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一百五十六章 本座废了你 - 万古天帝

第三千一百五十六章 本座废了你

“轰!”人在半空之中,聂天直接释放星辰之力,一股股庞然的力量,向着玄龟笼罩过去。 众人看到聂天突然冲了过去,不由得目光颤抖起来。 “这个罗刹小子疯了吗?老祖让我们后退,他偏要冲上去,这是去送死吗?” “他好像是想帮老祖。” “就凭他?怎么帮?他现在冲过去,就是去送死!” 人群议论着,言语一个比一个恶毒。 “鬼荒天,你不想活了吗?快滚开!”而在此时,圣魔老祖看到聂天,老脸一沉,狂吼起来。 “老祖,此时我若不出手,恐怕你就死定了!”聂天看了圣魔老祖一眼,凌然开口,随即全身涌出更为磅礴的星辰之力。 一道道星辰之力,如奔腾的海洋一般,透过白芒护罩,向着玄龟弥漫过去。 “嗯?”圣魔老祖突然感觉到什么,眼神不由得一颤,惊讶一声。 他简直不敢相信,聂天此时释放的力量,气息竟然与玄龟和真武水神一样! 不同的是,玄龟和真武水神的力量气息,更为强大。 玄龟和真武水神之中,所蕴含的星辰之力,是纯粹的星辰之力。 而聂天的星辰之力,却是只解封了两道星痕暗印的星辰之力,气息当然不如。 圣魔老祖脸色瞬间僵住了,他万万没有想到,聂天竟然能释放出星辰之力! “轰轰轰……”而在这个时候,一股股星辰之力冲击过去,在虚空之中轰鸣作响。 慢慢地,狂暴的玄龟竟然冷静下来了。 “这……”人群看到这一幕,神情不由得变了,疑惑极了。 聂天竟然让狂暴的玄龟稳定下来了,这太神奇了。 接着,更加诡异的一幕发生了。 玄龟在星辰之力的不停冲击之下,慢慢地化作星辰符文,然后刻在山壁之上,成了浮雕。 “呼。”聂天见玄龟回归到了浮雕状态,长长呼出一口浊气,紧绷的脸色轻松了许多。 而远处的众人,则是直接看傻了,一脸呆滞,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圣魔老祖看着聂天,愣住了半天。qL11 “鬼荒天,这是怎么回事?”许久之后,圣魔老祖反应过来,却是一脸低沉,冷声斥道。 “嗯?”聂天眉头一皱,脸色微沉,看向圣魔老祖,冷冷说道:“老祖,我刚刚救了你。” “本座知道!”圣魔老祖脸色更加低沉,冷冷说道:“本座问你,为什么你体内的力量,竟然与玄龟和真武水神一样?” “这是我自己的事情。”聂天目光一沉,冷淡回应。 “你……”圣魔老祖脸色一僵,一时说不出话来。 他没想到,聂天的态度,竟然如此强硬。 但他此时又不能发作,毕竟他的身份摆在这里,不可能对聂天出手。 而且刚才,聂天的确是救了他。 至于聂天为什么能释放星辰之力,这属于他的个人**,就算是圣魔老祖,也不能强行逼问。 “鬼荒天,你算什么东西,怎么能跟老祖如此讲话?”而在此时,一道低沉的声音响起,一道身影出现在了聂天的身后。 “非天狼辰,你还有脸站出来?”聂天听出是非天狼辰的声音,猛然转身,目光阴沉地盯着后者,冷笑说道。 这个非天狼辰,倒是真的命大,居然没有被玄龟的气势轰杀。 而且看他此时的脸色,除了有些苍白之外,倒也没有受伤太重。 但聂天没想到,这个家伙脸皮竟然真么厚。 刚刚玄龟狂暴,就是他引起,不仅差一点害死众人,甚至连圣魔老祖,都差一点死在玄龟手上。 而现在,他还能一副义正言辞的样子站出来,指责聂天。 这货的脸皮,还真是厚到娘胎里了。 “鬼荒天,难道本太子说的不对吗?你如此姿态,就是在蔑视老祖!”非天狼辰冷冷一笑,高声说道。 “住嘴!”然而下一刻,不等聂天开口,圣魔老祖的声音变突然响起,如同惊雷一般,响彻在虚空之中,震得众人耳朵发麻。 所有人眼神一颤,神情惊骇不已。 谁都能看出来,圣魔老祖真的怒了。 “老祖,我……”非天狼辰双瞳微微一缩,赶紧向着圣魔老祖躬身。 “啪!”然而,不等他话音落下,圣魔老祖直接扬手,一道耳光凌空落下,结结实实地打在了他的脸上。 非天狼辰完全没有任何反应,直到脸上传来剧痛,他才愕然一惊,伸手去摸脸,手掌之上全是鲜血。 圣魔老祖一个耳光,直接让非天狼辰半边脸都变得血肉模糊。 血淋淋的一幕,让所有人眼神一颤,神情惊骇,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一瞬之间,气氛压抑得令人窒息。 “老祖,……”非天狼辰猛然抬头,看到圣魔老祖低沉的面孔,吓得不敢再说下去了。 “非天狼辰,你当本座是白痴吗?你以为你说两句好话,刚才的事情就算完了吗?”圣魔老祖沉声如雷,脸色阴沉得几乎滴血。 因为非天狼辰的愚蠢,差一点害死他。 而非天狼辰还敢跳出来大放厥词,简直就是拿他当白痴。 非天狼辰战战兢兢的,心中的恐惧,完美地写在了脸上。 他不知道,接下来圣魔老祖要怎么处置他。 “本座废了你!”下一刻,圣魔老祖脸色一沉,眼中闪过一抹寒意,随即手掌猛然抬起。 “不要!”非天狼辰眼神一颤,惊叫一声,竟是下意识地双手抱住头,瑟瑟发抖。 所有人的眼神,瞬间一颤,有人惊吓,有人惊喜。 但是圣魔老祖手掌抬起之后,却是停在了半空之中,一双眼睛猛然一凝,身躯微微晃动了一下,脸上出现惊骇之意,一闪而逝。 接着,圣魔老祖的手掌,又放了下去。 众人愕然一愣,一脸疑惑地看着圣魔老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圣魔老祖不是要废了非天狼辰吗,怎么突然停手了? 圣魔老祖怎么看也不像是心软的人啊。 “不好!”而在这个时候,聂天望着圣魔老祖,目光微微一凝,心头一颤,暗暗惊叫一声:“圣魔老祖受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