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五百零二章 最强对手 - 万古天帝

第三千五百零二章 最强对手

“这个家伙,好凶悍!”人群看到聂天,眼神不由得一颤,神情震撼。 聂天在受了重伤的情况下,竟然还要战下去,难道他不怕死吗? 或者是他觉得,苏狂歌不敢杀他? 但是聂天在两枪之后,还能站着,已经远远超出众人的预料了。 在面对苏狂歌这样的对手,任何一个有理智的人,都会选择认输,但是聂天,却偏要战下去。 对他而言,与苏狂歌一战,不仅是一场比赛,更是一个机会。 苏狂歌是一个好的对手,极难遇到。 若是遇到这样的对手,却胆怯了,那才是真的愚蠢呢。 “聂天,你还要再战?”这个时候,苏狂歌一步踏出,全身气势如虹,尤其是手中的帝王狂歌,横立空中,好似要压迫得天地俯首。 “苏狂歌,我们的战斗,才刚刚开始呢!”聂天微微一笑,嘴角的血迹一扫而空,一双眼睛涌动出诡异的弧度,随即身躯一震,全身血污涤荡一空,甚至连他体内碎裂的骨骼,都在一瞬之间,恢复了! “嗯?”苏狂歌看到这一幕,眼神不由得一紧,疑惑不已。 他感觉到,聂天的体内,似乎觉醒了一股可怕的力量,让他的武体,瞬间恢复了。 “嗯?”同一时刻,狼司眼神一颤,惊骇不已,心中叫道:“瞳力!” 他感知到,聂天的体内,涌动着一股磅礴的瞳力,冲击武体之后,让武体肉身的力量爆发出来,非常诡异。 他注意到,那一股瞳力,来自聂天的另外一只眼睛! “这个小子,竟然是极为罕见的双瞳双异武者!”狼司瞬间明白过来,不禁眼神一颤,心中惊叫。 他之前就奇怪,聂天打败明泰的时候,只是使用了一只眼睛。 单眼异瞳武者,非常罕见。 而聂天,是双异瞳武者,但却是每一只眼睛,觉醒了不同的瞳力! 双瞳双异,更加罕见! 狼司此刻看向聂天的眼神,释放出不可思议的光芒,甚至于有一种异样的狂热。 迄今为止,聂天所表现出来的力量,实在是太让他惊讶了:龙脉之力,异瞳之力,太古圣魂之力,还有其恐怖的剑意。 这些力量,无论哪一样,放在任何武者身上,都能让这名武者,远胜同等级武者。 而聂天,同时拥有这么多力量,怪不得他可以越级打败天韵九重武者。 而此时,狼司隐隐觉得,聂天的体内,或许潜藏着更为恐怖的力量! “聂天,看来我小看你了。”苏狂歌目光微微一沉,冷冷开口,随即一步踏出,虚空为之一沉。 “来吧!”聂天淡淡一笑,一双眼睛,慢慢地变成了漆黑之色,正是神魔躯开启了。 他此时开启神魔躯,武体所承受的压迫力量,难以想象的大! 不久之前,他和森狼城主闻人屠一战,已经开启了神魔躯,此时武体还没有完全恢复过来。 他现在,是在身受重伤的情况下,强行开启神魔躯! “好!”苏狂歌感觉到聂天全身的气势变了,激发他心中的战意,低吼一声,身上一股可怕的枪意,冲天而起。 “这个叫聂天的小子好恐怖!区区天韵一重实力,竟然能如此淡然地面对苏狂歌,实在厉害。若他跟苏狂歌同等实力,恐怕苏狂歌都不是他的对手。”人群望着聂天,眼神颤抖着,忍不住说道。 此时所有人都能感觉到,聂天的气势,比之前强大了太多。 似乎,聂天真的有实力跟苏狂歌一战了。 赫连乘风此时,已经看傻眼了,他眼神颤抖着,半天说不出话来。 此时此刻,他才真正明白,聂天究竟有多恐怖。 如果此时站在苏狂歌对面的人是他,他早就不知道死多少遍了。 “杀!”这个时候,聂天的声音响起,竟是主动进攻了,他手中长剑横扫,一股股狂暴剑意呼啸而出,压迫着虚空,笼罩苏狂歌。 “这样的剑意,还伤不了我!”苏狂歌淡然一笑,帝王狂歌扬起,顿时一股霸道绝伦的气息,如滚滚飓风,席卷一切,直接冲溃了聂天的剑意。 “是吗?”而在此时,聂天却是冷笑一声,另一只手,竟然又出现了一把剑,随即两把剑,同时出手,两股恐怖剑意,在激荡的血气之中,融为一体,一道恐怖剑影,挟毁灭之势,压向苏狂歌。 “嗯?”苏狂歌感受到一股狂力压迫而来,竟然是铺天盖地的,让他瞬间感觉到了威胁,不禁惊讶了一声。 此时他才明白过来,原来聂天刚才一剑只是试探,此时双剑同出,才是真正的杀招。 “龙啸八荒!”然而此时,苏狂歌只是惊讶,丝毫没有惊慌,只见他帝王狂歌横扫而出,顿时虚空之中竟然有一股龙吟之声,然后一道龙影出现,滚滚而出,竟是硬生生地荡开了聂天的剑影。 “嘭!”一声闷响,聂天身影狂退数千米之外,然后站住。 反观苏狂歌,却只是倒退数步,然后便稳稳站住。 “这……”但是这一幕,却是让所有人眼神一颤,倒吸一口凉气,神情惊骇到极致。 苏狂歌只是后退数步而已,但这在众人看来,比聂天重伤还要震惊。 “苏狂歌,竟然后退了!”号称最强圣徒的苏狂歌,被一名天韵一重武者,击退了,这样的一幕,岂能不震撼! “好!很好!”这个时候,苏狂歌猛然抬头,一双眼睛肃杀到极致,死死盯着聂天,冷冷说道:“聂天,你是我苏狂歌,此生遇到的,最强对手!” 最强对手,苏狂歌此时对聂天,才算是真正重视起来。 虽然刚才聂天挡下了他两枪,但那个时候,聂天还是一直在挨打。 而此刻,聂天主动出手,还将他击退数步,这让他不得不重新看待此战,看待聂天。 苏狂歌遇到了很多比他实力强的人,但是聂天是唯一一个,让他真正感受到威胁的人。 就算是他生性桀骜,此时也不得不承认,若是聂天跟他同一境界,他绝对不是聂天的对手。 正因为这样,他才说聂天是他的,最强对手! “我该感到荣幸吗?”聂天淡淡一笑,嘴角扯动一抹平静的弧度。 他还记得,苏狂歌在战斗之前的话,能跟他交手,是聂天一生的荣耀。 “聂天,你值得我,使用真正的力量了。”苏狂歌一脸低沉地开口,随即身躯之上,涌动起一股玄妙的气息,随即他的指尖,数道血气喷薄而出,涌入帝王狂歌之上的金龙浮雕之上! 下一瞬间,诡异的一幕发生了。 帝王狂歌之上的金龙浮雕,竟然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