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三百九十二章 真正对手 - 万古天帝

第三千三百九十二章 真正对手

死寂,震撼的极点的死寂! 所有人的目光聚焦在聂天身上,近乎呆滞的神情,完美地显示出此刻他们内心的震撼。 聂天,杀掉了鬼娇子! 这是谁都没有想到的事情,众人眼神颤抖着,许久都反应不过来。 高空之上,只有聂天一人冷立着,周身剑意涌动,好似一柄利剑立于天地之间,凌厉肃杀。 “这不可能!”许久之后,一道尖厉刺耳的嚎叫声响起,正是鬼通人,他好似疯癫一般,神情震撼,眼神涣散,完全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幕。 凝聚出三道鬼狱之门的鬼娇子,竟然死在了聂天手上,这怎么可能? 若是只有一道鬼狱之门,聂天能够破开,鬼通人还勉强相信。 但是三道鬼狱之门,聂天怎么可能破得开? 聂天的身上,究竟隐藏着何种可怕的力量? “八荒鬼狱剑印!”鬼通人神情呆滞了许久,终于反应过来,目光骤然一颤,聚焦在了聂天手掌之上的一团黑色漩涡之上。 聂天不仅灭杀了鬼娇子,而且还拿到了八荒鬼狱剑印! “臭小子,将八荒鬼狱剑印留下!”一瞬之间,鬼通人脸色唰地一变,身影瞬间动了,好似一道流光,向着聂天飞掠过去。 “嗯?”聂天感觉到一股强大的气息逼近,眉头一皱,看了过去。 “鬼通人,你想动聂天大人,先问过我绝鹰王!”而在同一时刻,一道狂暴之声响起,一道身影如山岳一般降临,强势挡下鬼通人,正是绝鹰王! 聂天嘴角扯动一下,一脸阴沉笑意。 他何等聪明,当然能猜出来,钟鸣玉让绝鹰王加入天武会,为的就是眼前这一刻。 “绝鹰王,你真的甘心做钟鸣玉的狗!”鬼通人身形一滞,冷立高空之上,一双眼睛泛着寒芒,冷冷盯着绝鹰王,怒吼一声! “鬼通人,你我实力在伯仲之间,若你想拼死一战,我绝鹰王奉陪到底!”绝鹰王却是不理会鬼通人的羞辱,冰冷一笑说道。 他既然加入了天武会,自然就会听从钟鸣玉的安排。 而且他认定了,聂天的身份非比寻常,只要保护好聂天,以后他在天武会的地位,一定会节节攀升的。 聂天在他心中已经的大腿了,当然要拼命抱紧! “你……”鬼通人脸色一沉,非常难看,顿时说不出话来。 绝鹰王说得没错,他们两人在伯仲之间,若是生死一战,胜负对半。 但是此刻,还有一个钟鸣玉在旁,所以绝鹰王的胜算无疑更大。 如果真的生死战,死的人极有可能是他鬼通人。 “鬼通人,鬼娇子被聂天大人所杀,他身上的八荒鬼狱剑印,自然应该是归聂天大人所有。”绝鹰王见鬼通人不说话了,冷冷一笑说道。 鬼通人一张脸阴沉到极致,显然是在压制着心头的怒火。 “这件事,鬼狱门不会就此罢手的!”片刻之后,他冷静了一些,冷冷看了钟鸣玉一眼,身影一动,退回去了。 他是聪明人,知道此时不是出手的时机。 他,只能忍! 钟鸣玉眉头微微皱起,暗暗松了一口气。 他并不想看到绝鹰王和鬼通人打起来,鬼通人能保持冷静,这是最好的局面。 至于以后鬼狱门如何报复,那就以后再说了。 鬼狱门的整体实力,跟七绝魔宫差不多,但是其背后,则是隐藏着一个大势力。 那个大势力,就算是天武会,也有几分忌惮。 qL11 “鬼通人大人!”就在这个时候,一道声音突然响起,随即一道身影出现在高空之上。 “是他!”众人眼神一颤,看清楚那人的面孔,不由得脸色一变,惊叫一声。 此刻出现的身影,不是别人,正是君罪己! “嗯?”鬼通人脸色一沉,看向君罪己,冷冷说道:“小子,你想干什么?” “晚辈想加入鬼狱门!”君罪己脸色低沉,眼神之中涌动着一抹怪异的光芒,冷冷说道。 “嗯?”鬼通人愕然一愣,不禁怀疑自己听错了。 他万万没有想到,君罪己竟然想加入鬼狱门! “什么?”众人听到君罪己的话,同样愣了一下,全场愕然,看向君罪己的眼神,带着不加掩饰的蔑视。 君罪己先是背叛昊天剑武,加入越王剑宗,此时竟然又背叛越王剑宗,要加入鬼狱门。 这个人,是不是当叛徒上瘾了? “我会为鬼狱门,拿回八荒鬼狱剑印!”这个时候,君罪己冷立高空之上,目光沉沉地看着鬼通人说道。 “好!”鬼通人眼神一颤,立即反应过来,高声大笑,说道:“君罪己,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我鬼狱门的人了!” 以他的聪明,岂能看不出君罪己的心思。 君罪己加入鬼狱门,显然是为了寻求庇护。 他是在担心,等下和聂天一战,钟鸣玉等人会插手。 他有着绝对的自信,能够战胜聂天,但却害怕,会因此激怒钟鸣玉。 他加入鬼狱门,其实就是一笔赤裸裸的交易:他帮鬼狱门拿回八荒鬼狱剑印,鬼通人保护他的安全。 “嗯。”君罪己点了点头,一脸冷漠,没有半点欣喜。 接着,他身影一动,来到高空之上,一双冰冷如杀的眼睛锁定聂天,冷冷说道:“聂天,该是我们一战的时候了!” “君罪己,看来你对自己很有信心。”聂天淡淡一笑,嘴角扯动一下说道。 两人尚未开战,君罪己就已经找好了退路,显然是对自己很有信心。 “你能打败绝情和鬼娇子,的确很厉害。”君罪己眼神低沉,说道:“但是他们在我眼里,不过是废物而已。就算你杀了他们,也绝不可能是我的对手!” 平淡的声音,透着冰冷的霸道之意。 不得不说,君罪己有着极其强大的自信。 通常情况下,有这种自信的人,都是最顶尖的天才。 “是吗?”聂天嘴角扯动一下,冷淡一笑。 “聂天,你受伤不轻,为了公平一战,我可以等你恢复再战。”君罪己目光微沉,漠然说道。 “他说什么?”他的话,落入众人耳中,不禁让所有人惊呼一声。 君罪己主动让聂天休息,这可是众人没有想到的事情。 “你让我休息?”聂天同样一愣,眉头皱起,反问一声。 “你是真正的对手,值得我的尊重。”君罪己神情漠然,但是眼神之中却是闪过一抹奇异的神采,冷冷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