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五百八十四章 九祭血咒 - 万古天帝

第三千五百八十四章 九祭血咒

聂天望着半空之中的炽白光球,眼神剧烈颤抖一下,难掩惊骇之意。 此刻在他面前出现的,竟然是一个狼辰! 而且,这个狼辰,气息远比之前他见过的几个狼辰,更为强大,炽白光球之上的光芒,极目刺眼,释放出凌厉无比的气息,似乎能撕裂一切。 他万万没有想到,狼辰竟然会在此时出现。 他此时的状态,非常糟糕。 刚才的那十几道血刃,直接洞穿了他的身体,他灵巧躲闪,避开了致命的伤害,但是他失血太多,脸色苍白如纸,气息都有些不稳了。 此刻遇到一个如此强大的狼辰,他绝对无法抵抗! “天地剑心的小子,看来你已经见过其他的狼辰了。”这个时候,那个狼辰开口了,模糊的脸上似乎挂着怪异的笑,沉沉说道:“现在,跟我走吧。” “你是帝辰?”聂天目光一沉,惊讶一声。 “哦?你居然知道。”帝辰惊愕一声,没想到聂天竟然认识他。 聂天看到帝辰的反应,眉头一皱,一张脸瞬间变得难看。 狼皇曾经说过,天狼九辰的实力相差无几,唯有帝辰,实力远在其他八辰之上。 而眼前的这名帝辰,气势远胜他之前见到的几名狼辰,无疑就是最强的帝辰。 他此刻若是遇到寻常的狼辰,或许还有一战之力,没想到竟然是最强帝辰。 “小子,你既然知道本帝的身份,就随本帝走吧。”帝辰沉沉开口,平淡的声音中,带着强悍的霸道之意。 “我若是说不呢?”聂天目光微微一沉,魔之眼之中涌出一股恐怖的瞳力气息。 他曾经已经极魔灭印打伤一名狼辰,此刻准备再使用极魔灭印,就算不能杀掉帝辰,应该也能对其造成一定打击。 “魔眼!”帝辰此时眼神一颤,脸色唰地一变,惊骇不已。 不过下一刻,他便笑了一声,说道:“小子,你的魔眼还太弱,伤不了本帝的,识相的话,束手就擒吧。” “不可能!”聂天低吼一声,随即魔之眼颤动一下,一道黑暗瞳力之刃破空而出,瞬间袭杀帝辰。 同一时刻,帝辰骤然释放出一道光芒,竟是挡下了瞳力之刃。 “嗯?”聂天眼神一颤,被眼前一幕惊得一愣。 他没想到,帝辰竟然能如此轻松地挡下极魔灭印。 “小子,本帝说过了,你的魔眼太弱了。”帝辰冷然一笑,透出一种绝世强者的张狂。 “可恶!”聂天低喝一声,手中出现昊天剑,全身剑意疯狂涌动,剑势冲击虚空,但他的脸色,却是变得更加苍白。 他原本已经受伤极重,此刻强行释放剑意,对武体是极大的压迫。 帝辰的实力,远远超出他的预料,但是他并没有放弃抵抗,而是要力拼到底。 “小子,你的斗志倒是很不错,可惜在本帝的面前,再强的斗志都没用。”帝辰冷冷一笑,随即释放出庞然光芒,如惊涛骇浪一般,向着聂天笼罩过去。 聂天感觉到庞然无匹的压迫之力,脸色微微一变,昊天剑在空中划过,就要斩下。 然而就在此时,他却突然感觉到,体内一股可怕的力量出现,竟然好似万千利刃一般,撕裂着他的身体。 下一瞬间,他身躯颤抖一下,直接昏迷在地。 “小子,诛天九祭的力量,可不是你能想象的。”帝辰看着聂天,一点也不惊讶,淡淡说了一声,然后身影一动,直接将聂天带走。 隐隐之中,聂天感觉自己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在梦中,他陷入一片深渊之中,不停地下沉,他想要挣扎,但越是挣扎,却是陷得越深。 直到有一刻,一个光芒之手出现,将他从深渊之中拉起。 聂天猛然醒来,全身冷汗淋淋,而且身躯之外,竟然布满了一道道血痂,整个人腥臭无比。 “这……”他眉头皱起,一脸愕然,半天反应不过来。 “小子,你醒了。”就在这个时候,一道并不陌生的声音响起,随即帝辰出现,炽白光球之中的面孔变得清晰了很多,一双眼睛打量着聂天,淡淡笑道:“你的武体比本帝想象的要强悍,恢复得很不错,现在去洗个澡吧。” 聂天眉头皱起,一脸疑惑地看着帝辰,呆滞了许久。 这是怎么回事?他怎么会在这里?帝辰怎么没有杀他?怎么没有夺舍他? 而且此时的帝辰,没有表现出半点恶意,相反非常平静。 “你先收拾一下自己,等下本帝会向你解释一切。”帝辰知道聂天在想什么,淡淡一笑说道。 “嗯。”聂天点了点头,虽然他此时很想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但他身上的腥臭味实在太浓烈了,连他自己都忍受不了。 他跳入不远处的一个小湖,彻彻底底地清洗了一遍。 他发现,身躯之外的那些血痂,非常诡异,上面似乎带着某种咒文的力量,很难清除掉。 足足半个小时的时间,聂天才清理好,从小湖之中走了出来。 而这个时候,他有了更为惊人的发现,他全身的伤势,竟然神奇地恢复了,而且他的实力,晋升到了天韵四重。 没错,他的实力,居然又提升了! “小家伙,感觉好多了吧。”帝辰看着聂天,淡淡笑着说道。 聂天微微点头,随即问道:“是你救我的?” “除了本帝,还有谁呢。”帝辰笑了一声,说道:“你的武体很强,但是诛天九祭的力量,可不是你能想象的。如果没有本帝,你现在早就被九祭血咒吞噬了。” “九祭血咒?”聂天眉头一皱,忍不住惊讶一声。 帝辰点头一笑,说道:“你陷入诛天九祭大阵之中,被九祭血刃洞穿身体,九祭血咒之力侵入你的武体之中,是本帝将血咒之力逼出,你才能活过来。” “原来那些血痂,是九祭血咒形成的,怪不得如此腥臭,而且还有咒文的气息。”聂天目光微微一凝,低沉呢喃道。 他记得,他本来是要向帝辰出手的,但是一股可怕的力量出现,让他直接昏迷了。 那股可怕力量,原来是九祭血咒之力! “你为什么要救我?”片刻之后,聂天看向低沉,沉沉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