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六百七十三章 谁来搞笑 - 万古天帝

第三千六百七十三章 谁来搞笑

高空之上,聂天和桑辉强势对立,滚滚的气势激荡在虚空之中,引动烈烈罡风。 “这……”其他人看到这一幕,脸色不由得一变,纷纷倒吸凉气,说不出话来。 谁都没有想到,聂天竟真的要与桑辉一战。 “这个小子,实力虽然不强,勇气倒是不小,真的不怕死啊。”朱修望着高空之中的两人,嘴角扯动一下,喃喃笑道。 他对聂天不了解,但却非常了解桑辉,这家伙可不是什么良善之辈,出手从来都是狠辣决绝的。 聂天得罪了桑辉,已经是死人一个了。 一旁的苍南玉却是和朱修完全不同的神情,一张脸紧绷着,显然是非常紧张,很是担忧。 “区区一个圣徒而已,死了就死了,南尊大人何必在意呢。”朱修看了苍南玉一眼,淡淡笑道。 苍南玉却是叹息了一声,没有说话。 朱修哪里知道,此刻苍南玉担心的不是聂天,而是桑辉。 苍南玉可是亲眼见过,聂天一剑重创烈胜云。 他对聂天的实力,有十足的信心。 桑辉的实力不弱,但是比起烈胜云来,还是弱了一筹。 最关键的是,桑辉完全不了解聂天,一定会大意出手,在这种情况之下,聂天绝对可以一剑灭杀他。 如果聂天真的杀掉桑辉,那麻烦就大了。 桑辉再怎么张狂,毕竟是血魂门的人,而且从朱修对他的态度来看,身份还很不简单。 如果他死在了聂天手上,恐怕整个黑武殿都要遭殃。 想到这一点,苍南玉不禁更加紧张,全身的气息不禁开始涌动起来,已经做好了出手的准备。 “南尊,不要冲动嘛。”但是这个时候,朱修却是阴翳一笑,随即释放出一股气势,直接锁定苍南玉。 很明显,他不允许苍南玉插手桑辉和聂天的战斗。 苍南玉眉头一皱,额头上直接渗出了汗珠。 朱修却是完全不管他,一双眼睛释放着阴冷的光芒,远远地看着高空之中的两道身影。 高空之上,聂天平静而立,嘴角带着淡淡的笑意,一双眼睛毫无波澜。 “臭小子,你死定了!”桑辉目光如杀,暴吼一声,全身气势疯狂冲击着,搅动得四周天地都在颤抖着。 “出手吧,你只有一剑的机会。”聂天淡淡一笑,挑衅无比。 “作死!”他的话彻底让桑辉暴怒,后者厉吼一声,全身的气势骤然释放出来,身影瞬间动了,一步踏出,滚滚狂力在虚空之中凝聚,一道恐怖的掌影出现,如崩塌的山岳一般,向着聂天轰杀过去。 朱修看到这一幕,嘴角扯动一下,阴冷无比。 他似乎已经看到了,聂天被直接轰杀的场景。 其他人眼神一颤,神经紧绷着,眼睛都不敢眨一下,生怕错过了什么。 聂天凝立在虚空之中,好似狂风暴雨之中的一块磐石,纹丝不动。 他的眼神坚定无比,不见半点波动。 “轰!”就在空中的那道巨掌马上就要落下的时候,聂天嘴角微微扯动一下,随即全身的剑意轰然爆发,疯狂冲击开,顿时四周虚空轰然一颤,天地都好似要在这股巨力之下被生生撕裂一般。 “翁!”下一瞬间,无尽剑意在虚空之中凝聚成一道庞然剑影,如巨龙一般,在虚空之中发出一声激越的剑吟之声,穿云裂石,声动九天。 “这……”这一刻,众人感觉到高空之上传出的剑意波动,眼神骇然一颤,心中的震撼,完美地表现在了脸上。 谁都没有想到,聂天竟然能在一瞬之间,爆发出如此恐怖的剑意! “轰隆!”就在此时,剑影和巨掌对撞在了一起,虚空轰然一颤,狂暴无比的力量爆发出来,向着四面八方疯狂冲击,顿时狂浪滔天,滚滚如杀,可怕的力量肆虐起来,如万兽奔腾,要将天地都吞噬掉。 “嘭!”下一瞬间,那巨掌竟是无法承受剑影之力,在虚空之中轰然一颤,直接崩碎。 “不要!”桑辉顿时感觉到不妙,眼神骇然一颤,惊叫一声。 这一刻,他感觉到了最真切的死亡气息。 但是,一切都晚了。 剑影如龙,在虚空之中呼啸而过,直接将桑辉的身影淹没。 惊骇一幕,让所有人眼神一颤,随即直接愣住,齐齐石化。 现场一片死寂,无数双眼睛死死地盯着虚空,惊骇到了极致。 谁能想到,聂天竟然一剑轰杀了桑辉! “这……”朱修望着虚空之中,一双眼睛颤抖着,脸色却是完全呆滞的。 他做梦都没有想到,桑辉竟然会败在聂天的手上。 桑辉本身实力不强,但是他的父亲却是血魂门六大堂主之一,所以他的身份,极其尊贵。 他死在了黑武殿,他的父亲,岂会罢手! “糟了!”苍南玉双瞳骇然一缩,心头惊叫一声,一张脸都吓白了。 聂天还是没有忍住,直接把桑辉轰杀了。 如此一来,黑武殿就真的摊上大麻烦了。 “我……”就在这个时候,虚空之中剑意狂浪渐渐消散,一道惊恐而尖厉的声音响起,随即一道身影出现在了众人的面前,竟是桑辉! “辉少!”朱修看到桑辉的身影,眼神一颤,惊叫一声,快要喜极而泣了。 桑辉竟然没死,这让他顿时有一种从地狱到天堂的感觉。 如果桑辉死了,遭殃的可不只是黑武殿,就连他这个长老,也要跟着受牵连。 此刻他看到桑辉还活着,岂能不高兴。 “没,没死?”苍南玉看到桑辉还活着,一双眼睛颤抖着,声音也是颤抖着,整个人都快要跳起来了。 其他人也都愣住了,没想到桑辉竟然还活着。 被那道剑影正面击中,桑辉竟然没死,简直就是奇迹。 “辉少,现在我问你,到底谁是来搞笑的?”这个时候,聂天开口了,淡淡一笑,平淡之中带着极其浓烈的挑衅和讽刺。 桑辉之所以没死,并不是因为他武体强大,而是因为聂天手下留情了。 若是不然,桑辉就算有十条命,此时也死得透透的了。 “臭小子,你—该—死!”桑辉眼神骤然一颤,看向聂天的目光涌出无尽杀机,狂吼一声,好似一头暴戾的凶兽。 但是,他的身影却一动未动,因为他怕,他知道他不是聂天的对手。 “白痴!”聂天看着桑辉,冷冷一笑,懒得理他,直接转身离开。 “朱修,快给本少宰了这小子!”桑辉双瞳之中迸射着怒火,突然看向下方的朱修,癫狂大吼。 朱修先是一愣,随即反应过来,脸色微微一变,顿时目光锁定聂天,杀机毕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