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三百一十二章 卑鄙小人 - 万古天帝

第三千三百一十二章 卑鄙小人

韩千秋眼神颤抖着,脸色颤抖着,身体颤抖着,甚至连体内血液都在颤抖着,整个人好似要沸腾一般。 他是堂堂的千剑,竟然和一名新来的剑鱼,打成了平手,这让他如何接受? 怒意!杀意!狂意! 如同风暴一般,笼罩他整个人,让他看起来非常狂暴,阴森。 “千剑大人,这就是你的一剑吗?”此时,聂天看着韩千秋,淡淡开口,却是透着极致的嘲讽之意。 韩千秋出手之前,信誓旦旦地说,若是聂天能挡下他一剑,就可以活下去。 很明显,他对自己的一剑,有着十足的信心。 然而,聂天不仅轻松接下他一剑,甚至不弱于他! 此时此刻,聂天的话,就像是耳光一样,无比清脆地打在韩千秋的脸上。 “臭小子,你……”韩千秋一双眼睛低沉到极点,牙齿都咬得咯咯响。 他万万没有想到,聂天的实力,竟然可以恐怖到这种地步。 他刚才的一剑,足以灭杀九阶伪圣超神剑体的剑者,而聂天只是八阶伪圣超神剑魂之境,怎么可能挡得下他一剑,而且还如此轻松。 若是早知道聂天如此变态,刚才的一剑,韩千秋就会全力以赴了。 但是现在,他不能再出手了。 毕竟他是千剑,若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出尔反尔,那他在昊天剑武之中,将再无威信可言。 “一剑既过,我就不陪你玩了。”聂天淡淡一笑,说着准备离开。 韩千秋望着聂天,一双眼睛泛动着寒芒,体内血液翻滚逆流,周身已经释放出血腥之气。 他,不甘! 人群望着韩千秋,忍不住窃窃私语起来。 “韩千剑大人,就这样放这小子走吗?” “不放还能怎样?韩千剑太大意了,小看了这条新鱼。但是既然话已经说出来,当然不能反悔了。” “韩千剑这次可是吃了一次大亏,手下死了一名百剑不说,而且还当众丢脸,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啊。” 说着,一些人忍不住笑了起来。 韩千秋听到这些话,一双眼睛寒芒涌动,体内沸腾的血液,顿时无法控制。 “轰!”下一刻,他身躯一震,周身涌起一股可怕的剑势,冲天浩荡,无比可怕,锋利的气息竟在空中形成了一道无形的涟漪。 “韩千剑要干什么?难道他疯了吗?竟然要当众食言!”人群看到这一幕,眼神剧烈一颤,纷纷惊呼起来。 众人知道韩千秋心里有怨气,但是绝对没有想到,他竟然会当众食言。 看他的架势,分明就是要对聂天出手! “嗯?”聂天猛然转身,看到暴怒之下的韩千秋,不禁眉头皱起。 “臭小子,本千剑说让你活下去,可没说让你的朋友活下去!”就在此时,韩千秋厉吼如雷,身影直接动了,手中出现一柄幽青长剑,一剑凌空,竟是向着莫千钧狂杀而出。 他很聪明,没有对聂天出手,而是对莫千钧出手。 他当众言明,若是聂天接下他一剑,就可以活下去,当然不能直接食言。 但是他却可以杀莫千钧,以泄心头之恨。 而且他看出来,莫千钧对聂天很重要,聂天绝对不可能袖手旁观的。 “可恶!”聂天脸色一沉,低吼一声,身影瞬间动了,星辰天斩逆杀而出,剑影呼啸滚滚,如同咆哮巨龙一般,向着韩千秋轰杀过去。 “小杂鱼,你敢本千剑出手,那就怪不得本千剑了!”韩千秋人在半空之中,猛然转身,剑锋直接变了,直接转向聂天,疯狂斩杀而去。 “这……”高空之上突如其来的瞬变,让所有人惊讶不已,纷纷倒吸一口凉气,心中的震撼难以言说。 此时有点脑子的人都能看出来,韩千秋这是一招暗剑,表面上是要杀莫千钧,实际上还是要杀聂天。 他就是认准了,聂天必救莫千钧,然后逼着聂天对他出手。 “卑鄙!”聂风华看到这一幕,脸色一沉,低吼一声。 qL11 韩千秋如此身份,竟然用这种手段,真是卑鄙到家了。 “轰喀!”这个时候,虚空之中出现一道黑暗雷霆之力,极其恐怖,凌空劈下,竟有数万米之巨,好似连天地都要被劈开一般。 韩千秋果然卑鄙,暗暗蓄积了剑意,想要一击灭杀聂天。 以他的身份,若是第二剑还杀不了聂天,那这张脸就真的丢到姥姥家了。 “星空九限,阳灭!”聂天仓促之下,一剑刺出,剑影如山岳一般滚滚而出,雄浑之势撼动天地。 “轰隆隆!”下一瞬间,两股至极力量对撞在一起,天地为之一颤,滚滚之势蔓延开,如惊涛骇浪一般,仿佛要吞没一切。 “嘭!”接着,一道闷响声传出,一道血色身影倒飞而出,狂退数千米之后,这才堪堪稳住身体。 “是那小子,他没死!”人群目光一颤,盯着那道血色身影,惊叫一声之后,脸上是极大的震撼。 聂天的身躯之上,有着一道骇然的伤口,自肩头一直到腰间,深可见骨,让他整个人鲜血淋淋,完全成了一个血人。 这一道血口,几乎把他整个人都分成了两半! 这是韩千秋的黑暗雷霆之力留下,这一道雷霆之力若是再强一点,聂天绝对被直接斩为两段了。 不得不说,聂天的武体,实在强悍,竟然硬生生地抗下了黑暗雷霆之力! “嗯?”韩千秋看着聂天,目光先是一凝,随即脸上出现了最震撼的表情。 聂天竟然没有死,这是他根本没有想到的事情! 刚才的那道雷霆之力,他几乎已经全力以赴了,但是聂天却没有死。 这怎么可能? 韩千秋的一张脸,越来越难看,从白变青,从青变红,从红变黑,一双眼睛阴森着,好似要吃人的毒狼一般。 堂堂的千剑,两剑之下竟然连一条新鱼都杀不死,这让他的脸往哪放。 “卑鄙小人!”而在这个时候,聂天的身躯突然动了,猛然一震看,全身血污激荡而开,他胸前的那道血口,竟然开始缓缓愈合了。 “嗯?”这一刻,人群惊讶一声,脸色唰地一变,他们分明听到了一道龙吟之声响起,就从聂天的体内发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