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八百一十九章 牧家大亲 - 万古天帝

第三千八百一十九章 牧家大亲

“说话!”聂天目光冰冷肃杀,盯着那人,冷冷开口。“ 我,我错了。”那人眼神一颤,赶紧说道:“刚才的事情没有发生,什么都没有发生,我什么都没做,什么都没有看到。” 聂天嘴角扯动一抹淡淡弧度,手上用力松弛下来,笑道:“牧家的武者,还真是有骨气啊。”“ 多谢,多谢大人不杀之恩。”那人感觉到脖子放松下来,惊骇的脸色稍稍恢复,一边说着,一边下意识地后退,根本不敢靠近聂天。此 时,聂天对于他来说,简直就是魔鬼一般。 “这就对了嘛。”聂天笑了一声,直接转身,不再去理会那人。而 在此时,四周众人看向聂天的眼神,变得十分怪异,眼神颤抖着,想要说什么,却是说不出来。他 们显然没有想到,聂天竟然如此凶悍,连牧家的武者都不放在眼里。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如此羞辱牧家的武者,聂天真的触犯了九变城的大忌。但 是聂天,却是一副完全不在乎的样子,好像牧家对他而言,根本就是不不值得一提的存在。 确实,聂天没有把牧家放在眼里。在 经历了这么多之后,一个中级圣界小城的家族,的确让他感觉不到任何威胁了。那 人看着聂天,眼神之中透着浓烈的忌惮之意,再不敢有半点冒犯。 一场风波,就此结束,让所有人都预料不到。接 着,聂天等人继续向着牧府前进。不 大一会儿,他们便来到了牧府之外。 不过,他们并没有进入牧府,而是在府门外等着。 聂天没能进入牧府,不由得脸色有些不悦,一脸低沉之意。 而在此时,牧府之中走出一名青衣老者。那 老者目光扫过众人,朗声说道:“诸位,请你们在这里等着,稍安勿躁,大小姐正在梳妆,很快就出来。” 说完之后,那老者就直接转身回府去了。聂 天这个时候才明白过来,原来这些陪嫁的侍女们,连进入牧府的资格都没有,只能在外面等着,等下跟牧家大小姐一起,嫁入叶家。这 些陪嫁侍从,几乎是把生命都给了牧家,然而却连进入牧府的资格都没有,想想还真是可笑。 聂天倒是无所谓,在外面等着就等着吧。接 下来,大概一个小时之后,牧府之中终于有了动静。 先是八名红衣武者出现,整整齐齐地守在大门之外。聂 天目光扫过这八名武者,每一个都有着天谕五重的修为。这 样的实力,虽然不算太强,但是在这个小小的九变城中,已经是非常可怕的强者了。牧 家出动八名天谕五重武者作为护亲之人,可见他们对这门大亲的重视。接 着片刻之后,一个装饰得极其奢华的花轿出现,由四名天谕九重圣师抬着,缓缓地走出了牧府。 花轿抬出,顿时四周的人群都沸腾了。 “牧家大小姐出来了,这阵势阵势好气派啊。” “谁说不是呢,这可是牧家和叶家和联姻,对于整个九变城来说,意义非凡啊。”“ 两大家族联姻,这可是我们九变城的大事啊。”众 人纷纷议论着,都是显得非常兴奋,简直比自家娶媳嫁女还要开心。九 变城一直都是三大家族鼎足而立,现在牧家和叶家联姻,这势必将打破现在的平衡,所以以后的九变城,极有可能因为这一次的联姻,而彻底改变。接 着,牧府之中走出足足数千米武者,将那些陪嫁侍从迎了过来,带着她们,跟在花轿之后。 而聂天这些人,则是完全成了摆设,被无情甩到一边。片 刻之后,整个送亲的队伍,在无数人的簇拥之下,开始浩浩荡荡的行进,向着叶家而去。 “聂天大哥,我姐姐跟着他们走了,怎么办啊?”牧晨跟着聂天身边,看到牧雨被人带走,显得非常着急。“ 放心,我不会让你姐姐出事的。”聂天淡淡一笑,示意牧晨不要慌张。 牧雨现在跟着沐家的送亲队伍,还算安全。 聂天并不想在这个时候出手,他只需要跟着送亲队伍,见机行事就行了。如 果实在不行,他就直接出手,把牧雨带走就行了。而 现在,他更加好奇,牧家和叶家的联姻,将会如何进行下去。 聂天带着牧晨,稳稳地跟在送亲队伍之后。“ 少爷,就是这个小子!”这个时候,一道低沉如杀的声音响起,随即一道身影出现在了聂天的面前。“ 是你?”聂天看到那人,不由得笑了一声,显得有些惊讶。眼 前的这人,正是之前差点死在他手上的牧家武者。没 想到,这个家伙还不死心,竟然带着其他人,找聂天算账来了。这 人的背后,站着一名蓝发青年,五官俊秀,英气逼人,只是那一双眼睛,却是阴沉森寒,正在死死盯着聂天。 “小子,是你对牧家武者出手的?”蓝发青年冷冷开口,眼中涌动着凌然杀意。 “是我。”聂天并不否认,而是笑了一声。“ 在九变城对牧家武者出手,这是大忌。”蓝发青年一脸阴森,目光之中的杀意,变得更加明显。“ 你要杀我吗?”聂天再次一笑,平淡的反应,让他显得非常挑衅。 “你说呢?”蓝发青年低喝一声,全身气势直接释放,冲击在虚空之中,顿时在空间之中爆发出一道轰鸣之声。“ 不要冲动,否则你会后悔的。”聂天眉头挑动一下,淡淡一笑。 这蓝发青年的实力不弱,已经达到了天谕三重。以 他的年纪,有如此实力,实属不易,算得上是难得的武道天才了。但 是很可惜,这样的实力在聂天面前,完全不值一提。“ 是吗?”蓝发青年感受到聂天的轻蔑,顿时低吼一声,随即竟是要直接出手。但 是在这一刻,他却突然感觉到,一股庞然的剑意压迫着他,竟让他完全无法释放力量。“ 怎么可能?”诡异一幕,让蓝发青年惊叫一声,看向聂天的眼神,骤然一颤。 聂天淡淡一笑,刚想说什么,却是突然脸色一变,好似发现了什么。 “轰!”下一瞬间,虚空之中突然响起一道轰鸣,随即一道身影如火焰一般出现,竟是撕裂虚空而至,如坠落的流星一般,直直地向着牧家大小姐的花轿冲了过去。“ 劫亲?”聂天看到这一幕,目光一颤,心头惊叫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