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零六十八章 先问过我 - 万古天帝

第三千零六十八章 先问过我

末日冥体内全部力量被葬世修罗吸收,武体神魂消散。 但是在他身影消失的地方,却是出现了一团团符文漩涡,气息玄妙无比。 “嗯?”聂天注意到符文漩涡,感受着其中的玄妙气息,不禁目光一颤。 “天道枷锁!”同一时刻,小肥猫的声音响起,怪叫一声,声音之中竟是透着惊喜之意。 没错,那一团团符文漩涡,正是末日冥体内的九道天道枷锁! 正是这九道天道枷锁,封印了末日冥的实力。 如果不是因为天道枷锁的存在,残魂状态下的葬世修罗,是不可能强行吸收末日冥的力量的。 不过这个时候,葬世修罗看了一下天道枷锁,眉头微微一皱,并没有太在意,而是随即将目光锁定在了聂天的身上,冷冷笑道:“小子,接下来该你了。” 声音森寒无比,透着丝丝杀意。 他对聂天,简直恨到了骨子里。 当初寒煞血卷解封,他本来可以获得自由,甚至还可以得到寒煞翼族的血脉力量。 但是因为聂天,全都是因为聂天,不仅让他无法得到自由,甚至毁掉了他的武体,害他变成了现在的残魂状态。 他潜伏于天罚神逆之中,为的就是这一刻,报仇! “区区一道残魂,我会怕你吗?”聂天镇定下来,冷笑一声。 他转身看向半空之中的雪儿,后者已经醒过来,气息在慢慢地恢复,但是她损耗了太多的血气,脸色有些苍白。 雪儿看了聂天一眼,微微点头,之后将目光放在了天道枷锁之上。 天道枷锁的气息,让她感觉到无比熟悉,而她体内的天道圣心,似乎感应到了天道枷锁的气息,产生了共鸣,变得活跃起来。 这一刻,雪儿马上明白过来,天道枷锁是来自天道圣心的力量! “小子,本尊的魂体的确没有什么力量。但是葬世邪眼,绝对不是你能对抗的!”葬世修罗魂体向前踏出一步,一双如深渊的眼睛,阴冷无比地盯着聂天。 他的魂体,确实没有杀掉聂天的能力,但是他有葬世邪眼,这就足够了。 聂天目光微微一凝,脸色很不好看。 他能感受到葬世邪眼的可怕,仅仅是那头葬世邪影,就不是他能应付的。 “小子,临死之前,留下你的遗言吧。”葬世修罗冷笑一声,随即葬世邪影动了,好似一头洪荒巨兽,四周虚空都跟着剧烈地颤抖起来。 聂天目光一颤,全身剑意狂涌而出,剑势冲天。 纵然他知道不敌,也要战斗到底。 “轰!”下一瞬间,葬世邪影的身影来到,全身的葬世邪能爆发出来,好似惊涛骇浪一般,向着聂天滚滚压来。 这一刻,聂天感觉到近乎窒息的压迫感。 “圣天逆剑,地剑吞月!”他低吼一声,聚集全身剑意,一剑轰杀而出,恐怖的剑影如山岳一般,滚滚而出。 “轰隆隆!嗤嗤嗤……”一瞬之间,剑影落下,轰击在狂暴邪能之上,却是在空中一滞,随即竟是被可怕的邪能一点点撕裂。 “嘭!”只是一个眨眼的时间,剑影终于支撑不住,在空中猛然一颤,彻底崩碎。 “嘭!”随即,葬世邪能之力如潮水一般狂涌而来,空中立即传出一声闷响,聂天的身影直接倒飞出去。qL11 “聂天!”这个时候,一声惊叫响起,一道身影飞掠而出,将聂天接下,正是翼墨。 随着末日冥惨死,末日结界早就不在了,甚至连末日吞噬大军,也消失的无影无踪。 “聂天,你没事吧?”翼墨扶住聂天,看到后者脸色苍白得吓人,气息狂躁紊乱,紧张问道。 “我没事。”聂天堪堪站住,感觉到武体的力量开始变弱了。 天罚神逆毕竟刚刚觉醒,瞳力不强,显然无法长久地让聂天维持神魔躯。 更为糟糕的是,随着神魔躯慢慢变弱,聂天感觉到体内的血液,骨骼,经脉,都在不可遏制地衰老腐朽。 他现在的实力,本来不足以觉醒神魔躯,是他以瞳力强行激发武体,觉醒了神魔躯。 神魔躯在给他强大力量的同时,也对他的武体造成了极大的冲击和压迫,耗尽了他的生命力,让他的武体迅速衰老。 这个时候,一旦聂天的瞳力无法维持神魔躯状态,他的武体将直接枯朽! 不过现在,还不是他考虑这些的时候,眼前最棘手的,还是葬世修罗。 “小子,你的血脉之力很强,只是很可惜,你的这副身躯已经彻底废了。强行觉醒神魔躯,几乎耗尽了你的生命力。”葬世修罗冷冷看着聂天,忍不住摇头,似乎有些惋惜,说道:“就算本尊夺舍了你的身躯,也是枯朽之躯。” 聂天乃是神魔元胎,而且还融合了星辰元石,本是葬世修罗灵魂夺舍的最好选择。 但是现在,聂天的生命力快要耗尽了,他的武体已经废了。 葬世修罗当然不可能看上一具废武体,所以他会直接杀掉聂天。 而且现在,他还有另外一名夺舍之人可选,那就是翼墨! “臭小子,去死吧!”这个时候,葬世修罗眼神一寒,不想在聂天身上浪费时间,直接低吼一声,葬世邪影身影一动,全身的葬世邪能彻底释放出来,滚滚如海,向着聂天狂压过去。 “轰!”一瞬之间,恐怖的邪能释放,压迫着虚空而来,天地好似都要被吞没一般。 “糟了!”聂天感觉到窒息的压迫感迎面而来,眼神猛然一颤,惊叫一声。 葬世邪影的力量非常恐怖,就连末日冥的十八道末日之门都被瞬间摧毁,何况聂天。 “吼!”下一瞬间,葬世邪影怒吼一声,轰然降临。 生死一瞬,聂天周身剑势狂涌而起,竟是丝毫不惧,想要做最后一拼。 但是他的剑势,却被葬世邪影死死压制,根本无法释放出来。 “蝼蚁,就算你顽抗到底,你还是一只蝼蚁!而蝼蚁,只有被碾死的命!”葬世修罗冷声狂笑,低沉如杀的声音,好似丧钟一般响起。 “是吗?”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一道清冷的声音响起,凌声说道:“你想杀他,先要问过我!” “雪儿!”聂天听到这个声音,猛然抬头,入眼的一幕,让他惊叫一声。 半空之中,一道白衣如雪的身影,冷然而立,周身涌动着极为玄妙的气息。 这一道身影,不是别人,正是雪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