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三百三十四章 神秘黑石 - 万古天帝

第三千三百三十四章 神秘黑石

虚空之上,第六昊天一剑击伤聂天,但是此刻他眼中,没有半点喜悦,反而是震惊和兴奋。 聂天虽然受伤,但是却挡下了他的一剑。 聂天剑意之强,武体之强悍,都远远超出了第六昊天的预料。 “聂天,你很好。”片刻之后,第六昊天开口了,低沉的目光之中带着一丝炽热,远远望着聂天说道。 “多谢第六昊天大人剑下留情。”聂天深吸一口气,脸色稍稍好转,稳稳躬身说道。 第六昊天刚才的一剑,威力极强,但显然不是他的真正实力。 如果第六昊天想杀聂天,聂天此时早就是一具尸体了。 “你活着,是因为你的实力强大,用不着谢本昊天。”第六昊天嘴角扯动了一下,露出了一抹生硬的笑容,随即看向上空的那几名万剑,高声说道:“本昊天与聂天一战,平局。” “平局?”那几人愕然一愣,一脸错愕。 其实,眼下的局面,是第六昊天占据了绝对优势。 如果继续战下去,即便第六昊天保持超神剑体之境,聂天也根本无法抵挡。 但是第六昊天却说平局,这让那几名万剑,感觉到奇怪。 “现在,你们可以离开了。”第六昊天不等他们反应过来,便直接冰冷说道。 “属下告辞!”那几人愣了一下,来不及多想什么,躬身告退。 “第六昊天分明是想让这几人告诉其他人,我和他一战,是以平局收场。”聂天望着那几名万剑的身影,不由得眉头皱起,心里奇怪道:“第六昊天是想借此提升我的名气吗?” 与第六昊天平手,如果此事传开,那么聂天的名气,无疑会直线上升。 似乎,第六昊天这么做,是要提升聂天的名气。 先是帮聂天按下杀掉扬巡的事情,然后又帮聂天提升名气,这个第六昊天,到底想要做什么。 “聂天,你可以去救你的朋友了。”就在聂天一脸疑惑的时候,第六昊天看向他说道。 “嗯。”聂天没有多想,点了点头,进入山谷密室之中。 密室之中,幽暗潮湿,阴气极重,给人一种非常阴森的感觉。 聂天沿着入口通道向前,看到两侧是一间间的地牢,四周空间之中的煞气很重。 而在地牢之中,是一堆堆白骨,释放着邪异的气息。 “焚神鬼咒!”聂天望着那些白骨,目光微微一凝,感知到了极其浓烈的鬼咒之气。 很明显,这些白骨的主人,生前都被种下了焚神鬼咒,最后惨死在地牢之中。 聂天眉头皱起,身影加快,很快在一间地牢之中,发现了莫千钧和九千盛。 “聂兄!”莫千钧人在地牢之中,看到聂天的那一刻,激动地喊了一声,一双眼睛涌动着,分明是湿润了。 他没有想到,聂天居然能找到他们。 他和九千盛被抓走的时候,以为必死无疑了,没想到竟还能重见天日。 “莫兄,九兄,你们受苦了。”聂天看到莫千钧和九千盛两人,一道道铁锁贯穿身躯,眼神一颤,目光之中怒意翻滚,周身释放出一股剑意,直接轰开地牢大门。 踏入地牢,聂天感受到刺鼻的血腥煞气,以及浓烈的焚神鬼咒气息,不由得眼神颤抖着,脸色非常难看。 而莫千钧和九千盛两人,被一道道铁锁贯体,铁锁之上刻画着焚神鬼咒,咒印之力不停地渗入他们的身体。 扬巡正是用这种方法,禁锢住两人,让他们忍受非人的折磨。 聂天一脸阴沉,许久之后才平静下来。 他感知了一下莫千钧和九千盛的气息,然后小心翼翼地为两人取下铁索。 “莫兄,你们没事吧?”聂天扶住莫千钧和九千盛,沉声问道。 莫千钧气息还算稳定,紧张说道:“我没事,你看下九千盛怎么样了?” “嗯!”聂天答应一声,神识感知着昏迷不醒的九千盛,眉头不由得皱起。 他在三天之前,将九千盛体内的焚神鬼咒逼出。 但是现在,九千盛的体内,竟然是再次充斥着焚神鬼咒之力。 聂天深吸一口气,不想让其他人看到这一幕,就在原地,再一次以天刑之力,逼出九千盛体内的焚神鬼咒。 半天之后,九千盛醒转过来,但意识还是混乱的。 接着,聂天又帮莫千钧逼出焚神鬼咒。 做完这些,他整个人几乎虚脱了。 “聂天,你没事吧?”莫千钧恢复了一下,看到聂天全身冷汗淋淋,紧张问道。 “我没事。”聂天微微点头,随即目光之中涌出一抹寒意,沉沉说道:“我一定会让扬巡背后之人,付出最惨重的代价!” 莫千钧和九千盛承受了难以想象的痛苦,这一切都是扬巡造成。 但是扬巡,显然只是一把刀,他的背后还有握刀之人。 以扬巡的实力,是不可能掌控焚神鬼咒这种力量的,所以他的背后,必有强者。 qL11 而第六昊天对扬巡如此忌惮,也说明了这一点。 能让第六昊天都忌惮的存在,放眼整个昊天剑武,只有七大守护者了。 所以,对莫千钧和九千盛下手的幕后黑手,一定是七大昊天守护者之一! 聂天不管这人是谁,一定会让他付出惨痛的代价! 这些地牢之中的人,显然也是被这幕后之人害死。 似乎这名幕后黑手,在以焚神鬼咒进行某种试验。 以剑者做试验,此人手段之凶残,可想而知。 昊天剑武之中,不知道多少剑者,被此人残害至死。 接着,聂天仔仔细细地查看了一下密室,一间一间地牢搜寻,希望可以发现有价值的东西。 “这是什么?”这个时候,他在最里面的一间地牢之中,发现了一个类似祭坛的小型石台,而在石台祭坛的中心之处,摆放着一块黑色石头,看上去很是诡异。 那黑色石头,只有巴掌大小,形似鹅卵,漆黑如夜,表面非常光滑,似乎长久地经受某种力量的冲刷。 聂天尝试着感知黑石,却是惊骇地发现,神识没入黑石之中,如同陷入无尽深渊之中。 “啊!”他神识立即收回,额头上竟然已经是冷汗淋淋。 只是一瞬之间,他的神识差一点被黑石吞噬。 “这是什么东西,怎么会这么可怕?”聂天脸色唰地一变,心有余悸。 “如果本帝没有看错的话,这应该是传说之中的,永夜焚神!”这个时候,鬼帝的声音响起,沉沉开口,一双眼睛,分明在颤抖着,透着一丝惊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