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九百七十三章 阵法大师 - 万古天帝

第两千九百七十三章 阵法大师

一场风波,就此结束。』天籁小说. ⒉3TXT. 秦征越久久看着聂天,心中奇怪,后者怎么会跟封叔通牵扯在一起。 接下来,现场许久之后才平静下来。 很多人看向聂天的目光变了,忌惮,疑惑,震惊,各种情绪杂糅在一起,神情复杂极了。 接着,众人静静地等着。 为了能够顺利破开圣界种子的圣力禁阵,各方势力请了一些阵法大师。 而这个时候,有一些阵法大师还没有来到。qL11 大约半个小时之后,山谷之外一阵骚动,随即一名青衣老者在众人的簇拥之下,进入山谷。 山谷之中的人自动让开,分列两边。 青衣老者面带笑意,快步走来。 “许大师!”九幽院长黎烬看到青衣老者,非常热情,快步上前去打招呼。 眼前的这名青衣老者,名为许沉,在整个万域的阵法大师排行榜中,排名前三的存在。 聂天看着许沉,目光不由得一凝。 这个许沉的精神力非常强大,好似汪洋大海一般,浩瀚无穷。 “嗯,这老头是一名近圣八阶神阵师,在域界之中,能有这样的阵法修为,已经是想当不错了。”这个时候,小肥猫的声音响起,淡淡说道。 域界的神丹师,神阵师等等,过九阶之后,同样半圣近圣伪圣以及一到九阶来定义修为高低。 不过近圣一阶神阵师和近圣八阶神阵师,其实区别并不大,只是精神力大小的差别。 阵法一道,越是到了后期,越是艰难。 而且阵法之中可以融入的东西太多,比如封印,比如结界等等。 所以阵法一道的提升,更加艰难。 万域之中,最巅峰的神丹师可以达到伪圣九阶,而最巅峰的神阵师则是只有近圣九阶。 整个万域,没有一名伪圣级别的神阵师! 之前聂天在冰封遗迹遇到的木水镜,只是一名半圣神阵师,就已经被称为冰封遗迹第一神阵师了。 所以许沉这名近圣八阶神阵师,能够成为万域前三的阵法大师。 “诸位,让你们久等了。”许沉上前来,淡淡一笑,目光扫过众人。 “许大师客气了。”秦征越走了过来,微微躬身,表示尊敬。 就算他是万域公会的人,见到许沉这样的阵法大师,也必须恭恭敬敬。 其他人纷纷上前,寒暄不已。 就连鬼谷咒世这样生性霸道的人,也在许沉面前躬身低头。 许沉是在场的七大势力联合请来的阵法大师,接下来能否破开圣界种子的圣力禁阵,可全都指望着许沉呢,众人能对他不客气吗? “诸位,你们真是太客气,这让许某人怎么好意思啊。”许沉淡淡笑着,随即目光扫过全场,突然说道:“这些人都是圣魂域的俊才英杰吧,他们见到本大师,怎么不打招呼呢?” 秦征越愣了一下,随即高声说道:“我给大家介绍一下,这位是许沉大师,万域排名前三的阵法大师。你们能够见到许沉大师,真是三生有幸啊。” 众人目光微微一颤,旋即明白过来,齐齐躬身,喊道:“见过许大师!” 在场上万人,齐声一呼,声如雷震,极为气势。 聂天看到这一幕,嘴角微微一笑,心中说道:“这个阵法大师倒是有意思,嘴上说着不好意思,又搞出这一套,还真是喜欢隆重地出风头啊。” 许沉此人,阵法造诣很高,但是为人狂傲,最爱场面,喜欢出风头,似乎生怕别人不知道他是阵法大师一样。 “嗯。”许沉微微点头,脸上笑容洋溢,显然是非常受用。 接着,他说道:“既然本大师来了,那我们就开始吧。” 这家伙倒是不浪费时间,刚刚来到,就准备进入圣界种子的圣力禁阵范围了。 “许大师,请稍等一下,还有两名阵法大师没有到。”秦征越上前一步,淡淡一笑说道。 “嗯?”许沉听到秦征越的话,不由得脸色一沉,说道:“你们还请了其他的神阵师,难道是怀疑本大师的阵法实力吗?” “这个……”秦征越脸色尴尬,赶紧说道:“当然不是,只是怕许大师劳累过度,所以请了两名阵法大师,从旁辅助许大师破阵。” “这还差不多。”许沉脸色这才好了一些,说道:“在本大师的面前,除了那两个快死的老怪物之外,没有人敢称大师。” “那是那是。”秦征越连连点头,只能顺着许沉。 聂天看到这一幕,不由得摇头一笑,心中说道:“这个阵法大师,真是狂的没边儿了。” “白痴!”而在此时,鬼帝的声音响了起来,说道:“区区一个近圣神阵师,渣渣一样,给本帝提鞋都不配。” “嘿嘿,这家伙给本尊提鞋,倒是可以了。”小肥猫的声音也在此时响起,调侃道。 接下来,众人等了没多久,山谷之外再次出现一阵骚动。 随即,两名老者出现,并肩走来,身后跟着一群人。 “木大师,苦大师。”秦征越看到两名老者,赶紧上前一步,恭敬喊道。 “嗯?”聂天看到那两名老者中的其中一人,不由得目光一凝,嘴角跟着扯动一下,笑了一声:“木水镜也来了。” 原来其中一名老者,聂天无比熟悉,正是他在冰封遗迹收下的弟子木水镜! 聂天万万没有想到,木水镜竟然也来到这里了。 木水镜和另外一名老者,快步上前,两人都看到了许沉,直接向着后者走来。 “想必这位便是阵法大师排行榜上,排名第三位的许沉大师了吧,久仰久仰。”木水镜爽朗一笑,上前一步,微微躬身。 “许大师,失敬了。”另外一名老者,同样躬身,对许沉表示了相当的尊敬。 “嗯。”但是许沉却是高高昂着头,鼻孔都翻到天上了,非常平淡地回应一声。 木水镜和另外一人脸色微微一僵,瞬间变得难看。 他们早就听说许沉此人狂傲,却没想到竟然狂傲到这种地步。 “许大师,我来给你介绍,这位是木水镜大师,这位是苦无大师。”秦征越看到这一幕,也是一脸尴尬,赶紧上前一步说道。 但是许沉却是目光扫了一眼木水镜和苦无,冷笑一声说道:“在本大师面前,他们也能称大师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