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五百二十一章 最后一剑 - 万古天帝

第三千五百二十一章 最后一剑

竞武台上的一幕,让聂天目光一凝,心都跟着提了起来。 那名华服武者,非常年轻,而是实力达到了三阶半圣,绝对是一名武道天才。 而端木路虽然也是天才,但他的实力,毕竟只是至高神巅峰而已,两人之间的差距,实在太大了。 “区区蝼蚁,如何抗衡本少!”竞武台上,华服武者非常张狂,丝毫没有将端木路放在眼里,猖狂低吼,气焰嚣张。 端木路则是一脸低沉,不发一言。 “嘭!”下一瞬间,两股可怕的力量对撞在一起,虚空之中传出低沉的轰鸣之声,一道身影在狂力的冲击之下,直接倒飞出去。 “端木!”聂天眼神一颤,看到那倒飞而出的身影,正是端木路,不禁惊叫一声。 端木路身影狂退数百米,随即竟是稳稳地站住。 不过他的身上,有一道可怕的血口,血流如注,染红了他的半边身体。 华服武者的力量太强了,那种可怕的冲击,几乎让他手中之剑都要脱手了。 “嗯?”华服武者一拳重伤端木路,脸上浮现的,不是笑意,而是惊讶之意。 他没想到,在他一拳之下,端木路竟然没死。 就在刚才,他曾一拳灭杀一名至高神巅峰的狼奴。 他原本以为,端木路比那名狼奴,强不了多少,但是现在看来,他小看端木路了。 聂天看到端木路站住了,眼神一颤,心中稳定了许多。 “小子,看来本少小看你了!”这个时候,华服武者冷冷一笑,说道:“不过没什么,你一样要死!” 话音落下,他再次出手,全身的气势竟是比之前暴涨了许多,一股股可怕的绞杀之力,如风暴一般,在他的身躯之外狂涌着,撕裂的力量冲击着虚空,好似要将空间硬生生地撕开一般。 “是吗?”端木路眼神低沉,冷冷回应,随即八极昆吾发出一声低沉雄浑的剑吟之声,然后一股可怕的剑意释放而出,让他全身的剑势,疯狂暴涨起来。 “八极剑印!”聂天看到这一幕,眼神微微一颤,惊讶不已。 端木路此时,正是开启了八极剑印,看来是要跟那华服武者,生死一战了。 “厉害!”苏狂歌同样眼神一颤,震撼不已。 端木路如此年轻,竟然能以至高神巅峰实力,正面对抗三阶半圣武者,其天赋之强,令人震惊。 “嗯?”八极剑印开启的瞬间,恐怖的剑势,让华服武者为之一愣,神情惊骇了一下。 他显然没有想到,端木路竟还有如此强大的底牌。 “这个小子,好强的剑意!”竞武场之外的人,同样震惊,眼神颤抖地看着端木路。 “杀!”这时,华服武者再次出手,一掌拍出,狂暴的力量席卷虚空,好似一座黑色牢笼,向着端木路笼罩过去。 “杀!”端木路同样低吼一声,周身剑意在一瞬之间爆发到极致,雄浑的气势铺天盖地而出,在空中凝成一道恐怖的剑影,好似要轰杀一切。 “轰隆!”两股可怕的力量,正面对撞在一起,虚空之中传出一声炸裂的轰鸣声,随即狂力向着四周激荡开,滚滚如杀, “嘭!”一声闷响,端木路的身影,再一次倒飞而出,在空中划出一道淋淋血迹。 但是再一次地,他稳稳站住,虽然全身鲜血淋淋,但是气息依旧稳定,全身的剑意,锋芒无比。 “嗯?”华服武者眼神一颤,眼中的惊讶变成了震撼。 端木路的实力,远远超出了他的预料,竟然还能站住。 “端木!”聂天眼神一颤,脸色低沉无比。 他能看出来,端木路已经快到极限了。 “小子,你很好!值得本少认真对待了。”华服武者冷冷开口,眼中的肃杀之意,呼之欲出。 “我,不会败给你!”端木路眼神坚毅,沉沉开口。 随即,他突然身躯一阵,顿时周身激荡的鲜血,突然涌动起来,尽数涌入八极昆吾之中。 “死到临头,还要嘴硬吗?”华服武者冷笑一声,一双眼睛森寒无比。 在他看来,端木路不过是一个狼奴而已,只是蝼蚁一般的存在,本来就应该被他杀。 而端木路的殊死反抗,只是让他在这场杀戮之中,体验到更大的乐趣而已。 “最后一剑!”端木路冷冷开口,嘴角扬起一抹冷冽弧度,眼中杀意变得浓烈。 他一直都是一个不争的剑者,极少会显露出真正的杀意。 不过此刻,面对这名华服武者,他心头的杀意,已经无法控制了。 “小子,你还想杀我吗?”华服武者感受到端木路的杀意,不禁冷笑一声,张狂道:“区区一名至高神武者,也想杀半圣,真是痴人做梦。” “谁说我的是至高神武者!”端木路冷冷一笑,眼神古怪地颤抖一下。 “轰!”下一瞬间,他的身躯之上,竟是爆发出一股可怕的气势,冲天狂暴,雄浑激荡。 “突破了!”聂天看到这一幕,眼神不由得一颤,忍不住惊喜一声。 他没有想到,端木路竟然在这个时候,突破了! 之前在森狼之城的时候,端木路经过数天的修炼,就有突破半圣的迹象,此时突破,倒也不奇怪。 不过端木路很聪明,分明是在利用华服武者的攻击,最大限度地激发武体的力量,然后一举突破。 “这小子,竟然突破了!”人群此时也觉察到了端木路的异常,震撼无比地大叫起来。 难以想象,一名狼奴竟然在这种状况之下,突破了。 “怎么可能?”华服武者感觉到端木路的气势,瞬间暴涨了数倍不止,不由得眼神一颤,惊骇一声。 “死!”而在此时,端木路嘴角扯动一下,吐出一个冰冷的字眼,然后全身的剑意,狂猛爆发,八极昆吾横扫而出,雄浑的剑影如暴怒的狂龙,席卷一切,向着华服武者轰杀过去。 “你……”华服武者眼神一颤,惊骇一声,想要反抗,但是却来不及了。 这一刻,他感觉到了真切的死亡气息。 玩弄生命的人,第一次感受了死亡的威胁。 “不要杀他!”而在这个时候,虚空之中,突然响起一声低沉的怒吼声,随即一道身影,出现在竞武场上空,全身气势极其狂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