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七百五十八章 杀父仇人 - 万古天帝

第三千七百五十八章 杀父仇人

黑暗聂天,魔夜! 聂天看到那高空之上的黑暗身影,双瞳骤然一缩,一张脸上,涌动着森寒杀意。 他万万没有想到,竟然会在这里遇到魔夜。 之前他以为,会遇到烈焰九锋,没想到魔夜先出现了。 “聂天,你能活到现在,真是一个奇迹啊。”魔夜一脸阴沉,一双眼睛透着森寒的气息,眼角周围,涌动着数道黑暗符文,让他整个人看起来更加黑暗阴森,邪异无比,同时也让他的容貌跟聂天有了一些细微的差别。 不过即便如此,冥皇和魔剑等人,还是一眼看出,魔夜有着和聂天一致的容貌。 魔剑和童氏兄妹,一脸惊讶,没想到居然会突然出现一名跟聂天容貌一致的家伙。 倒是冥皇,显得很平静,似乎已经看穿了什么。 他在魔夜的身上,感知到了跟聂天相似的气息,只是魔夜整个人的气息,比聂天更加黑暗,透着一股扑面而来的煞气。 “我能活到现在,也是拜你所赐啊。”聂天目光低沉,冷冷回应,一双眼睛透着肃杀之意。 当初在血魂门,他先是被血魂老祖打成重伤,算是救了魔夜,但是魔夜反噬血魂老祖之后,竟然直接对他下杀手,幸亏生死一刻,若雨千叶和雪儿破关而出,这才救下他的性命。 而魔夜,打着救人的名义,却在他的体内留下暗力,实实在在地阴了他一手。 正是因为这样,他体内来自神魔逆纹的压迫,才会变得非常强,让他几乎无法承受。 为了对抗神魔逆纹的压迫,聂天顺着昊天五劫图的指引,来到了五冥圣界。 令他意外的是,魔夜竟也来到了五冥圣界! “难道,他也是为了昊天五劫而来?”下一刻,聂天突然想到什么,眼神一颤,脸色顿时变了。 除了星辰元石之外,魔夜几乎从他的身上继承了所有的力量,包括昊天之心,甚至包括九极混沌兽。 若是没有九极混沌兽,魔夜也不可能反噬血魂老祖。 此时的魔夜,已经是一个极其变态的存在,他的体内,不仅有黑暗的昊天之心,而且有血魂老祖的三魂玄心。 他可能是武道世界之中,唯一一个同时融合了两个天地之心的人! 虽然,更为确切地说,魔夜的黑暗昊天之心,并非是真正的昊天之心,但他的确拥有了双心的力量。 他体内黑暗昊天之心,甚至有可能比聂天体内的真正昊天之心,更强! “哼哼。”魔夜冷冷一笑,一双如杀的眼睛盯着聂天,说道:“聂天,不管怎样,的确是我救了你。而且当日的一战,如果没有其他人插手,你已经死了,不是吗?” 聂天一脸阴沉,没有说话。 在血魂之路的最后一战,不管他怎么解释,的确是他输了。 更为确切地说,聂天是输在了血魂老祖和魔夜两人的手上。 聂天重生以来,经历过无数次的恶战大战,但是最终能将他重创到身死魂不灭的地步,魔夜是第一人。 之前的时候,他曾无数次的对战比自己强的人,最后的结果,都是他能够接受的。 而他此生败得最惨的一次,竟然是败在了“自己”的手上,现在想来,还真是有些可笑啊。 “聂天,我早就知道,一定会在这里遇到你,所以我特地带了一个人来见你,算是给你一个惊喜。”这个时候,魔夜冷冷一笑,眼神变得极其玩味。 “嗯?”聂天目光一凝,魔夜此时的表情,让他顿时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蓝竹盈,出来吧。”魔夜阴险一笑,淡淡开口,随即两道身影出现,其中一人,正是蓝竹盈。 “蓝竹盈!”聂天再次看到蓝竹盈,脸色不由得一变,他在后者的身上,感知到了一股异样的气息。 “聂天,是你!”蓝竹盈看到聂天,一双美眸骤然一缩,竟是闪烁出冰冷的杀机,原本精致的俏脸瞬间变得狰狞可怖,好似要吃人,就像聂天是她的至极仇人一样。 “蓝竹盈,你怎么了?”聂天眉头一皱,眼中诱惑和惊讶加剧。 他哪里会想到,再次见到蓝竹盈,竟然会是眼前这副样子。 之前的时候,聂天等人离开血魂之路,而为了破除蓝竹盈体内的极乐烙印,让她暂时留在了魔夜的身边。 魔夜答应,一旦破除蓝竹盈的极乐烙印,就会放她离开。 但是眼前,显然不是这样。 魔夜一定对蓝竹盈做了什么! “杀父之仇,不共戴天!聂天,我要你的命!”蓝竹盈冷眸一颤,低喝一声,随即全身气势狂涌起来,竟是身影一动,碧海映月凌空斩出,直直地轰杀聂天。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聂天脸色一变,惊讶一声。 他什么时候成了蓝竹盈的杀父仇人了? “轰!”下一瞬间,聂天一步踏出,全身剑势升腾而起,如巨龙冲天,强势挡下蓝竹盈的一剑。 “嘭!”虚空之中,一声闷响传出,蓝竹盈受到剑势冲击,直接倒飞出去,狂退数千米之外,这才稳住身体。 不过聂天显然没有释放全力,他当然不会伤害蓝竹盈。 “可恶!”蓝竹盈身形稳住,娇喝一声,周身剑势变得更加狂暴,想要继续出手。 她的一双眼睛腥红透杀,整个人显得异常狂暴。 “住手。”但在此时,魔夜的声音响起,非常平淡,却是透着一股不可违逆的霸道。 蓝竹盈双眸一颤,眼神非常不甘,但是却不敢违逆魔夜,全身气势散去,向着魔夜微微躬身,恭敬道:“是,主人。” “主人?”聂天听到这个称呼,双目骤然一沉,猛然转身,一双眼睛如利刃一般,死死盯在魔夜的身上,字字含杀地说道:“魔夜,你到底对她,做了什么?” 自从蓝竹盈出现,她身上的一切,都看起来非常怪异。 先是直接说聂天是她的杀父仇人,然后又称呼魔夜为主人,这显然有问题! “哼哼。”魔夜看着几近暴走的聂天,冷冷一笑,说道:“不要紧张,我只是在她的神识之中,放入了一些有趣的记忆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