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七百八十八章 你很嚣张 - 万古天帝

第三千七百八十八章 你很嚣张

看到万恶圣子的一瞬,聂天双瞳骤然一缩,惊讶无比。 他万万没有想到,万恶圣子竟然还活着! 他记得非常清楚,亲手挖出了万恶圣子的心脏,后者怎么可能还活着? 心脏是人的核心之一,就算是圣境武者,失去心脏之后,武体也不可能存活。 万恶圣子被挖去心脏,到底是怎么活下来的。 此时聂天终于明白了万恶邪心的惊喜是什么了,就是万恶圣子。 “小子,再次看到本圣子,你觉得很惊讶吗?”万恶圣子一双眼睛低沉如杀,冷冷看着聂天,如毒狼一般,好似要吃人。 “刚才有些惊讶,但是现在不惊讶了。”聂天淡淡一笑,说道:“像你这种没心没肺的人,没了心脏也能活,也没有什么奇怪。” “你找死!”万恶圣子听到聂天的话,顿时狂怒,低吼一声,全身气势汹涌起来,激荡无比,如山崩海啸一般。 看他的架势,是要对聂天直接出手了。 聂天嘴角扯动一抹冷笑,沉沉说道:“来吧,我能杀你一次,一样能杀你第二次。” “是吗?”万恶圣子阴森无比,手中直接出现了死神镰刀,顿时四周虚空之中充斥着极其可怕的死神杀气,令人窒息。 “轰!”但就在此时,万恶圣子还没来得及出手,虚空却是轰然一颤,随即一股可怕的力量破空而出,在空中化作一道掌影,轰杀聂天。 “嗯?”突然而来的强悍攻击,让聂天眉头微微一皱,随即猛然转身,同样一掌轰出,掌影如猛兽一般,凶猛扑出。 “嘭!”下一瞬间,两道掌影对撞在一起,虚空轰然一颤,无尽气浪激荡开,滚滚狂暴。 聂天身影如山,纹丝不动,他抬头看向虚空之中,目光所及之处,一道黑衣身影屹立在那,冰冷肃杀,脸上带着极其玩味的笑意。 “那是什么人?”人群看到那道身影,目光不由得一滞,齐齐惊叫一声。 这人突然来到,直接向聂天出手,让人非常惊讶。 “云空垂!”万恶圣子看到那人,脸色顿时一沉,很是惊讶。 “师弟,就是这小子打败你的吧。”而在此时,那道身影开口了,嘴角带着一丝笑意,沉沉说道:“既然你已经败在他手里一次,不如这次就让师兄我出手吧。” “云空垂,你这是什么意思?”听到云空垂的话,万恶圣子顿时怒了,低喝一声。 云空垂当众这么说,分明就是想让他难看! “哼哼。”云空垂冷笑两声,随即目光扫过在场众人,高声说道:“我是云空垂,万恶天首席大弟子。我的师弟败在了这名银发剑者的手上,我这个做师兄的,替他出头,有什么不对吗?” 众人听到云空垂的话,不由得脸色变了,纷纷议论起来。 “原来他是万恶圣子的师兄,万恶天的首席大弟子,怪不得实力这么可怕。” “师兄为师弟报仇,倒是情有可原。” “这个云空垂既然是万恶圣子的师兄,他的实力应该不在万恶圣子之下吧。不知道为什么他没有成为万恶天的圣子。” 众人说着,看向万恶圣子的眼神都变了,似乎在为云空垂鸣不平。 万恶圣子目光低沉如杀,一张脸阴沉得几乎滴血。 云空垂当众这么说,分明就是想让他出丑! 他和云空垂之间,虽然是师兄弟,但是却没有半点兄弟之情,有的只是互相的竞争和怨恨。 他虽然是万恶圣子,但是云空垂却是万恶天首席大弟子,而且是万恶天大长老的孙子。 万恶圣子和万恶天首席大弟子,两人之间有着直接的竞争。 当初云空垂也曾是万恶圣子的最佳人选,但是因为一些特殊的规矩,让他错失圣子之位,同时也错失了万恶邪心。 对于此事,云空垂一直耿耿于怀。 但是万恶天,规矩就是规矩,就算他再不服,他不可能取代万恶圣子。 不过他和万恶圣子之间的竞争,却是越来越激烈。 一个圣子,一个大弟子,所竞争的正是万恶天年轻一辈第一人之名。 甚至在万恶天有传言,云空垂极有可能成为下一任万恶之主。 这正是万恶圣子所在意的,如果他这个圣子无法成为万恶之主,那无异于是一个笑话。 在这种情况下,云空垂强势来到,自称是他万恶圣子的师兄,为他出头,不是打压他,又是什么! “师弟,你的脸色不太好,还是在一旁看着,这个银毛小子,交给师兄就行。”云空垂远远看着万恶圣子,玩味笑道。 “云空垂,你只是万恶天的一名弟子,以后请叫我圣子殿下!”万恶圣子一双眼睛怒火喷涌,几乎是低吼着叫道。 “圣子殿下好大的脾气啊。”云空垂冷笑一声,随即不再理会万恶圣子,而是一步踏出,强势落下,如毒的双眼死死盯着聂天,冷蔑笑道:“小子,万恶天的圣子你都敢杀,本公子真是佩服你啊。” “你很嚣张,这很好。”聂天笑了一声,说道:“我喜欢杀嚣张的人。” “是吗?”云空垂眉头一挑,笑道:“你这么说话,可是比本公子嚣张多了。” “出手吧。”聂天嘴角扯动一抹冷冽,不再废话,直接说道。 “好!”云空垂低喝一声,随即全身气势疯狂释放出来,一股股浩荡的力量,激荡在虚空之中,好似连天地都要俯首一般。 “天义一重圣君,难怪这么嚣张。”聂天淡淡一笑,眼中浮现的不是畏惧,而是冷蔑。 “云腾万里,一剑杀!”下一刻,云空垂低喝一声,手中出现一把细细的长剑,一剑刺杀而出,剑意极细,却是凌厉到极致,破裂虚空,袭杀聂天。 聂天目光微微一凝,嘴角扯动,昊天剑在手,昊天之魂一瞬之间开启,全身的剑势暴涨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程度。 “唰!”随即,聂天直接出手,昊天剑在虚空之中划过,四周时空为之一颤,好似要碎裂一般。 下一瞬间,两道剑影交错而过,虚空之中剑光一闪,随即一片鲜血淋淋之中,一道身影倒飞而出,在空中留下一道血色轨迹。 “嘶—!”人群看到这一幕,纷纷倒吸一口凉气,神情瞬间僵滞,现场一片死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