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九百八十五章 你不该来 - 万古天帝

第两千九百八十五章 你不该来

寒煞祭坛道台之上,突然出现一道身影,让所有人的目光,剧烈一颤,神情瞬间变得呆滞。天 』 籁『小说.』⒉3TXT. 谁能想到,竟然有人能直接进入寒煞祭坛之中! “嗯?”华一如看到道台之上的身影,目光不由得一凝。 很明显,他也没有想到,寒煞道台之上居然会有人出现。 “是那个家伙!”而在此时,聂天眉头一皱,惊叫一声,随即目光看向那人。 之前的时候,在冰谷杀阵之中,那双冰霜巨手出现,一道身影一闪而逝。qL11 聂天当时就注意到这个身影,他甚至还猜测,这一道身影极有可能是创造出圣界种子的人。 而这个时候,这一道身影竟然再一次出现了。 不过下一刻,当聂天看清楚这一道身影的面孔之时,他的神情,瞬间僵硬了。 这一张面孔,竟然是他熟悉的人! “聂天,你不该来的。”就在这个时候,道台之上的那道身影开口了,一双眼睛毫无感情,冷漠地看着聂天,喊出了他的名字。 “怎么会是你?”聂天神情僵硬了数秒钟,终于反应过来,颤声喊出了一个名字:“翼墨!” 翼墨! 聂天做梦都没有想到,此时出现的在道台之上的的人,竟然是他曾经救过的寒煞翼族之人,翼墨! “聂天,我也没有想到,你会来到这里。”翼墨沉沉开口,眼神非常冰冷,再一次说道:“你不该来。” 他的冰冷,并没有任何压迫之意,而是一种毫无感情的冷漠。 这个时候,其他人都愣住了,眼神呆滞地在聂天和翼墨两人之间游离着。 谁能想到,聂天竟然认识这个突然出现在道台之上的人。 “翼墨,你怎么会在这里?”片刻之后,聂天终于冷静了一些,沉沉开口。 他记得,上一次他和翼墨分离的时候,后者明明带着聂清婉去四奇域了,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聂天,你还不知道吧,极寒雪山是我们寒煞翼族的祖地。”翼墨冷漠开口,说道:“你现在所看到的寒煞祭坛,正是寒煞翼族的先祖留下的。” “这一枚圣界种子,正是从寒煞祭坛之中孕育而出。” 聂天听到翼墨的话,不禁脸色一僵,半天说不出话来。 他怎么可能想到,极寒雪山竟然是寒煞翼族的祖地。 “呵呵。”而在这个时候,华一如突然笑了一声,摇头说道:“怪不得,寒煞祭坛几百万年都没有孕育出圣界种子,偏偏在这个时候孕育出圣界种子,原来是寒煞翼族的人出现了。” 说着,他看向翼墨,说道:“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是你开启了寒煞祭坛,这才会让祭坛孕育出圣界种子吧。” “嗯。”翼墨并不否认,微微点头,说道:“我没有想到,圣界种子出现的时候,会有这么大的圣力波动,竟然惊动了整个圣魂域。” 华一如说得没错,正是翼墨开启了寒煞祭坛,所以才会孕育出圣界种子。 翼墨之前去四奇域,其实是为开启寒煞祭坛而准备,寻找一些东西。 “我知道寒煞祭坛有玄冰巨人之魂保护,但我没有想到,竟然有一名寒煞翼族的人出现啊。”华一如叹息一声,不由得摇了摇头。 对于极寒雪山,华一如早就注意了。 在他还没有找到聂天之前,就已经开始寻找能够解封星痕暗印的东西了。 所以他才能安排聂天得到天陨星石。 他早就知道,极寒雪山之内的寒煞祭坛,能够孕育出圣界种子。 这么多年,他一直在等待。 但他没有想到,竟然等来了一名寒煞翼族的人。 寒煞翼族,这可是真正的圣族之后啊! 华一如对寒煞祭坛非常熟悉,而且早已想好了如何破开玄冰巨人之魂。 但是翼墨的出现,却是出乎了他的预料之外。 他对寒煞祭坛的了解,显然不可能比翼墨更深。 而且翼墨身为寒煞翼族的人,怎么可能让其他人得到圣界种子? “你们能够来到这里,也很让我意外。”翼墨冷冷开口,随即说道:“不过这些都不重要了,你们是否出现,都影响不到我。” “是吗?”华一如眉头一皱,随即笑了一声,说道:“你是想利用圣界种子,开启寒煞血卷吧?” “嗯?”翼墨听到华一如的话,脸色不由得一变。 他没有想到,华一如居然知道寒煞血卷! 寒煞血卷,寒煞翼族的至圣之书,里面记载了寒煞翼族最大的秘密。 翼墨开启寒煞祭坛,就是要用圣界种子,解开寒煞血卷之上的封印。 他要复兴寒煞翼族,开启寒煞血卷是第一步。 “寒煞血卷是圣界禁忌之书,你可知道封印寒煞血卷的力量是什么?”华一如看着翼墨,沉沉问道。 “我知道代价是什么,用不着你提醒!”翼墨目光阴冷地看着华一如,冷冷回应。 “寒煞血卷是被极寒冰印封印的,一旦开启,极寒冰印的力量就会释放,到时候整个圣魂域,将被极寒冰印,瞬间冰封。半圣以下的人,将全部死掉。”华一如看着翼墨,沉沉说道:“这个代价,你真的想过?” 极寒冰印乃是圣级封印,力量之强,乎想象,足以瞬间冰封整个圣魂域。 而且圣魂域之中,半圣以下的人,根本无法承受极寒冰印的冲击,会瞬间惨死。 整个圣魂域,半圣以下的人,绝对是几千亿。 而翼墨开启寒煞血卷的代价,就是赔上几千亿条性命! “你想阻止我吗?”翼墨目光一沉,冷冷说道。 “你觉得呢?”华一如脸色微沉,目光坚定。 就算不是为了圣界种子,也不可能让翼墨杀掉数千亿条人命。 “就凭你们吗?”翼墨脸色一沉,冷然说道:“你们连玄冰巨人之魂都破不开,凭什么阻止我?” 寒煞血卷,他一定要开启,不管付出任何代价,他都在所不惜! 寒煞祭坛有玄冰巨人之魂守护,他相信,除了真正的圣人,没有人可能破开玄冰巨人之魂。 “如果你的凭借只是玄冰巨人之魂的话,那么我可以告诉你,你无法开启寒煞血卷了。”华一如淡淡一笑,目光之中却是涌动着冷冷寒意。 “哼!”翼墨看着华一如,不禁冷笑一声,说道:“你以为你挡下玄冰巨人之魂一掌,就能破开玄冰巨人之魂吗?” “你以为,我使用了真正的实力吗?”华一如同样一笑,随即看向了聂天,淡淡说道:“聂天,我要借你体内的地狱熔炉一用!” “地狱熔炉!”聂天目光一凝,脸色随即一变。 地狱熔炉,正是星河界域第三重星河之上的东西。 之前的时候,第一星空使者黎光同尘曾说,遮天图腾是他的元灵,而且还曾使用遮天图腾。 华一如也是星空使者,难道地狱熔炉是他的元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