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五百八十九章 剑意滔天 - 万古天帝

第三千五百八十九章 剑意滔天

“聂天,你死定了!”烈焰九锋眼神微微颤抖着,似乎看到了聂天被直接轰杀的一幕。 在他看来,七杀,菩提子,蓝竹盈和应苍穹,四大强者同时出手,聂天重伤状态之下,根本没有能力对抗。 刚才七杀的一击,虽然没能杀掉聂天,但是绝对让聂天遭受了重创。 在这种情况之下,烈焰九锋不相信,聂天还能挡下。 聂天感受到虚空之中铺天盖地而来的庞然压力,眼神微微一沉, “轰!”下一瞬间,他身躯一震,狂暴无匹的剑意滔天而起,如海潮一般汹涌,弥漫天地而出,在他的身躯之外,凝成了一道庞然剑影,气势吞天。 这一刻,似乎天地都被聂天的剑意充斥,他如一柄庞然巨剑,屹立天地之间,宣告这一片天地,他就是绝对的主宰。 “怎么可能?”烈焰九锋望着眼前一幕,眼神骇然一颤,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他无法相信,聂天竟然在一瞬之间,爆发出如此可怕的剑意。 七杀等人此时也是眼神一沉,脸色惊骇极了。 “星空九限,阳灭!”而在此时,聂天低吼一声,昊天剑冲天逆斩而出,剑影呼啸而起,如庞然巨兽,逆势吞天,顿时一股股剑意,冲击四周虚空,好似要将天地湮灭一般。 “轰隆隆……”虚空之中,刺耳的轰鸣声不停地响起,可怕的力量疯狂肆虐,好似万魔狂舞一般,四周虚空动荡不已。 烈焰九锋身影不由得后退,一双如火焰一般的眼睛,却是在不停地颤抖着,深深震惊于聂天的惊人战力。 “嗤嗤嗤……”虚空之中,刺耳的呼啸之声,不停地响起,力量与力量之间的碰撞吞噬,让空间陷入混乱之中,一道道可怕的冲击,好似要将天地直接撕裂。 “嘭!嘭!嘭!”片刻之后,混乱的虚空之中传出可怕的闷响,数道鲜血淋淋的身影,直接倒飞出去,在空中划出鲜血淋淋的轨迹。 “嗯?”烈焰九锋眼神一颤,惊骇一声。 随即,他看到激荡的狂浪之中,一道身影走了出来,手中握着一柄利剑,全身气势冲天,剑意滔天,锋利无匹。 “聂天!”烈焰九锋双瞳不由得一缩,惊骇大叫一声。 他这才发现,此时的聂天,双瞳呈现漆黑之色,全身激荡着暴戾的气息,竟然是从武体之中释放而出的力量气息,非常恐怖。 “这怎么可能?”烈焰九锋眉头一皱,一张脸难看到了极点。 他无法想象,聂天竟然能爆发出如此恐怖的力量。 此时的聂天,好像是开启了某种禁忌力量,整个人都带着极其狂暴的魔之气息,好似从地狱之中走出的魔神一般。 “烈焰九锋,到你了!”聂天一双漆黑的眼眸,如深渊一般黑暗,死死盯在烈焰九锋的身上,冷冷开口。 此时,他是在天衍圣魂和万劫圣魂以及神魔躯同时开启的状态下,武体所承受的压迫极大,根本无法维持太久,必须在最短的时间内,结束战斗。 “想动他,先杀了我再说!”而在此时,一道低沉如杀的声音响起,随即一道身影出现,正是七杀。 聂天目光微微一凝,没想到七杀竟然还有实力一战。 在刚才的那种冲击之下,七杀只是受了些轻伤,并不致命。 “小子,受死吧!”七杀双目腥红,全身杀意凌厉到极致,厉吼一声,随即一步踏出,极杀魔瞳之中涌出一道可怕的极杀之刃,顿时四周虚空之中,充斥着暴戾的杀意气息。 极杀魔瞳,以杀为极,近乎到了杀意的极致! 聂天感觉到冷冽的杀机扑面而来,不由得眉头一皱,脸色为之一变。 不过下一刻,他便眼神一沉,眼角之上出现极魔灭印,魔之眼微微一颤,一股可怕的瞳力释放而出,在空中凝成瞳力之刃,袭杀过去。 “嘭!”下一瞬间,两股瞳力对撞在一起,虚空之中爆发出一声闷响,竟如金石对撞一般,随即凌厉的瞳力激荡开,如万千利刃,在虚空之中绞杀不止。 聂天感觉到凌厉的气息扑面而来,身影瞬间后退。 “啊!”等他稳住身形之后,突然听到,一道尖厉的惨叫声响起。 他眉头一皱,竟是看到,七杀非常痛苦的捂着眼睛,一张脸鲜血淋淋。 “嗯?”聂天脸色一沉,马上反应过来,七杀的双目,竟然爆了! “怎么回事?”他一脸疑惑,不知道眼前一幕是怎么回事。 “七杀!”烈焰九锋同样一愣,随即大叫一声。 七杀此时却是身躯微微一颤,直接昏厥了。 聂天眉头皱起,感觉到七杀的体内,竟然有两股力量在相互对抗,非常诡异。 “应该是他强行使用极杀魔瞳的力量,导致体内的玄辰之力的反抗,两股对抗之下,他的极杀魔瞳无法承受,所以才血爆。”这个时候,鬼帝的声音响起,沉沉解释道。 聂天微微点头,心中默然。 帝辰说过,天狼九辰是天狼族的圣物,并不是任何人都能融合的。 或许玄辰之力和七杀的极杀魔瞳,无法融合,相互冲击,才导致极杀魔瞳血爆。 “可恶!”烈焰九锋望着倒地不起的七杀,低吼一声,随即看向聂天,一张脸变得非常难看。 以聂天此时的状态,他可没有能力抵抗。 这个时候,聂天猛然转身,一双眼睛如恶狼一般,死死盯在了烈焰九锋的身上。 “聂天,你想干什么?”烈焰九锋显然非常紧张,上下牙齿都在打架了,他下意识地挡在峡谷入口之处,眼神慌乱极了。 “我直说一遍,闪开!”聂天目光如杀,冷冷开口。 烈焰九锋如此紧张峡谷,里面一定有猫腻。 或许冥皇,此刻就在峡谷之中。 “你想进入峡谷,除非杀了我!”烈焰九锋此时却是眼神一颤,一步踏出,显得非常坚决,并不让步。 “找死!”聂天嘴角扯动一下,一双眼睛杀意极重,冷冷低喝。 “九锋,让他进来。”这个时候,峡谷之中突然传出冥皇的声音,低沉无比,透着极其浓烈的血腥之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