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九百三十一章 我很生气 - 万古天帝

第两千九百三十一章 我很生气

沐容九望着空中的凌厉剑芒,眼神惊恐到极致,心中的恐惧,完美地写在了脸上。天籁小说.『⒉3TXT. “噗!”下一瞬间,剑芒呼啸而出,直接洞穿了沐容九的肩膀。 鲜血狂喷而出,瞬间染红沐容九半边身体。 “我,我,我……,哈哈哈!”而在鲜血狂流的时候,沐容九却是惊喜无比,甚至大笑了起来。 他瞬间感觉到,自己还活着,并没有死! 刚才的那道剑芒,实在太可怕了,绝对可以瞬间灭杀他。 但是剑芒只是洞穿了他的肩膀,仅此而已。 很明显,出剑之人只是想伤他,而不是想杀他。 “雪儿,你还是太手软了。”聂天望着雪儿,不由得苦笑一声。 刚才出手之人,不是别人,正是雪儿。 她根本没有使用全力,只是随手一剑而已。 但就是这随手一剑,差一点杀掉沐容九。 就在拿到剑芒出现的一瞬,聂天感觉到了雪儿周身的剑意气息。 他这才知道,雪儿此时不仅是九阶近圣实力,而且剑道境界也达到了神剑魂之境! 这么看来,聂天还是低估了雪儿的战力。 雪儿除了拥有三生之脉以外,还是万剑血脉呢! “雪儿,你……”而在另外一边,释流岚完全惊呆了,精致的小脸僵硬住,心中震撼都写在了脸上。 她身边的卫康同样石化,看向雪儿的眼神,惊讶而陌生,好似在看着另外一个人一样。 他们完全没有想到,一直安安静静的雪儿,实力竟然如此变态。 两个人简直无法想象,此时的雪儿究竟是何等境界。 而此时的雪儿,身影站在那里,周身没有半点气息波动,跟一名普通人,没有半点区别。 许久之后,沐容九终于反应过来,惊骇的脸色稍稍缓和,看向雪儿的眼神却是忌惮无比。 他不敢相信,这么一名看上去只有十几岁的少女,怎么会爆出那种恐怖的剑芒?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他绝对不会相信,世界上竟然有这样的武者存在。qL11 “离开!”沐容九一脸惊恐,心中说了一声,转身准备走。 “慢着。”然而就在这时,雪儿的声音却是响了起来,听上去很柔和,甚至甜甜的,人畜无害。 但是这淡淡的声音落在沐容九的耳边,却好似九天惊雷一般,让他整个人身形一滞,停在了半空之中。 他转过身来,全身已经是冷汗淋淋,都不敢抬头看雪儿,只是低头站在那里。 “你刚才出手的时候,吓到了小雅妹妹,我很生气。”雪儿目光淡然,黛眉微蹙着说道。 “啪!”她话音刚刚落下,沐容九突然抬头,非常果决,一巴掌抽在自己脸上,耳光声清脆响亮。 “嗯?”雪儿美眸闪烁一下,似乎对沐容九的行为很不解。 “啪!啪!啪!……”沐容九以为雪儿不满意,心一狠,一连串的巴掌抽下去,一张脸瞬间肿成了猪头。 “你……”雪儿一脸疑惑地看着眼前一幕,完全不知道沐容九在干什么。 “姑,姑娘,你还不满意吗?”片刻之后,耳光声终于停下,沐容九一张脸已经是血肉模糊,眼睛只剩下一条线,可怜巴巴地看着雪儿问道。 “满意?满意什么?”雪儿一下愣住,更加不解。 “难道,你要我自废元脉吗?”沐容九目光一颤,惊骇一声。 他以为雪儿还是不满意,要逼着他自废元脉。 “你真的要自废元脉?”雪儿目光澄澈地闪烁一下,愕然开口。 她觉得,自己遇到了一个傻子。 她什么都没说呢,沐容九就啪啪啪地自扇耳光,这种举动,不是傻子又是什么。 “我……”沐容九惊骇一声,以为雪儿真的要他自废元脉,顿时欲哭无泪。 他可是沐家的嫡系少爷,武道天才,如果自废元脉,那以后就要做一个废人了。 “如果你非要自废元脉,我也不拦你,你动手吧。”雪儿嘴角微微抿起,双手一摊,一脸无奈地说道。 “这……”沐容九心头一沉,顿时说不出话来。 雪儿现在的反应,让他无法理解。 如果不是雪儿逼着他,他怎么可能会有自废元脉的想法,这不是傻子吗? 他肯定想不到,此时他在雪儿的眼中,就是一个傻子。 “滚吧。”这个时候,聂天开口了,目光沉沉看着沐容九,冷冷说道。 他不想浪费时间,干脆让沐容九滚蛋。 他现在还不知道沐家到底是什么样的势力,所以沐容九还是别杀了。 “多谢大人。”沐容九愣了一下,马上反应过来,道谢一声,如遇大赦一样,转身就想走。 雪儿看着沐容九,嘴唇微微扯动,脸上有些淡淡的不悦,喃喃说道:“这个家伙差点伤到小雅妹妹,还没向小雅妹妹道歉就走了,真是便宜他了。” 聂天来到雪儿身边,听到后者的话,忍不住一笑。 原来雪儿的想法很简单,只是想让沐容九道个歉而已。 而沐容九竟然连扇自己耳光,还差点自废元脉,真是让人无语。 这时,释流岚和卫康来到,两人脸上依旧带着震撼,看着雪儿。 “雪儿之前在赤血深渊的时候,吸收那禁制之墙的力量,所以实力有所提升。”聂天知道两人在想什么,笑了一声解释道。 “哦。”卫康和释流岚点了点头,脸色慢慢恢复平常。 他们当然能听出来,聂天的话是在敷衍。 只是聂天不愿意说,他们也不好问。 “我们走吧。”聂天淡淡一笑,说道:“既然这里被沐家守着,我们从另外的地方试试。” “好。”卫康恢复了一些,点了点头。 接着,众人准备离开,想从另外的地方进入极寒雪山。 片刻之后,他们来到另外一片虚空,准备进入雪山之中。 “聂天!”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一道低沉如杀的声音响起,激荡在虚空之中,显得阴厉刺耳。 “嗯?”聂天听到这个声音,目光微微一凝,脸色随即一变。 他猛然转身,抬头看向一片虚空,目光所及之处,一道肃杀的身影屹立在那。 “萧唐!”看清楚那张面孔,聂天眉头不由得皱起,喊出了后者的名字。 此时出现在他面前的人,不是别人,正是玄天太子,萧唐。 “我们又见面了。”萧唐眼中泛着寒芒,死死盯着聂天,阴冷开口,字字如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