岚更是俏脸呆滞如痴,整个人僵在原地,好似石化一般。 赤血祭祀大阵,要以释家之人的鲜血为祭祀,而一旦开启之后,整个苦海之涯都要跟着陪葬,甚至有可能威胁到圣魂域的存在。 这样的后果,太大了。 赤血祭祀大阵,堪称是血淋淋的血之祭祀。 “老朽也是在不久之前才知道这些,而且就算赤血之路真的开启,能够有机会进入轮回圣界的人,也绝对很少。光是圣界入口的强大时空威压,就不是一般人能够承受的。”释禅一眼神一脸凝重,沉沉说道。 “既然赤血祭祀大阵的代价如此之大,为什么族长大人还要开启赤血之路?”卫康剑眉倒竖,沉声问道。 “圣界的诱惑,足以让一个人疯狂。”释禅一叹息一声,神情无奈。 “老师,你能动用长老会的力量,阻止族长大人吗?”卫康上前一步,问道。 释禅一摇了摇头,叹息道:“卫康,你太天真了,长老会的其他长老,早已站在族长一边了。他们也想进入传说之中的轮回圣界啊。” “这……”卫康脸色一僵,说不出话来。 “老师,我们难道要眼睁睁地看着悲剧生吗?”释流岚此时也冷静了一些,一脸悲痛地说道。 “我们要阻止赤血之路的开启!”释禅一眼神一定,说道:“就算是毁掉赤血祭祀大阵,也在所不惜。” “老师,我们要怎么做?”卫康眼神闪烁出一抹精芒,有些激动地问道。 释禅一目光微沉,随即看了聂天一眼,然后手中出现一个卷轴,递了过去。qL11 “前辈,这是什么?”聂天接过卷轴,眉头不由得一皱,问道。 “你打开就知道了。”释禅一淡淡说道。 聂天点了点头,随即打开手中卷轴,竟然是一个阵法结构图。 “这是赤血祭祀大阵的阵法结构图!”虽然聂天的阵法造诣很低,但也能看出来,手中的阵法结构图,和赤血祭祀大阵很像。 “对!”释禅一微微点头,说道:“赤血祭祀大阵是释家花费了数百万年的时间建造而成,不知花费了多少人力物力。” “想要阻止赤血之路开启,就必须毁掉赤血祭祀大阵。” “这座大阵,是一座圣阵,想要从外部毁掉,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所以你们必须,进入大阵内部,更准确地说,是进入到圣阵阵眼之中,毁掉阵眼,摧毁大阵。” 说到这里,释禅一眼神之中涌动着激动的神芒,指着阵法结构图中的一块区域,说道:“老朽研究赤血祭祀大阵很久,但也只是能确定,阵眼就在这一块区域,至于具体在什么地方,并不知道。” 聂天望着阵法结构图,沉沉说道:“前辈是想让我进入阵眼,毁掉大阵?” 他没有想到,释禅一竟然如此大义,真的想要毁掉赤血祭祀大阵。 要知道,这座大阵可是云佛释家数百万年的心血啊。 “嗯。”释禅一重重点头,说道:“聂天,你是唯一一个,可以靠近阵眼之人。” “为什么?”聂天眉头一皱,愕然问道。 “赤血大阵的阵眼,是由曼珠沙华的力量所凝成的可怕禁制,你的武体特殊,血脉之力强大,最有可能突破强大的禁制。”释禅一目光沉沉地看着聂天说道。 聂天脸色微微一变,想了一下之后,点了点头。 他本来只是为了曼珠沙华而来,但是赤血祭祀大阵的事情,有可能威胁到整个圣魂域的存在,所以他不得不管。 “卫康,流岚,你们两人随聂天一起,从旁辅助他,一定要让他进入圣阵之眼。”释禅一转身看向卫康和释流岚,郑重说道。 “好!”释流岚非常干脆,重重说道。 但是卫康却犹豫了一下,这才点了点头。 他想不明白,为什么释禅一要把如此重要的事情,寄托在一个只见了一面的人身上。 他虽然心中疑惑,但是也不敢违背释禅一的意思。 他这一生,最敬重的人,就是自己的老师。 既然释禅一这么安排,就一定有他的原因,就算他不理解,也一定会服从师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