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三百七十三章 势不可挡 - 万古天帝

第三千三百七十三章 势不可挡

“君罪己,他的速度变快了!”昊天剑台之上和之外的众人,看到君罪己脚下的昊天剑种骤然暴涨,眼神不由得颤抖起来,亢奋不已。 很多人都甚至忘了,此时的君罪己已经不是昊天剑武的人,而是越王剑宗的人。 “轰!”君罪己踏立在昊天剑种之上,周身涌动着一股庞然的剑意气息,极其可怕,让他整个人好似与脚下的昊天剑种融为一体了一般。 昊天剑种在剑意的激发之下,疯狂生长,速度快到极致。 众人眼神颤抖着,尤其是那些在昊天剑台之上的剑者,能够真切地感受到空间之中的震动。 君罪己不愧是昔日的昊天剑魁,其剑意释放出来之后,那种气势,实在太可怕了,势如长虹,锐不可当。 接下来,在无数双眼睛的注视之下,君罪己身影直冲天际。 第五重天! 第六重天! 第七重天! 只是一个眨眼的时间,君罪己竟然直接从昊天苍穹第四重天,攀升到了第七重天! 他的速度太快,让人感觉震撼的同时,也让人感觉到畏惧。 一名剑者的天赋,怎么会恐怖到这种地步。 不过再进入第七重天之后,君罪己的速度,降了下来,依旧没有追上绝情和鬼娇子。 绝鹰王和鬼通人看到这一幕,长长呼出一口浊气,心中安定许多。 “君罪己,你的实力,当不止如此!”然而另外一边的钟鸣玉,则是眼神颤抖了一下,喃喃说道。 以他对君罪己的了解,后者的实力和天赋,应该更加恐怖! “君罪己,你不要让本长老失望!”刘牧眼神颤抖着,心中紧张说道,额头之上都渗出了豆大的汗珠,显然是十分紧张。 “今天,我君罪己不仅要第一个登顶昊天苍穹,而且还创造一个后世之人永远都无法超越的记录!”这个时候,君罪己的声音响起,凌然霸道。 下一刻,他的身躯之外,出现了一道剑影,随即四周虚空开始晃动起来,天地之势开始向着他塌陷。 “哗哗哗……”随即,诡异的一幕发生,四周空间之中的剑意,竟然被君罪己身躯之外的剑意吸收,然后涌入他脚下的昊天剑种之中。 “轰!”受到剑意的冲击,君罪己脚下的昊天剑种,开始再一次疯狂地生长起来。 这一刻,君罪己的身影好似一柄利剑一般,向着天空延伸,锋利之气,好似能撕裂一切。 他的速度非常快,竟然在眨眼之间,超过了绝情和鬼娇子,先两人一步,进入昊天苍穹第八重天! “君罪己这个家伙,好可怕!”众人望着眼前的一幕,眼神不停地颤抖着,脸上写满了难以置信。 君罪己太强了,沉寂了这么长时间之后,竟然一举超过了绝情和鬼娇子。 昊天竞武,天才争锋,只有最妖孽之人,才能绽放出最刺眼的光芒! 很明显,此刻君罪己就是那一道最刺眼的光芒。 绝情和鬼娇子被甩在了后面,两人的脸色都非常难看。 绝情眼角抽搐了几下,似乎想要打开眼罩,但想了一下之后,还是放弃了。 区区的昊天苍穹,谁先登顶,并不重要,不值得他打开眼罩。 而鬼娇子则是一脸阴沉,不由自主地看了一眼自己的左臂,似乎在盘算着什么。 他的左臂之上,有一道强大的剑印,若是他打开剑印,一定能超越君罪己。 但是他还是忍住了,他的底牌,不宜这么早暴露。 而在这个时候,君罪己的身影已经来到第八重天的顶端,不过他的速度,却也再一次放缓了。 “呼!”昊天剑台之外,刘牧长出一口气,心中说道:“君罪己,你果然没有让本长老失望。” 君罪己速度放慢,却是只需要半天时间,一定能登顶第九重天。 现在只是五天半的时间,如果半天之后,君罪己登顶第九重天,他将创造一个全新的记录:六天时间,登顶昊天苍穹! 之前登顶昊天苍穹的记录是九天,君罪己只花六天时间,将记录直接缩短了三分之一啊! 人群看到君罪己的速度放缓了,这才平静了一些,但每个人的脸上,都写着震撼。 看来这一次第一个登顶昊天苍穹的人,必是君罪己无疑了。 “哎!你们快看,那个家伙在干什么呢?”这个时候,突然有人发现了什么,指着昊天剑台之上的一道身影,大喊起来。 人群目光一转,纷纷注意,在昊天剑台上,竟然还有一道身影,在第一重天。 似乎在踏上昊天剑台之上,这一道身影就从来没有动过! “是那个小子!”下一刻,众人立即认出来那人,惊叫一声,随即直接哄笑起来。 那个还停在第一重天的人,不是别人,正是聂天! 聂天在昊天剑武,早就是大名人了,几乎所有人都认识他。 不过君罪己,绝情,鬼娇子等人,则是完全不认识他。 他的境界很低,实力又弱,放在一万多名昊天剑者之中,是最不起眼的,当然入不了君罪己等人的眼睛。 但是那些知道他的人,此刻却是又疑惑又好笑。 qL11 聂天之前表现出了惊世骇俗的天赋,此刻为什么还停留在第一重天呢? “聂天这家伙在搞什么鬼?他难道不打算登顶昊天苍穹,纯粹来搞笑吗?” “这个家伙,之前不是很厉害吗?甚至连昊天剑榜之上排名第三的杨冰玄都被他杀了,现在怎么哑火了?” “你们看,他盘膝而坐,闭着眼睛,不会是在修炼吧?” “这家伙搞不好真的在修炼呢!但现在是攀登昊天苍穹的时候,他竟然在修炼,是搞不清楚状况吗?” 人群望着聂天,不禁议论着,神情变得更加疑惑。 聂天在昊天剑种之上盘膝而坐,分明就是在修炼。 不过这个时候修炼,确定不是在搞笑吗? “白痴!”绝情和鬼娇子两人,也忍不住看了聂天一眼,冷冷笑了一声,直接把聂天当成小丑了。 在昊天苍穹之中修炼,这样的举动,不是白痴又是什么! “聂天,你到底在搞什么?”剑台之外,钟鸣玉望着聂天,显然难以淡定了,眉头紧皱着说道。 虽然他不指望聂天能比肩君罪己等人,但至少也应该比寻常的剑者强得多。 而现在,聂天在那里淡定的修炼。 这算什么? “钟鸣玉,你们昊天剑武之中的剑者,还真是奇葩不少啊。”这个时候,一旁的绝鹰王冷笑起来,大笑着说道:“先是出了一个叛徒,现在又来了一个白痴,真是可笑啊!” 叛徒,当然就是君罪己;而白痴,就是聂天了。 “轰!”然而,就在绝鹰王话音尚未落下的时候,昊天剑台之上的聂天,身影晃动一下,随即身躯之上,一股庞然剑势,冲天而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