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九百七十四章 震撼全场 - 万古天帝

第两千九百七十四章 震撼全场

许沉的声音不大,但是落在木水镜和苦无的耳朵里,却好似闷雷一般。『天 籁小说. ⒉3TXT. 而说完之后,许沉直接转身,迈步离开。 木水镜和苦无两人的脸色,难看成苦瓜了。 “木大师,苦大师,实在不好意思,都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秦征越见状,赶紧开口,只能把错揽到自己身上。 “算了,既然人家看不起我们,我们又何必留下呢?苦兄,我们离开吧。”木水镜眉头一皱,顿了一下,冷冷说道。 他也是非常傲慢的人,怎么可能受得了这种窝囊气。 “离开更好,免得丢人现眼。”许沉身形一滞,根本没有回头,直接高声说道,简直狂到娘胎里了。 他的声音落下,现场的气氛瞬间变得死寂而压抑。 谁能想到,三名阵法大师,还没合作呢,竟然就先内讧起来了。 “我们走!”木水镜一张老脸阴沉得几乎滴血,低吼一声,转身离开。 那名并不怎么说话的苦无大师,也愤然挥袖,跟着离开。 他们好歹也是受人尊敬的阵法大师,却被许沉如此轻视,那继续呆在这里还有什么意思? “木大师,苦大师,你们别走啊。”秦征越赶紧跟上去,想要拉回木水镜和苦无。 “让他们走吧,少了两个累赘,本大师破阵的度也能加快一些,岂不更好。”而在此时,许沉的声音再次响起,狂声笑道。 木水镜和苦无的老脸都快气出血了,顿时脚步加快。 “这……”秦征越脸色一僵,知道已经无法挽回了,一时说不出话来。 早知道是这个样子,他就不请木水镜和苦无了。 秦征越身后的鬼谷咒世等人同样是脸色难堪,但却没有去挽留木水镜和苦无。 如果许沉与木水镜和苦无无法共处的话,那他们只能选择留下许沉。 “木水镜,既然来了,何必急着走呢,留下来看看好戏也不错啊。”就在这个时候,一道平淡的声音,却是突然响了起来,随即一道身影从人群之中走出。 “嗯?”人群先是一愣,随即看清楚那道身影的面孔,神情瞬间僵硬了。 这个时候站出来的人,竟然是聂天! 聂天刚刚差点引起四大势力的大战,已经出尽了风头,现在又想干什么? 而且他还直呼木水镜的名讳,这不是在作死吗? 如此直呼名讳,可是对阵法大师的大不敬啊。 别说是他,就连秦征越都要恭敬地称呼木大师。 木水镜听到聂天的声音,紧绷的老脸猛地一沉,随即眼中涌动出惊喜之意,身形一滞,猛然转身,惊叫道:“老师!” 他万万没有想到,居然会在这里见到聂天。 刚才他被许沉气糊涂了,根本没有去观察四周的人。 此时看到聂天,让他无比欣喜。 “老师?”而他的声音落下之后,所有人的眼神剧烈一颤,一张张脸瞬间石化,惊愕当场。 他们听得很清晰,木水镜竟然喊聂天老师! 这怎么可能?qL11 堂堂的阵法大师,竟然是聂天的弟子,这是开的什么玩笑? 一道道惊愕的目光看着聂天,满脸都是写着卧槽。 “木水镜,你很不错,已经是近圣一阶神阵师了。”聂天看着木水镜,却是一脸平淡,微微一笑说道。 上次的时候,木水镜还是半圣神阵师,现在已经是近圣神阵师,进步巨大。 “弟子有如此进步,全靠老师指点。”木水镜反应过来,快步来到聂天身边,毕恭毕敬的姿态,哪有半点阵法大师的样子,完全就是一名听话的弟子。 他的阵法造诣飞提升,都是靠着聂天当日送给他的鬼帝遗冢的阵法结构图。 他每天苦苦钻研阵法结构图,才有了今天的飞提升。 人群看到这一幕,眼神完全呆滞了。 “苦兄,你快来,我向你介绍,这位就是我的老师。”接着,木水镜把一身僵硬的苦无拉了过来,兴奋地说道。 “木,木兄,你那副阵法结构图,就,就是这位,这位大师给你的?”苦无总算反应过来,舌头在嘴里打转,总算把一句话说完整了。 “嗯!”木水镜重重点头,说道:“苦兄,我跟你说过,我的老师是绝世无双的阵法大师,那副阵法结构图,可是老师在很短的时间解构出来的。” “真的是这样啊!”苦无眼神剧烈地颤抖着,看向聂天的目光崇拜无比,那表情好似朝圣一般,就差没给聂天五体跪拜了。 “水镜,这位是你的朋友吧,很不错嘛,已经是半圣九阶神阵师了。”聂天看着苦无,脸上没有什么波动,淡淡一笑说道。 苦无听到聂天的话,愕然一惊,两只眼睛的眼珠子快要瞪出来了。 神阵师到了后期,实力很难感知出来,聂天只是看了他一眼,就说出了他的阵法造诣,实在是可怕。 此刻的聂天在苦无心中,简直就是神祗一般的存在! “老师,苦兄一直想跟我一起参研那副阵法结构图,我们若是一起,彼此可以多多交流,相互促进。只是未得老师同意,弟子不敢擅作主张。不知老师……”这个时候,木水镜响起了一件大事,赶紧向聂天请示。 “阵法结构图是你的东西,你想怎样都行。”不等木水镜说完,聂天便淡淡一笑说道。 “多谢老师!”木水镜眼神一亮,赶紧躬身道谢。 “多谢大师!”苦无更是激动不已,连连点头,那兴奋劲都快要跳起来了。 人群看着眼前的一幕,一张张脸僵硬得都麻木了,心中的震撼难以言说。 许久之后,众人的脸色总算缓和了一些。 不管他们是否接受,他们都得承认,聂天的确是木水镜的老师。 总不能,木水镜堂堂一名阵法大师,在这里演戏玩吧。 而在另外一边,鬼谷咒世和华一如的脸色最是复杂。 不同的是,鬼谷咒世是无比惊骇的复杂,而华一如是无比欣喜的复杂。 “木水镜,苦无,你们这两个蠢货,真是把神阵师的脸都丢尽了!”这个时候,一道狂笑声响起,正是来自许沉,高声道:“居然认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孩子做老师,还说什么绝世无双的阵法大师,你们是当所有人都是三岁小孩吗?” “许沉,你轻视我木水镜可以,你敢轻视老师,我跟你拼命!”不等聂天说话,木水镜就怪叫一声,竟是真的要冲上去。 聂天却是伸手挡住木水镜,淡淡一笑,说道:“水镜,我们用不着跟一个白痴一般见识。” 他的声音很平淡,但却像是惊雷一般,响彻所有人耳边。 现场,死一般的沉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