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六百一十四章 张狂坤龙 - 万古天帝

第三千六百一十四章 张狂坤龙

“轰!”虚空之中,恐怖狂力滚滚而来,如杀如狂,搅动虚空轰鸣,冲击聂天等人。 “小心!”应苍穹眼神一颤,顿时感觉到肃杀之意,低吼一声。 聂天则是眉头一皱,一步踏出,手中直接出现昊天剑,一剑怒斩而出,剑影如狂龙一般冲击呼啸,直接硬抗那一道攻击。 “轰隆!”下一瞬间,两股极强的力量对撞在一起,顿时虚空轰鸣一声,好似天地都要崩裂一般,随即可怕的狂力滚滚而出,向着四面八方疯狂蔓延。 “嘭!”紧接着,一声闷响传出,聂天的身影被逼的倒退数十米,在他的脚下划过之处,青石地板直接开裂了。 而在他稳住身形之后,手腕之处竟然出现了一道血口,鲜血染红了半条手臂。 那一道血口,是被那股力量生生震裂的,由此可见那力量有多强。 “聂天,你没事吧?”应苍穹和蓝竹盈见状,同时上前一步,紧张地看着聂天问道。 “没事。”聂天微微点头,随即看向乾坤剑宫半空,那里屹立着一道黑衣身影,整个人站在那里,如一道锋利之剑,锐芒激荡虚空,好似要撕裂天地一般。 刚才出手之人,就是他! “嗯?”下一刻,聂天目光微微一凝,他看到,那黑衣男子的容貌,非常年轻,看上去比应苍穹还要小。 但是他的实力,却是一点也不弱,武道修为达到了天谕五重,而剑道境界更是达到了神谕五重天之境! 如此年纪,如此实力,此人无疑是一名绝顶天才。 而此时,那黑衣男子一脸冰霜之意,一双眼睛森寒无比,死死盯着聂天,如利刃一般,好似下一刻就要直接杀人了。 “应龙枭,你干什么?”而在此时,应苍穹看向那名黑衣武者,冷冷低吼一声,显然是非常愤怒。 他当然认识这名黑衣剑者,后者正是乾坤门年轻一代最强的两名剑道天才之一,有着坤龙之名。 在乾坤门,每一代剑者之中,最强的两人,都会得到一个特别的封号,并称为乾坤剑者。 而在应苍穹这一代剑者中,应龙枭正是两名乾坤剑者之一,封号坤龙。 而另一名乾坤剑者,名为铸子牙,风暴乾牙。 乾牙坤龙,正是乾坤门这一代剑者中最强的两人! 应苍穹的天赋和实力在年轻一代中,也非常强,但是跟乾牙坤龙比起来,却是差了不少。 应苍穹不知道,为什么应龙枭会突然出现,而且直接对聂天出手。 “我代表乾坤门,来欢迎昊天之主大人。”应龙枭沉沉开口,声音低沉肃杀,透着一股压迫和威胁之意。 他嘴上在说欢迎,但是心里肯定不是这么想的。 刚才的那一剑,如果聂天的反应慢一点,或者实力弱一点,恐怕就要直接惨死了。 “欢迎?”蓝竹盈黛眉紧蹙,冷冷说道:“你们乾坤门欢迎人的方式,还真是特别啊。” 聂天目光低沉,脸色很不好看。 他岂能看不出来,应龙枭根本就不是来欢迎他的,而是来向他示威的! 不过他很奇怪,他刚刚到乾坤门,为什么乾坤门的人就知道,他已经来了。 应苍穹并没有提前通知乾坤门的人,如果他这么做了,一定会跟聂天说的。 聂天猜测,乾坤门之中,应该有某种东西,可以感应到昊天之心。 正是因为这样,所以乾坤门的人才知道他来了。 “他是昊天之主,如果连我一剑都接不下的话,又有什么资格站在这里?”应龙枭一双眼睛如毒狼一般,阴翳无比地盯着聂天,冷冷说道,语气之中带着不可一世的张狂。 “应龙枭,你可知道,你刚才差一点伤到聂天?”应苍穹显然很愤怒,低吼一声说道。 “伤到他又怎样?”应龙枭冷冷一笑,张狂道:“难道昊天之主是不能伤的吗?要是他连我这一关都过不去,又有什么资格做昊天之主!” “聂天融合了昊天之心,就是昊天之主!”应苍穹目光一沉,直接低喝一声。 “嗯?”应龙枭脸色一沉,一双眼睛怪异地闪烁一下,随即冷笑道:“应苍穹,看你的样子,已经承认他的昊天之主身份了。难道你是败给他了吗?” “我的确败给聂天了,那又怎样?”应苍穹脸色一僵,顿时变得非常难看,冷冷说道。 “原来是败了,怪不得成人家的狗了。”应龙枭目光一沉,一脸冷蔑道。 “你……噗!”应苍穹目光一颤,没想到应龙枭竟然会如此说他,刚想反驳,却是感觉到体内一股血气上涌,竟是让他直接一口鲜血狂喷而出。 “吐血了?”应龙枭看到这一幕,不禁再次冷笑,说道:“应苍穹,以前我还觉得你是个天才,但看到你现在的样子,你连渣渣都不配。” 应苍穹双瞳一缩,全身怒气翻腾,却是感觉到体内血气更为狂躁了。 “不要说话,心平气和。”这个时候,聂天走到应苍穹身边,输送一股剑意到后者体内,沉沉说道。 他当然知道,应苍穹此时吐血,并非是心胸狭窄,只是愤怒之下,血气不受控制而已。 应苍穹曾经被狼辰夺舍,实力晋升得太快,境界不稳定,血气本来就很难控制,一怒之下,血气翻腾失控,并不奇怪。 “我没事了。”应苍穹得到聂天的剑意舒缓,长长呼出一口浊气,脸色好转了不少。 聂天微微点头,这才抬头看向应龙枭,嘴角微微扯动一下,说道:“你是来欢迎我的,刚才的一剑只是试探吧。我想知道,接下来你要怎么欢迎我?” 刚才的一剑,应龙枭显然没有尽全力,只是在试探聂天。 接下来,他想做什么,才是聂天比较关心的。 “聂天,你应该知道,乾坤门上下,很多人不喜欢看到你这个昊天之主。”应龙枭目光低沉无比,冷冷锁定聂天,说道:“你想在乾坤门得到认可,我应龙枭就是要过的第一关。” “哦,是吗?”聂天目光微微一凝,嘴角扯动一下,不置可否。 应龙枭似乎把他自己看得太重了,口口声声以乾坤门的代言人自称。 聂天觉得,区区一个应龙枭,还代表不了乾坤门吧。 “聂天,想要得到我的认可,先打败我再说!”突兀地,应龙枭眼中闪过一抹阴厉之色,随即身躯一震,顿时狂暴无匹的剑势,冲天而起,剑意翻滚在虚空之中,杀伐之气疯狂弥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