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六百二十四章 无耻至极 - 万古天帝

第三千六百二十四章 无耻至极

高空之上,应长风看到聂天使用太古圣魂,全身的剑势狂暴上升,却是一点也不紧张,反而一双眼睛炽热颤抖着,显得非常兴奋,透着一股狂热之意。 他,就是要看到聂天使用太古圣魂! “轰!”就在聂天太古圣魂开启的瞬间,他全身的剑意狂暴无比,非常可怕,随即坤剑在剑意的激发之下,气势暴涨,可怕的剑势炸裂绽放,冲击在虚空之中,好似要将天地撕裂一般。 “好强的气息!”人群在十几万米之外,感受到高空之中传来的剑意波动,不由得眼神颤抖着,心中的震撼,无以复加。 谁能想到,聂天竟然在一瞬之间,爆发出如此可怕的剑意力量。 “轰隆!”下一瞬间,乾坤双剑对撞在一起,顿时虚空轰鸣一声,然后一股雄浑无比的惊人气势释放而开,如滚滚狂浪一般,似乎要将整片天地都淹没。 “轰隆隆……”天地之间,狂力冲击不休,一片末日之景,在最惨烈的撞击中级,连时空都翻卷扭曲了。 “嘭!”片刻之后,一道可怕的闷响传出,乾坤双剑同时在虚空中一颤,随即分开,拉开数万米的距离。 “嗡――!”虚空之中,震耳欲聋的剑吟之声响起,鹤鸣九皋,经久不衰。 人群的眼神颤抖着,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难以置信。 这一次的乾坤对决,双方的实力明明都不强,但是战斗之惨烈,却是远远超出了众人的预料。 尤其是聂天爆发出的力量,实在太可怕了。 “可恶!”乾剑之中,应龙枭如一头狂兽一般,暴喝一声,头发在虚空之中飞扬着,状若癫狂。 刚才的一剑对拼,聂天竟然丝毫不落下风,甚至以坤剑之力,压制他的乾剑。 他做梦都没有想到,聂天竟然能如此之快地适应坤剑。 在之前的时候,他可是花了四五天的时间,才真正掌握了激发乾剑的方法。 而聂天,根本没有用时间,一进入坤剑之中,就能直接激发坤剑的力量了。 到了现在,聂天激发坤剑所爆发出的力量,已经丝毫不再他之下了。 聂天的剑道实力,在开启太古双魂之后,远远超过应龙枭,坤剑能够压制乾剑,并不奇怪。 “蠢货!”这个时候,铸子牙低吼一声,冷冷说道:“如果你不想输掉对决,就让我来主导乾剑!” 应龙枭脸色骤然一沉,顿时变得非常难看,一双眼睛阴沉地看着铸子牙,显然是非常恼怒。 在乾坤门中,他一直被铸子牙压制,无论任何时候,人们说到乾坤剑者,说道天才,第一个说出来的名字,一定是铸子牙,其次才是他应龙枭。 应龙枭本身实力,的确不如铸子牙,但是他不服气。 这一次,他有机会提前进入剑里乾坤修炼,提前熟悉剑里乾坤。 他本以为,他可以占据主导地位,一举灭杀聂天。 如果是这样,他不仅在众人面前,实实在在地压了铸子牙一头,而且能通过乾剑,吞噬吸收聂天的剑意,之后,凭着聂天的剑意给他带来的提升,他将不会再弱于铸子牙。 以后,人们再谈论乾坤剑者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人就是他应龙枭了。 但是,他却想的太简单了。 聂天对坤剑的适应,远远超出他的预料。 这个时候,他就算全力施为,都无法对聂天造成威胁了。 正如铸子牙所说,如果继续让应龙枭主导乾剑,这一场乾坤对决,他们这一对乾坤剑者,恐怕就要输了。 “应龙枭,你要是不想死,就给我闪开!”铸子牙看到应龙枭还在犹豫着,直接低吼一声。 应龙枭目光颤抖着,心头压抑着可怕的怒火,但是片刻之后,他还是给铸子牙让开了位置。 他知道,铸子牙的实力强于他,尤其是在铸子牙出关之后,剑道实力更是有了极大的提升。 同一时刻,坤剑之中。 聂天稳住身体,一双眼睛泛着腥红之意,额头上渗出了豆大的汗珠,脸色非常难看。 “聂天,你怎么了?”蓝竹盈看到聂天这个样子,美眸闪烁着,紧张问道。 刚才的对拼,坤剑占据了上风,为什么聂天却好似受了重伤一般? “没事。”聂天一脸低沉,摆手说道。 但是他的脸上,却是变得更加难看,苍白如纸,整个人看起来,似乎在承受着无比巨大的压力。 的确,此刻的他,正在承受着一股难以想象的巨大剑压。 刚才的一瞬间,就在他开启太古双魂的时候,坤剑之中竟然释放出一股可怕的剑压,从四面八方狂压下来,如无形的巨手,死死压住他,几乎让他喘不过气来。 聂天很奇怪,为什么开启太古圣魂之后,竟会引动如此可怕的剑压? “卑鄙!”这个时候,鬼帝的声音突然响起,沉沉说道:“坤剑,被人做了手脚!” “什么意思?”聂天眼神颤抖一下,惊骇一声。 “坤剑的阵纹,被人施加了一股咒力,对太古圣魂有特殊的感应能力,所以你开启太古圣魂之后,感觉到四周剑压暴涨了。”鬼帝沉沉开口,一双眼睛微微颤抖着。 他通过四周阵力气息的波动,就能感知到,聂天此刻正在承受着多么恐怖的剑压。 幸亏聂天武体强大,否则他此刻已经被直接压迫至死了。 “无耻!”聂天双瞳骤然一缩,暴怒低吼一声。 他当然知道,坤剑一定是被应长风做了手脚。 当初他和应龙枭一战的时候,曾经使用太古双魂,而应长风一直在暗中观战,知道他有太古双魂,并不奇怪。 甚至聂天觉得,应长风设计剑里乾坤,就是为了他的太古双魂! “聂天,在如此可怕的剑压之下,你还能撑多久呢?”远处高空之上,应长风一双眼睛炽热颤抖着,死死盯着聂天,阴沉地说道。 坤剑之中的咒力,正是他提前设下,就是针对聂天的太古双魂! “噗!”就在这个时候,聂天突然身躯颤抖一下,随即一口鲜血狂喷而出,一张脸变得煞白无比。 他感觉到,那股在他头顶的剑压,好似要把太古圣魂,生生地从他的体内剥离出去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