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九百六十五章 生不如死 - 万古天帝

第两千九百六十五章 生不如死

那名弟子的话一出后,全场所有人为之一静。天 籁小说. ⒉3TXT. 梁振看着眼前的这名弟子,不禁脸色一沉,半天都没有说话。 在这种场合之下,他若是真的让这名弟子出手,实在有些不合适。 虽然聂天态度嚣张了一点,但的确没有做错什么。 而且这名弟子身为内院弟子,对一名外院弟子出手,这不符合圣魂学院的规矩。 这个时候,旁边的几十名弟子,神情有些变了。 这个跳出来冒头的弟子,名叫叶子晨,一直想拜梁振为师,但却是被梁振拒绝了。 他现在如此积极,用意实在太明显了。 “这位同学,你退下!”这个时候,白若竹开口了,黛眉微蹙,说道:“不管聂天是对是错,也绝对轮不到你出手。” 聂天看着叶子晨,并没有说话,眼神冷蔑而轻视。 他不想出手,当然不是怕叶子晨,只是觉得,不应该把时间浪费在一个白痴身上。 “叛徒的儿子,孬种!”叶子晨看着聂天,竟是突然传声给后者,骂了出来。 聂天脸色瞬间一变,一双眼眸猛地一缩,凌厉如杀。 他不想出手,对方竟然逼他出手! 如果叶子晨只是骂他,他还可以忍受,但是叶子晨说他的父亲是叛徒,这就是他无法忍受的了! “好!”下一刻,聂天脸色低吼一声,指着叶子晨说道:“既然你找死,我就成全你!” 众人听到聂天的话,不禁脸色一变,眼神变得怪异起来。 刚才聂天不说话,怎么突然就怒了? “聂天,你不用……”白若竹愣了一下,随即看向聂天,还想要说什么,却是被后者打断了。 “白老师,我能杀他吗?”聂天摆手,直接向白若竹问道。 “这……”白若竹俏脸一僵,不知道聂天的眼神怎么突然变得这么凶狠。 “怎么?你这个叛徒的儿子,还要与我生死一战吗?”叶子晨冷冷一笑,一脸挑衅,姿态嚣张到娘胎里了。 “生死一战又何妨!”聂天冷冷一笑,低吼回应。 白若竹和梁振的脸色都不好看,他们并不想看到聂天和叶子晨生死一战。 “聂天,叶子晨,你们若是真的想战,那就随便切磋一下,绝对不能下杀手。”而在这时,一直没有说话的于连开口了,低沉着脸说道。 他眼神闪烁着,目光之中带着阴冷的笑意。 他很想看看,聂天现在的战力到底有多强。 白若竹和梁振脸色一变,最终点头了。 眼下的这种情况,已经很难阻止这一战,只要双方不闹出人命就行。 “真的要战了!”众人纷纷退后,很多人眼神炽热起来,非常关注这一战。 聂天虽然只是一名外院弟子,但他的名字早就传遍整个圣魂学院。 大多数人都想亲眼看看,这个圣魂学院最大叛徒的儿子,到底有多少实力。 “聂天,这可是你自找的!”叶子晨冷冷一笑,眼中泛动着冷冽寒芒。 他此时根本没有把聂天当成对手,而是将后者当成是他上位的一块石子。 只要他打伤聂天,为梁振出口恶气,那么梁振肯定会收他为亲传弟子的。 “我不杀你,但我会让你知道,什么叫生不如死!”聂天嘴角扯动,冷冷开口,目光森寒得好死寒冰一般,透着渗入骨髓的阴森。qL11 叶子晨看着聂天的目光,不由得心头一惊,眼中流露出了惊恐之意。 他被聂天盯着,竟然感觉自己是小羊仔,而聂天就是一头恶狼。 其他人看着聂天,尤其是注意到聂天的眼神,都有些忍不住心头颤抖。 他们极少见过如此凶狠的目光,好似凶兽一般,令人胆寒。 “臭小子,你太狂妄了!”这个时候,叶子晨镇定了一下,随即低吼一声,身影一动,一拳强横轰出,空中竟是出现一团火焰,瞬间炸裂而开,化作一只恐怖的火焰拳影,疯狂燃烧着,向着聂天轰杀过去。 “糟了!”白若竹看到这一幕,美眸不由得闪烁一下。 叶子晨可是五阶近圣强者,而聂天只有一阶近圣实力。 这一拳,叶子晨全力以赴,聂天能挡得下了。 聂天感受到空中的火焰气势,却是嘴角冷冽地扯动一下,冷冷说道:“你的第一拳,就是你的最后一拳。” 阴森低沉的声音落下,他的身影猛然一震,顿时狂暴的剑势冲天而起,可怕的剑意冲击在虚空之中,凌厉而雄浑。 “这……”所有人的眼神,在这一瞬间猛然一颤,完全被震撼了。 谁都没有想到,聂天竟然能在瞬间爆出如此可怕的剑势! 但是真正的震撼的一幕,还在后面呢。 “轰隆!”下一瞬间,火焰拳影落下,却是被聂天周身的剑势挡下。 而紧接着,聂天手中出现星辰天斩,随手一剑刺出,平淡无奇的动作,却是透着一股令人胆寒的气息。 “噗!”虚空之中,一道剑芒呼啸而出,气息凌厉到极致,在叶子晨还没有来得及做出半点反应之时,剑芒就直接洞穿了他的肩膀。 “我……”叶子晨猛然意识到不妙,脸色瞬间变得煞白如纸,他开口刚想说话,却是身躯晃动一下,顿时一道道血线,从他的体内迸射出来,让他整个人,瞬间成了一个血人。 骇人的一幕,让现场瞬间陷入一片死寂。 所有人望着全身鲜血淋淋的叶子晨,心中惊骇全都完美地表现在了脸上。 “聂天的剑意好强,他的剑意的控制,简直出神入化!”片刻之后,白若竹第一个反应过来,目光如痴地说道。 聂天这一剑,刺穿了叶子晨,而且剑意渗入叶子晨身躯之中,直接崩碎了叶子晨的全身经脉,包括九道元脉。 现在的叶子晨,虽然还活着,但却已经成了一个连普通人都不如的废物。 普通人至少经脉完整,而叶子晨全身经脉尽碎了。 聂天出手之前就说过,他不杀叶子晨,但会让后者知道,什么是生不如死! 一剑将叶子晨打成废物,这对一名武者来说,的确是生不如死! 聂天这一次,真的怒了。 叶子晨千不该万不该,不该说聂风华是叛徒! “聂天,你太阴狠了!”这时,梁振终于反应过来,眼中怒火喷涌,狂吼道:“叶子晨再怎么说也是你的同门,你怎么可能出手如此狠毒。” 聂天看着梁振,冷冷笑道:“如果他的实力比我强,恐怕我的下场,也是一样的。而且他,是自找的!” “好一个自找的!”就在他声音落下之时,梁振的身后站出来一个人,一双阴冷的眼睛泛着寒芒,死死盯着聂天,冷冷说道:“我也想自找,不知道聂天同学,可否成全?” “嗯?”聂天看着那人,不由得心头一颤。 他在这个人的身上,感觉到了非常可怕的杀意。 但是此人将这股杀意,掩藏得非常好,几乎不露痕迹。 杀意如此浓烈,而且还能收敛得如此巧妙,只有一种人能够做到,那就是,杀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