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99章 心意已决 - 万古天帝

第1799章 心意已决

城主府大堂之上,荆离眼神剧烈颤抖着,死死盯着聂天,惊骇错愕。天』籁小 说.『⒉3TXT. “少主?”聂天听到这个称呼,一下愣住,半天没有反应过来。 莫名其妙地,荆离怎么会突然称呼他为少主? 剑惊云等人在一旁也都看愣了,完全不知道眼前的一幕是怎么回事。 “少主,属下没想到,竟然会在这里遇到你!”这个时候,荆离冷静许多,竟是突然跪下,恭敬道:“属下荆离不知少主驾到,多有冒犯,请少主责罚。” 聂天一脸错愕地看着荆离,赶紧将后者扶起来,勉强挤出一丝笑,说道:“城主大人,你认错人了吧?” 荆离站起来,直接给聂天传声道:“少主,你是神魔元胎,而且姓聂。你的父亲叫聂风华,对吗?” 聂天双瞳一缩,脸色不禁僵硬住,半天都没反应过来。 “你,你是父亲的手下?”足足石化了十几秒钟,聂天终于反应过来,疑惑问道。 聂天隐约猜出来,眼前的荆离和叶擎海一样,是他的父亲聂风华的手下。 “嗯。”荆离重重点头,说道:“属下荆离,当年蒙主人出手救命,方有今日之成就!荆离能有有今天,都是拜主人所赐。” 数万年前,荆离荆尘兄弟,是竞武场的拳奴,两人受聂风华所救,离开竞武场,摆脱奴隶身份,加入风云盟,之后才有今天。 荆家兄弟离开竞武场的那天,对天誓,今世对聂风华,以主相待。 当年聂风华出事,荆离荆尘千方百计寻找,最终打听到,聂风华有可能被囚禁在黑暗之域,所以便来到这里,直到现在。 荆家兄弟来到黑暗之域一百多年,多方打听聂风华的消息,却一直没有结果。 荆尘也正是因为进入黑暗山脉打听聂风华的消息,所以才会被血煞符文侵入身体,成了之前的样子。 刚才聂天使用神魔之力的时候,荆离就已经看出来,前者所使用的是神魔元胎的力量。 虽然荆离从来没有见过神魔元胎,但他跟在聂风华身边多年,对禁神之胎的气息非常熟悉,而聂天的神魔元胎,有和禁神之胎相似的气息,而且比禁神之胎更加强大,所以他一下猜出,聂天是神魔元胎! 再加上聂天姓聂,这就更让荆离确认,聂天就是聂风华之子! 聂天听完荆离所说,长长呼出一口浊气。 他也没有想到,竟会在这里遇到父亲的朋友。 当然,这些事情,荆离都是直接传声给聂天,剑惊云等人都听不到。 “少主,你来黑暗之域,也是为了主人而来吗?”荆离冷静下来,也不避嫌,直接看着聂天问道。 剑惊云等人一脸愣,不知道荆离和聂天之间说了什么,怎么两人的身份一下从宾客变成主仆了。 聂天微微摇头,说道:“我来黑暗之域,并非为了父亲而来。我来这里,是为了找一个人。” “什么人?”荆离目光闪烁一下,想不明白到底是什么人如此重要,竟然让聂天不惜来到黑暗之域。 “南鬼武,鬼武狂沙大人!”聂天也不隐瞒,直接说道。 “南鬼武大人!”听到鬼武狂沙的名字,荆离不禁一愣,惊讶一声。 “城主大人,你知道老师在哪?”鬼武灿见荆离反应有异,上前一步,激动问道。 荆离目光闪烁起来,似乎回忆起了什么,片刻之后才说道:“数年之前,我曾在黑暗七城,见过鬼武大人。” “真的?”聂天和鬼武灿猛然一愣,不禁对望一眼,同时惊叫。 “嗯。”荆离沉沉点头,说道:“进入黑暗之域的至高神巅峰强者并不多,鬼武狂沙大人在黑暗七城呆了几天,之后就进入黑暗山脉,再也没有消息了。” “只有这些吗?”鬼武灿愕然一愣,对荆离所说,不禁有些失望。 不过现在有一件事倒是可以确定了,那就是,鬼武狂沙的确在黑暗之域。 “城主大人,你可知道,鬼武大人为什么会来黑暗之域?”聂天目光平静,问道。 “不知道。”荆离摇了摇头,他和鬼武狂沙并不熟,后者没有理由把来到黑暗之域的目的告诉他。 “少主,你们为什么要找鬼武大人?”荆离看向聂天,不禁问道。 聂天没有隐瞒,把剑老的事情,从头到尾说了一遍,听得荆离一愣一愣的,没想到这其中竟然还有这么曲折的过程。 “黑暗山脉,诡异莫测,进入其中的人,要么死在里面,要么出来之后,渐渐地变成被血煞符文控制的杀戮者。”荆离眉头皱起,沉沉说道:“鬼武大人虽然实力很强,但他在数年前进入黑暗山脉,一直杳无音讯,恐怕现在……” 说到这里,荆离看了鬼武灿一眼,没有继续说下去。 “老师一定不会有事的!”鬼武灿目光颤抖着,眼中有难以掩饰的慌乱,说到:“不管怎样,我一定要找到老师!” 荆离看着鬼武灿,没有再多说什么。 聂天脸色低沉着,鬼武狂沙进入黑暗山脉这么长时间,的确是凶多吉少。 荆离虽然是黑暗七城的城主,但他对黑暗山脉知之甚少,对黑莲也没有什么了解。 聂天等人想要找到鬼武狂沙,必须亲自进入黑暗山脉。 “少主,你要进入黑暗山脉吗?”荆离看着聂天,不由得眼神闪烁一下,问道。 “嗯。”聂天沉沉点头,他既然已经来到黑暗之域,当然要将黑暗山脉和黑莲调查清楚。 黑暗山脉之中,不仅仅有鬼武狂沙,极有可能,聂天的父亲也被囚禁在黑暗山脉。 “少主,你的实力太弱了,属下不能让你进入黑暗山脉!”此时,荆离看着聂天,突然沉沉说道。 黑暗山脉太危险了,荆离曾亲身进入其中,其中的凶险,他体会很深。聂天只有上位神中期实力,进入黑暗山脉,无异于自寻死路。 荆离并非是小看聂天,只是后者的实力实在太弱。 “荆离,我知道你担心我的安全,但我既然已经来到黑暗之域,又怎么可能就此离开。”聂天看着荆离,目光灼灼,全身散出近乎霸道的自信,说道:“黑暗山脉,我一定要进!” 荆离感受到聂天眼神之中的坚定,仿佛看到了当年的聂风华,整个人不禁一下愣住。 他知道,聂天心意己决,再劝说已经没用,思考了一下,重重说道:“少主,属下陪你一起进入黑暗山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