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五百零八章 狼夜狼奴 - 万古天帝

第三千五百零八章 狼夜狼奴

“嗯?”聂天看到闻人屠背上的伤口,不由得连连皱眉。 一道道血淋淋的伤口,遍布在闻人屠后背之上,深可见骨,看上去血肉翻卷,触目惊心。 更为骇人的是,那伤口之上竟是涌动着一层黑色符文,带着浓烈的煞气,血腥刺鼻。 不难想象,带着这样的伤口,闻人屠每天要承受怎样的折磨。 “父亲,这……”闻人湘一双闪亮的眸子颤抖着,分明涌动着湿润,一时说不出话来。 她竟然不知道,闻人屠每天承受着这样的折磨。 “湘儿,我没事。”闻人屠整理好衣服,勉强一笑,说道:“森狼咒印已经被压制住了,只是有些痛苦,还死不了。” “父亲,我……”闻人湘眼神颤抖,泪水终于还是忍不住流了出来,哽咽不已。 “为了解除森狼咒印,你把我的朋友,送给了邪月天狼的人,对吗?”聂天看着闻人屠,冷冷问道。 “嗯。”闻人屠沉沉点头,一脸苦涩,说道:“我的森狼咒印,只是被压制了,并没有解除。” 他的确是将端木路等人当做交换物,送给邪月天狼的人,邪月天狼需要这些年轻有天赋的武者。 但是很可惜,邪月天狼的人,并没有解除他的森狼咒印,只是帮他暂时压制而已。 聂天一脸阴沉,许久之后才问道:“你的森狼咒印,是邪月天狼的人留下?” 森狼咒印的确非常可怕,聂天在第一次见到闻人屠,与其大战的时候就知道了,当时如果不是闻人湘出现,他和闻人屠都会很危险。 聂天估计,森狼咒印跟之前他的圣魂咒印差不多,在让武者拥有强大力量的同时,也对武者造成极大的压迫。 随着森狼咒印变得越来越强大,闻人屠武体成长速度无法与之相比,也就无法承受了。 “嗯。”闻人屠一脸低沉,点了点头,说道:“狼夜之山十九座城,每一位城主,体内都有邪月天狼所赐的咒印。” “邪月天狼,就是以这种方式统治狼夜之山?”聂天眉头一皱,冷冷问道。 闻人屠再次点头,说道:“邪月天狼把我们这些被下了咒印的人,称为狼奴。狼夜之山十九座城,好似十九个堡垒一般,将整个狼夜之山包围起来,守护着狼夜之山。” 聂天一脸低沉,心中明白了许多。 很明显,邪月天狼的人,只是在利用这些城主,让他们做奴隶,守卫狼夜之山。 为了让这些奴隶听话,所以十九城的城主们,被施下了咒印。 “狼夜之山,很少有外人来。”这个时候,闻人屠看着聂天,说道:“你的那几位朋友,非常年轻,而且极有天赋,正是邪月天狼需要的人狼奴,我以为,将他们交出去,邪月天狼会帮我解除咒印呢。” 聂天脸色骤然一变,低沉道:“你说,我的朋友,会成狼奴?” “嗯。”闻人屠一脸难看,点了点头。 聂天目光如杀,沉默良久,才开口问道:“他们被抓到什么地方去了?” “狼夜之城。”闻人屠下意识地回答,随即却又意识到有什么不对,赶紧说道:“聂天,你不能去狼夜之城。你的朋友已经成了狼奴,你救不出来的,你要是去的话,只会白白赔上性命。” “他们什么时候被抓走的?”聂天一脸森寒,丝毫不理会闻人屠的劝说,冷冷问道。 闻人屠脸色难看,犹豫了一下,还是说道:“大概半天之前。” 聂天猛然抬头,目光萧杀地扫过闻人屠。 他离开森狼之城,不过才一天时间,也就是说,在他刚刚离开,闻人屠就通知邪月天狼的人了。 怪不得闻人屠让聂天把端木路等人留在城中,原来早就计划好了一切。 如果不是顾忌闻人湘的感受,聂天早就把闻人屠灭杀了! “聂天,你真的要去救人吗?”闻人屠看着聂天,小心翼翼地问道。 “我有选择吗?”聂天冷冷回应,说道:“如果被抓的人是闻人湘,你会不去救吗?” “我……”闻人屠神情一滞,看了闻人湘一眼,一下说不出话来。 “聂天,我跟你一起去!”这个时候,闻人湘突然上前一步,目光灼灼地看着聂天说道。 “湘儿,你去干什么?”闻人屠愣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冷声斥道。 很明显,他知道这一趟的凶险,不想让闻人湘犯险。 “父亲,事情是你做下的,我不能袖手旁观。”闻人湘俏脸低沉着,说道:“而且聂天帮我们赢回了冰火幽泉,有大恩于我们,我不能看他一人犯险。更何况,如果不是他,我早就没命了。” 此时,她的脑海之中,浮现聂天为了救他,以血肉之躯硬抗明泰的烈焰水晶的一幕。 这一次,她一定要和聂天一起去狼夜之城! “这……”闻人屠一脸愕然,没想到事情竟然会发展到这种地步。 如果闻人湘跟着聂天一起去狼夜之城,出了什么事情的话,那他这个做父亲的,岂不是生不如死! “父亲,我已经决定了。”闻人湘却是不管闻人屠的脸色,平淡而坚定地说道。 闻人屠脸色难看,沉默了许久,终于开口,问道:“狼夜之城不允许其他人入城,你们打算怎么去?” 他这么问,算是同意,让闻人湘和聂天一起去狼夜之城。 “狼夜争霸马上就要开始了,我们以参加狼夜争霸的名义,进入狼夜之城。”闻人湘想了一下,说道。 “这个东西给你,应该可以让你们其中一人入城。”这个时候,闻人屠突然拿出一块令牌,递给闻人湘。 “狼夜令!”聂天和闻人湘看到那块令牌,同时惊叫一声。 他们没想到,闻人屠竟然能拿出一块狼夜令来。 “你们见过狼夜令?”闻人屠愣了一下,同样惊讶,聂天两人怎么会知道狼夜令。 聂天眉头一皱,拿出一块令牌,正是之前狼司交给他的狼夜令! “你怎么也有狼夜令?”闻人屠愕然一愣,望着聂天手中令牌,惊叫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