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一百四十八章 瞳力护罩 - 万古天帝

第三千一百四十八章 瞳力护罩

圣魔之湖高空之上,圣魔老祖望着眼前的虚幻画面,整个人再一次呆滞住了。 眼前的画面,让他难以置信。 那两个光点,竟然到达了圣魔湖底! 圣魔湖底的压力之强,寻常的九阶伪圣强者,都无法承受。 而这一次修罗五族的武者之中,修为最强的就是非天狼辰,八阶伪圣。 根本就没有九阶伪圣强者,到底是谁,走到了圣魔湖底! 圣魔老祖知道,其中有一个人,一定是引动圣魔灭印之人。 那另一个人,会是谁呢? 引动圣魔灭印之人走到湖底,这并不奇怪。 因为一旦引动圣魔灭印,圣魔灭力就不再对此人有压迫之力。 那个没有引动圣魔灭印,却走到了圣魔湖底的人,才是真正的天赋强大,实力强悍,毅力坚韧。qL11 圣魔老祖明白,想要引动圣魔灭印,要的不只是天赋和实力,更重要的是属性相合。 圣魔灭印,是一种黑暗之力,暗属性力量。 如果是其他属性的武者,是不可能引动圣魔灭印的。 圣魔老祖此时非常期待,此刻眼中的这两个光点,到底会是谁? 同一时刻,圣魔湖底。 聂天望着下方的一幕,整个人直接呆滞住了,半天都说不出话来。 “这是……,一个道台?”这个时候,唐十三眉头皱起,率先开口了,望着下方,愕然说道。 在湖底之中,最深的一片凹陷区域。 一个四四方方的道台屹立着,而在道台之上,有九根黑色石柱,其上刻满了黑暗符文,释放着浓烈无比的圣魔气息。 而在九根石柱的中心之处,悬浮着一团黑暗的漩涡,漆黑如夜,非常诡异。 那黑暗漩涡,似乎只要看上一眼,就会陷入无尽的黑暗深渊之中。 “那团黑暗漩涡,就是圣魔灭力的源头!”许久之后,聂天终于反应过来,沉沉说道。 “嗯。”唐十三也冷静了一下,点了点头,但脸色却是有些怪异,看向聂天,说道:“聂天,这团黑暗漩涡让我有一种奇怪的感觉,好像是在,诱惑我走进去。” 说出这样的话,唐十三自己都有些不相信,但这就是他此时的感觉。 “难道,这黑暗漩涡,是想融入你的鬼眸之中?”聂天愣了一下,脸色沉沉说道。 他现在已经断定,之前唐十三开启绝阴鬼眸,所引动的力量,就是眼前的这团黑暗漩涡。 既然引动黑暗漩涡的是绝阴鬼眸,那么黑暗漩涡对唐十三的“诱惑”,应该也是来自于鬼眸之眼。 “这……”唐十三听到聂天的话,不由得愣了一下,骇然道:“这黑暗漩涡中所蕴含的力量太强了,我现在的实力,不可能融合啊。” 聂天眉头皱起,点了点头。 接下来,两人冷静了许多。 “唐十三,我要进入这道台之中修炼。”这个时候,聂天突然看向唐十三,沉声说道。 “什么?”唐十三愕然一愣,怀疑自己听错了呢。 聂天竟然要进入道台之中,这不是疯了吗? 此时在道台之外,圣魔灭力的压迫已经非常强大了,聂天若是进入道台之中,岂不是会被圣魔灭力,瞬间压迫至死。 “唐十三,我需要你的帮助。”聂天知道唐十三在想什么,沉沉说道:“我需要你用瞳力凝聚出一个护罩,将我包裹起来,送入道台之中。” “这……”唐十三双瞳猛然一缩,一下愣住了,半天都说不出话来。 聂天所提出来的想法,太危险了。 若是有半点意外发生,聂天将会直接惨死。 “唐十三,我相信你!”聂天目光灼灼地看着唐十三,沉沉说道。 接下,聂天把自己的情况说了一遍,最后说道:“唐十三,我需要借助圣魔灭力,化解体内的神魔躯反噬之力,只有你能帮我。” “嗯。”唐十三望着聂天,许久之后,终于点头。 接下来,两人没有耽搁,开始行动。 唐十三开始释放出鬼眸之眼的瞳力,慢慢地在聂天的身躯之外,凝成一个护罩。 而在他释放瞳力的同时,道台之上的黑暗漩涡,受到感应,竟是开始再度晃动起来。 “轰!轰!轰!……”水层之中,一道道的恐怖涟漪出现,让整片水域,变得狂暴起来。 圣魔之湖的武者受到冲击,脸色纷纷变得惊骇起来。 “怎么回事?圣魔之湖怎么会突然变得不稳定?” “水层之中的圣魔灭力在增强,而且在变得狂暴,到底发生什么了?” “不能再继续修炼了,先到浅层水域再说。” 所有人反应过来,纷纷向着浅层水域而去。 虽然在深层水域,修炼速度更快,但是在浅层水域,更加安全。 在实力和性命之间,当然是性命更加重要。 水层突然晃动起来,聂天却是不管,继续让唐十三凝聚瞳力护罩。 片刻之后,瞳力护罩凝成,薄薄的一层,贴在聂天身上,好似一层黑纱一般。 “聂天,你真的想好,要进入道台之中吗?”唐十三深吸一口气,一脸紧张地看着聂天。 “嗯。”聂天点了点头,微微一笑,随即竟是身影一动,直接向着道台踏了过去。 随即,他直接来到道台之外,随后一步踏出,直接落在了道台之上。 “轰!”在这一瞬之间,聂天感觉到可怕的压迫之力出现,四面八方狂涌而来,加注在他的身上,让他瞬间有一种窒息的感觉。 他没有慌张,直接盘膝而坐,运转元脉和天道之阵,抵抗可怕的压力。 幸亏他的身躯之外,有唐十三凝聚的瞳力护罩,否则的话,他会被直接压迫至死。 接下来,一股股可怕的圣魔灭力,好似狂兽一般,涌入聂天的武体之中,化作可怕的力量,疯狂冲击。 这一刻,聂天感觉整个身体,瞬间被可怕的力量充斥,让他的每一块骨骼,每一道经脉,每一滴血液,都有一种被彻底撕裂的剧痛之感。 “啊-!”一瞬之间,可怕的剧痛,袭遍全身,让聂天直接惨叫起来。 此刻他所经历的痛苦,比任何一次都要可怕。 这种撕裂的疼痛,好似他的身体之中,有无数的利刃,正在疯狂地旋转着,绞碎他的血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