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三百四十六章 替他死吧 - 万古天帝

第三千三百四十六章 替他死吧

“轰!”任坤宇一双带杀的眼神锁定那人,身躯之上涌动起犹如实质的杀意,气势极其狂暴。 qL11 他是从圣界而来的剑者,岂容域界的蝼蚁置喙于他! “我,我什么都没说。”那人感受到任坤宇的杀意,吓得脸色发白,嘴唇都有些干了,颤声说道。 “什么都没说吗?”任坤宇却是不饶,冷笑一声,随即全身一股可怕的剑势释放出来,向着那人笼罩过去,如滚滚狂浪一般,冲击在虚空之中,磅礴雄浑。 “轰!”那人感觉头顶之上传来一股镇压之力,似乎要将他的身躯直接撕裂一般。 这一刻,他感觉到全身上下都快要撕开,剧痛之感袭遍周身每一块血肉,让他痛不欲生。 “好强!”众人被眼前的一幕震撼,眼神剧烈一颤,忍不住惊呼起来。 任坤宇虽然嚣张得有些过头,但他的实力,绝对不是盖的。 他是昊天剑榜之上排名第七的存在,剑道境界已经达到了剑韵四重天,比乐云还要强大! 而且此时他的手段,非常残忍,明明有虐杀那人的实力,却是要生生地折磨后者。 “蝼蚁,就要有蝼蚁的觉悟!”这个时候,任坤宇冷笑一声,目光扫过所有人,冷冷说道:“今天本少就教教你们,怎么做蝼蚁。给我跪下!” 最后,任坤宇厉吼一声,随即释放出一股更为可怕的剑势,压在那人的身上。 他不杀这人,却要折磨他,羞辱他。 “这……”人群脸色一僵,倒吸一口凉气,说不出话来。 任坤宇不仅嚣张,而且手段狠辣,虐人攻心! 让一名剑者,当众下跪,这无疑是打击剑者之心,让他以后都无法抬起头来。 “我不跪!”那人却是极有骨气,暴吼一声,脊梁挺直,傲然不屈。 众人心头一颤,不少人咬牙切齿地看着任坤宇,快要忍不住了。 但是此刻,第一昊天以及其他的几名昊天,却都是一副冷眼旁观的态度,根本没有阻止任坤宇的打算。 任坤宇是来自昆仑圣界的人,他的背后,有一个强大的家族势力,而且他的大哥,就是昊天剑武七大守护者之一。 如此身份,就算是昊天们,也不敢随意招惹他。 为了一名蝼蚁,去开罪任坤宇,显然不是什么明智的举动。 聂天在一旁看着,连连皱眉。 “不跪是吗?”这个时候,任坤宇阴冷一笑,说道:“本少倒要看看,是你的骨头硬,还是本少的剑意强!” “轰!”说完,他身躯一震,一股更为狂暴的剑势涌出,滚滚咆哮,如狂兽一般,向着那人狂压过去。 “嘭!喀喀!”下一刻,虚空之中一声闷响传出,那人的身躯晃动一下,随即两个膝盖竟然直接碎裂了,鲜血涌出,染红了两条腿。 但是他依旧没有跪下,一双眼睛赤红着,死死盯着任坤宇,竟然狂笑起来,低吼道:“任坤宇,你想让老子跪下,除非你杀了老子!” 人群眼神一颤,神情动容不已。 这名剑者,虽然实力不强,但是却傲骨不屈,令人敬佩。 但是敬佩,也只是敬佩,没有人愿意冒着生命危险,去出手救人。 “蝼蚁!你惹怒本少了!”任坤宇双瞳骤然一缩,彻底暴怒,如野兽一般嘶吼一声,眼中杀意加剧,冷冷说道:“既然你找死,本少就成全你!” “轰!”话音未落,任坤宇全身释放出一股更为狂暴的剑势,滚滚如雷动,席卷一切,压向那名剑者。 这一次,任坤宇下了杀心。 只要着一股剑势落下,那名剑者,绝对会被当场压迫至死! “唰!”就在生死一刻之际,一股剑意突然出现,破空袭来,凌厉之势肃杀凌冽,凌空落下,挡下了任坤宇的剑势冲击。 “嘭!”几乎同一瞬间,那名剑者身躯一震,破开了剑势压迫。 他的身躯猛然一晃,后退数步,眼看着就要摔倒,却被背后伸出的一只手扶住。 随即,他感觉到一股剑意暖流涌遍全身,让他涨红的脸,瞬间恢复了正常。 “是,是你!”那人一脸惊讶,没想到会有人出手救自己,猛然转身之后,看到一张出乎预料的面孔,神情呆滞地颤声开口。 “聂天!”第六剑山群的人,望着那出手之人,眼神剧烈一颤,齐声喊出一个名字。 谁都没有想到,此时出手救人的人,竟然是聂天! “聂天!”乐云看到出手之人是聂天,一双眼睛先是一颤,随即释放出一股阴翳寒芒,心中说道:“聂天,你竟然敢插手任坤宇的事情,你死定了!” 同为昊天剑榜前十强者,乐云远比一般人更加了解任坤宇。 任坤宇其人,张扬跋扈,心狠手辣,而且睚眦必报。 聂天敢在此时出手,无疑是打任坤宇的脸。 以任坤宇的性格,绝对是不死不休! “你退下吧。”聂天没有理会其他人,只是跟那人说了一声,然后便上前一步,目光低沉地盯在了任坤宇的身上。 “你是谁?”任坤宇看着聂天,怒目带杀,恨不得要将聂天生吞活剥一样,沉沉开口。 在昊天剑武之中,竟然有人敢管他任坤宇的闲事,简直就是活腻歪了! “这件事,到此为止吧。”聂天没有回答任坤宇,而是眉头皱了一下,淡淡说道。 他出手救人,只是觉得刚才那人很有骨气,不该如此憋屈地死掉。 任坤宇很嚣张,让他看不上,但前者毕竟与他无冤无仇,所以他不想与前者为敌。 “到此为止?”任坤宇冷笑一声,眼中杀意更为浓烈,暴吼道:“臭小子,你以为你是谁啊?敢管本少的闲事,你就要有死的觉悟!既然你救了那只蝼蚁,那你就替他死吧!” “杀!”狂吼之声落下,任坤宇暴吼如雷,全身的剑意疯狂而动,一步踏出,剑意疯狂涌动,凝成凶猛的狂浪,压向聂天。 他是要将聂天,生生地冲击至死! 但是很可惜,他太小看聂天了。 “嘭!”聂天眉头一皱,同样是一步踏出,全身剑意疯狂释放,两股恐怖的剑势对撞在一起,虚空闷响一声,如同惊雷一般炸响。 下一刻,聂天和任坤宇的身影,同时后退。 不同的是,聂天后退三步,而任坤宇后退了数十米之远。 诡异的一幕,让所有人眼神一颤,倒吸一口凉气后,神情纷纷僵硬住。 全场,死一般的沉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