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九百四十三章 笑你无知 - 万古天帝

第两千九百四十三章 笑你无知

“唰!”高空之上,一道利刃剑影出现,精准无比地向着冰焰雪麟的额间刺了过去。天 籁小 说.⒉3TXT. 这一剑若是落下,冰焰雪麟必死无疑。 “轰!”而在生死一刻,虚空之中一道剑影出现,轰然而落,挡下了致命一剑。 “嗯?”突来变故,让蓝衣女子黛眉一蹙,脸色很是难堪,一双阴冷的眼睛,死死盯着不远处的银男子。 这个时候,出剑救下冰焰雪麟的,正是聂天。 而当她看清楚聂天容貌的时候,脸色却是有些怪异。 “你是什么人?”蓝衣女子目光一沉,冷冷问道。 “这头冰焰雪麟,我救了。”聂天微微一笑,并没有回答蓝衣女子的问题,而是朗声说道。 “嗯?”蓝衣女子听到聂天的话,黛眉蹙紧,冷声道:“小子,你也太高看自己了吧。就凭你五阶半圣的实力,也想抢我的东西吗?” 很明显,在蓝衣女子看来,聂天此时出现,就是为了冰焰雪麟,想要从她的手上,夺走冰焰雪麟的冰焰雪晶。 “我承认,阁下的实力确实很强,但是刚才冰焰雪麟的那一掌,已经伤到你的元脉了吧。”聂天淡淡一笑,说道:“如果你强行使用力量,或许能杀我,但是你的武体也将因此而受伤更重。” “更麻烦的是,甚至有可能威胁到你的武道根基。” “如此惨重的代价,你付得起吗?” 说完,聂天嘴角的弧度更为挑衅,一脸得意地看着蓝衣女子。 蓝衣女子没有立即说话,但是脸色却明显僵硬了一下。 她没有想到,聂天居然看出她伤势极重。 聂天所说的话,明显是在威胁她,但也是实情。 如果蓝衣女子一定要强杀聂天,她的武体必然因此而受重创。 她想要冰焰雪晶,其实是想用冰焰雪晶的力量,帮助自己突破到九阶伪圣。 但如果她在元脉受伤的情况下,强行出手,对武体的危害极大。 若是这样,就算她杀了聂天,得到冰焰雪晶,也未必能弥补武体的伤势。 “得不偿失的事情,你想做吗?”聂天见蓝衣女子在犹豫着,淡淡一笑说道。 “聂天,独孤说得没错,你果然是个难缠的角色。”蓝衣女子看着聂天,冷冷开口,竟然直接喊出了聂天的名字。 “嗯?”聂天看着蓝衣女子,脸色不由得一变,很奇怪对方为什么会认识自己。 不过下一刻,他便想到了一个人,黑夜的独孤残! 他猜测,蓝衣女子口中的独孤,就是独孤残。 “看来你是黑夜的人。”聂天目光微微一凝,淡淡笑道。 因为他坏了独孤残的大事,而且还导致黑夜十几名结界师惨死,所以黑夜已经把他列为黑夜天杀榜上的人。 之前在苦海之涯,聂天已经到了一名黑夜的杀手,那个家伙也直接认出了他。 这名蓝衣女子直接认出他,而且还说了一个独孤,无疑说明,她是黑夜的人。 “聂天,你果然聪明。”蓝衣女子冷冷一笑,说道:“我叫蓝蝶舞,是黑夜四大长老之一。” “身份这么高。”聂天目光一凝,随即笑道:“怪不得有八阶伪圣的实力。” 这个蓝蝶舞,看上去年纪不大,在黑夜的身份竟然如此之高,和独孤残一样,都是四大长老之一。 “聂天,本长老可以跟你做笔交易。”蓝蝶舞美眸闪烁着,说道:“只要你今天让本长老取走冰焰雪晶,你和黑夜之间,再无相欠。你将不再是黑夜天杀榜上的人,黑夜的杀手也不会再找你的麻烦了。怎么样?” 聂天眉头一挑,倒是没有想到蓝蝶舞会这么说。 这个时候,只要他离开,或者袖手旁观,那么黑夜的人将不再追杀他。 这样的交易,听上去却是很不错,至少对聂天没有什么损失。 不过这么一来,这头幼年的冰焰雪麟就死定了。 “聂天,本长老知道你心软,不想看到一头冰焰雪麟就这么死掉。”蓝蝶舞见聂天不说话,笑了一声,说道:“但是这头冰焰雪麟受伤很重,而且体内渗入太多本长老的千刃剑意,所以你根本救不了它!” “很快,这头冰焰雪麟的五脏六腑,四肢百脉,都会在千刃剑意的冲击之下,彻底碎裂。” “为了一头已经死掉的冰焰雪麟,你要得罪黑夜吗?” “嗯?”聂天听到蓝蝶舞的话,不由得脸色一沉,随即神识向着冰焰雪麟感知过去。 他的脸色猛地一僵,心中惊骇不小。 蓝蝶舞说的没错,冰焰雪麟的体内,确实是渗入了太多的千刃剑意。 聂天感知到,狂暴的千刃剑意在冰焰雪麟的体内疯狂冲击,一点一点地撕裂它体内一切。 照这样下去,用不了多长时间,冰焰雪麟就会成为一具死尸。 “聂天,本长老的提议对你没有任何损害,你难道不愿意答应吗?”蓝蝶舞一脸阴沉,再次开口。 “哼哼。”突兀地,聂天冷笑两声,脸色非常怪异。 “聂天,你笑什么?”蓝蝶舞见聂天笑得怪异,不禁黛眉一蹙问道。 “我笑你太无知了。”聂天冷冷一笑,说道:“蓝长老,你真当我是三岁小孩子吗?你觉得你说的话,我会信吗?而且,退一万步来说,就算你能说话算话,我为什么跟你做这笔交易?”qL11 “我断定你不敢出手,所以我跟你做交易,冰焰雪晶就是我的!” 蓝蝶舞美眸猛然一颤,俏脸明显地僵硬了一下。 她没有想到,聂天如此精明,看得这么清楚。 她的确没有打算履行承诺,像她这种杀人无数的杀手,怎么可能看重承诺? “这么说,你是要跟本长老一战了。”蓝蝶舞冷冷一笑,说道:“那就让本长老看看,你这个五阶半圣,到底有什么本事!” 说完,她一步跨出,全身气势狂涌而出,如同狂涛巨狼一般,翻滚在空间之中。 聂天看到这一幕,却是戏谑一笑,说道:“蓝长老果然够狠,就算是自伤武体,也要杀我这个五阶半圣啊。” “臭小子,你作死!”蓝蝶舞低吼一声,随即手臂扬起,一掌拍出,空间猛然一紧,随即一道凌厉到极致的风刃,破空而出,肃杀无比,向着聂天袭杀而来。 聂天目光微微一凝,惊骇不小。 他在这一瞬间,感觉到了冷,渗入骨髓的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