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二百零三章 天刑者 - 万古天帝

第三千二百零三章 天刑者

天刑城,冰府,幽雅小院内。 聂天迈步而入,扑面而来的是一阵清幽的花香。 他目光微微一凝,看到小院之中的小亭子下,坐着一名白发老者。 这名老者,此时正满脸笑意地看着聂天,眼神平静,面容和蔼,但是却给人一种不怒自威的压迫感。 聂天心头一震,感觉这名老者就像是一只雄狮一般,全身散发着强者的气息。 虽然这名老者满头白发,但是肌肤却是非常细腻,几乎跟二十岁的年轻人差不多。 唯一例外的,是他的双眼,深深凹陷,四周密布着皱纹,好像无尽岁月留下的烙印一般。 最让聂天惊奇的是,眼前老者的气息,虽然在内敛,但是却依旧强大。 这名老者,竟然丝毫不受天刑大阵的压迫! “怎么可能?”聂天的第一反应是不可思议,一双眼睛微微颤抖着。 天刑大阵可是太古九阵之一,甚至能压制星辰元石。 这名老者到底有什么古怪,竟然丝毫不受天刑大阵的压迫! “聂天小友,你来了。”这个时候,白发老者开口了,语气平和,像是邻家老爷爷一般。 “晚辈见过冰老前辈。”聂天平静下来,淡淡一笑,向对方微微躬身。 qL11 这名老者,明显就是冰家老祖。 “聂天小友,你太客气了。”冰家老祖笑了一声,随即抬手,示意聂天坐下。 聂天也不客气,来到小亭之中,在冰家老祖对面坐下之后,直接问道:“前辈,不知道你让我来,有什么事?” “聂天小友,你是第一次来天刑城吧?”冰家老祖笑了一声,没有回答聂天的问题,而是反问道。 “嗯。”聂天点了点头。 “聂天小友,你对天刑城有多少了解?”接着,冰窖老祖继续问道。 “没什么了解,只是最基本的。”聂天淡淡一笑,说道:“天刑城是万域公会总部所在,传闻中,是一座太古时期就存在的古城,整座大阵都被一座大阵笼罩着,固若金汤。” “看来聂天小友知道的挺多嘛。”冰家老祖笑了一声,目光之中闪烁出一股异样的神采,说道:“聂天小友,在进入天刑城之后,你应该已经感觉出来了,笼罩天刑城的大阵,对武者有极大的压制力。” 聂天点了点头,目光一凝,问道:“前辈,似乎你并不受大阵的压制,为什么?” 他心中早有疑问,刚才就想说出来,此时冰家老祖既然说起,他当然就顺势一问。 冰家老祖似乎早就猜出聂天会有此一问,爽朗一笑,说道:“因为老朽是天刑者。” “天刑者?”聂天愣了一下,目光微微一颤,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 “天刑者,阵门!”同一时刻,鬼帝的声音响起,惊叫一声,一脸骇然。 聂天再次一愣,一脸疑惑。 他知道阵门是什么意思,但是不知道天刑者意味着什么。 一座大阵,通常都会有阵门,阵眼。 所谓阵门,就是大阵入口,同时也是大阵吸收外界力量渠道,而阵眼则是大阵力量所聚之处,同时也是大阵最薄弱的地方。 任何大阵,运转起来都需要力量支撑。 而且随着时间过去,大阵的力量会越来越弱。 阵门的所在,就是为了吸收力量,让大阵一直维持下去。 “聂天,阵门是什么意思,你应该很清楚。”冰家老祖看聂天一脸疑惑的样子,淡淡一笑,说道:“所谓天刑者,就是天刑大阵的阵门。” “嗯?”聂天听到冰家老祖的话,不由得目光一凝,惊讶不已。 以人为阵门,他还是第一次听到。 不过这也没有什么稀奇的,当初鬼帝可是将自己的身体炼制成了一座大阵呢。 “天刑大阵果然神奇,以武者为阵门,不仅可以为之大阵运转,而且加强了大阵的守护能力。”这个时候,鬼帝的声音响起,忍不住惊叹道。 聂天眉头皱起,也渐渐明白了天刑大阵的微妙之处。 阵门在一座大阵之中,也是比较薄弱的地方,但是以武者为阵门,就避开了这种弱点,而且武者实力是可以提升的,也就等于整座大阵的实力,也是可以提升的! “聂天,你现在明白,为什么老朽的实力,不受天刑大阵的压制了吧。”冰家老祖淡淡一笑说道。 聂天点了点头,心中默然。 冰家老祖是天刑者,是天刑大阵的阵门,是属于大阵的一部分,就是大阵本身,当然不会受大阵压制。 这么一来,整个天刑大阵,近乎完美。 所有进入大阵的武者,实力都要受到压制,但是天刑者的实力不会受到任何压制,甚至还有有所提升。 所以在天刑大阵之中,天刑者几乎是无敌的! 最简单的,就算是永恒无情那样的强者,进入天刑城之后,实力也会被压制到天帝境左右,怎么可能与天刑者一战? 聂天越想,越觉得天刑大阵可怕。 天刑城有天刑者坐镇,简直就是无法突破的堡垒。 “前辈,你有什么话,请直说吧。”片刻之后,聂天冷静下来,沉沉说道。 他当然明白,冰家老祖告诉他这么多,一定是有原因的。 “聂天小友,天刑者固然实力可怕身份高贵,但是作为天刑者,也有诸多无奈。”冰家老祖突然看着聂天叹息一声,说道:“天刑者是天刑大阵的阵门,所以不能离开天刑城半步。” 聂天目光微微一凝,眉头皱了一下。 一名武者,若是一生都被困在一座城中,无疑是非常悲催的。 尤其是冰家老祖这样的实力,寿命有百万年之久,若是一直呆在一座城中,估计会被逼疯。 “不能离开天刑城,这其实也没什么。”接着,冰家老祖继续开口,说道:“作为天刑者最痛苦的事情,其实是每时每刻都要承受天刑之苦。” “天刑之苦?”聂天目光微微一凝,脸色不由得一变,马上明白了什么。 冰家老祖要见他,是有事求他! 而这件事,一定跟其口中的天刑之苦有关。 “天刑之苦,原来天刑之力,是真的!”同一时刻,鬼帝的声音响起,惊骇一声,双目之中透着一丝惊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