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六百七十九章 你死定了 - 万古天帝

第三千六百七十九章 你死定了

聂天听到东方亭的话,一张脸阴沉到了极点,嘴角扯动一抹冷冽的弧度,眼神肃杀地盯着东方亭。 他知道,东方亭身份非同小可。 但是此刻,东方亭已经触碰到了他的底线,如果东方亭敢再进一步,那他绝对不会客气! “小丫头,你躲什么吗?你没听到本公子的话吗?你现在是本公子的了。”东方亭竟是完全无视聂天,一双眼睛淫芒闪烁,一直盯着蓝竹盈,冷冷开口,低沉之中带着不加掩饰的威胁之意。 “小娘皮,能被东方大哥看上,这是你八辈子修来的福分,你难道不珍惜吗?”而在此时,桑辉的身影落下,眼神阴翳无比,盯着蓝竹盈说道。 “你们滚!”蓝竹盈美眸闪烁着,眼角分明涌动着湿润,娇声低喝。 “嘿嘿,小丫头性子够烈,本公子喜欢。”东方亭看着蓝竹盈,嘿嘿一笑,眼中的淫荡更为浓烈。 而在此时,周围其他人纷纷被聂天所在血魂台上的一幕吸引,很多人认出了东方亭,不禁低声议论起来。 “这几个家伙真是够倒霉的,竟然被东方亭盯上了。” “听说东方亭是个变态,一旦盯上某个女的,要的可不仅仅是巫山之欢,还有更刺激的事情呢。” “这女的是逃不掉了,估计她身边的那两个家伙,也要跟着倒霉。” 东方亭名声在外,不仅血魂门的怕他,就连整个阴界的人,都很忌惮他。 此时,众人看向聂天等人的目光,满满地写着两个字:同情! “我看你们两个,倒是挺合适。”就在这个时候,一道不和谐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随即一道银发身影站了出来,目光如杀地盯着东方亭和桑辉。 “嗯?”直到这个时候,东方亭才算察觉到聂天的存在,眉头皱了一下,眼中闪过一抹森寒杀机,冷冷看着聂天说道:“臭小子,你说什么?” “我说,你们很合适!”聂天嘴角扯动一下,随即竟是身影直接动了,一步踏出,在空中闪烁了一下,瞬间来到东方亭和桑辉的身边。 血魂台方圆不过百米,东方亭和桑辉两人本来就跟聂天离得很近。 聂天突然一动,直接将距离缩短到数米之远。 “臭小子,你想干什么?”东方亭被突如其来的一幕惊得一愣,随即惊叫一声。 “帮你们拜个堂吧。”聂天冷冷一笑,两只手突然伸出,如铁钳一般,直接扣住了东方亭和桑辉的脖子。 “你……” “臭小……” 两人脸色直接涨红起来,想要开口说话,却怎么也说不出来。 “这……”众人看着血魂台上,眼神骇然一颤,齐齐惊叫一声。 谁能想到,聂天竟然在一瞬之间,制住了东方亭和桑辉。 如此诡异的一幕,实在是匪夷所思。 “一拜天地,二拜我,夫妻对拜。”聂天不管其他,直接大喊出来,双手用力,让东方亭和桑辉当着众人的面,“拜堂成亲”了! 东方亭和桑辉两人眼睛瞪得很大,几乎要把眼珠子都瞪出来,两张脸惊恐到极致,却是说不出半点声音。 “现在,你们可以洞房了!”而在下一刻,聂天冷冷一笑,双手微微用力,东方亭和桑辉两人身上的衣服,直接崩碎了。 “这……”惊骇诡异又喜感的一幕,让所有人眼神一颤,纷纷倒吸一口凉气,不知该怎么表达内心的感受了。 谁能想到,聂天竟然以这种方式,羞辱东方亭和桑辉。 不得不说,真的是太让人解气了! “臭小子,你死定了!”东方亭望着众人的反应,全身的血肉都快要沸腾起来,用尽全部力气,沉沉低吼。 “你敢再多说半个字,我现在就宰了你!”聂天目光猛然一沉,如利刃一般刺在东方亭的身上,冷冷说道。 “……”东方亭眼神一颤,感觉到聂天眼中的杀意,吓得嘴巴张得老大,却是发不出半点声音。 桑辉则是一脸呆滞着,整个人都快要窒息了。 众人望着聂天,已经不知道该怎么表现心中的震惊之意。 聂天实在是太凶悍了,竟然如此羞辱东方亭。 要知道,东方亭可是血魂门副门主之子啊! 众人太关注事情本身,甚至都没有察觉到,聂天只有天韵八重修为。 而接下来,又是让众人意想不到的一幕发生了。 “滚!”聂天竟是突然双手一松,直接将东方亭和桑辉放开了。 人群眼神一颤,神情再一次僵住。 聂天以之中方式羞辱东方亭,居然还敢将后者放了,这不是在找死吗? 以东方亭的身份,随便找一名血魂门的强者,都能直接灭杀聂天。 “混蛋!”这个时候,东方亭突然脱困,顿时整个人如狂兽一般,狂暴怒吼出来,一双眼睛赤红充血,全身好似燃烧着无尽的火焰一般。 他东方亭从小到大,都是被人捧着敬着,什么时候受过这种羞辱。 聂天的所作所为,简直要将他逼疯了! 但是一旁的桑辉,却是呆呆地看着聂天,愣了好一会儿,一点动静都没有。 他和聂天交过手,深知聂天的强大,所以不敢出手。 “我说,滚!”而在此时,聂天突然踏出一步,低吼一声,全身涌起一股狂暴冲天的剑势,如山崩一般爆发出来,狂暴咆哮。 “嘭!嘭!”下一瞬间,东方亭和桑辉还没来得及做出半点反应,直接被冲击得倒飞出去,在虚空之中留下一道血淋淋的轨迹。 东方亭的实力虽强,但是在近距离之下,对上聂天,完全没有优势。 否则的话,他也不会被聂天直接控制住。 “混蛋王八蛋,你死定了!”东方亭在半空之中稳住身影,全身火焰冲天,邪火如万魔一般,在虚空之中翻滚咆哮,顿时天地之间激荡起可怕的火焰,如同火海一般。 东方亭此时彻底暴怒,怒火攻心,神识都快要错乱了。 今天如果他不能杀掉聂天,心头的一团怒火,几乎能把他活活焚死。 “血脉之力?”聂天冷冷站在血魂台之上,目光微微一凝,嘴角扯动起一抹淡淡的笑意,不见丝毫惊惧。 区区的一个东方亭,就算是使用血脉之力,也威胁不到聂天。 刚才的羞辱,只是警告而已,让东方亭铭记:蓝竹盈碰不得! 但接下来,如果东方亭真的要死战,聂天可不会手下留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