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八百二十一章 三玄龙焱 - 万古天帝

第三千八百二十一章 三玄龙焱

聂天看到火焰之下的惨烈一幕,一双眼睛微微颤抖,脸色低沉无比。 如果不是他一剑斩出,稍稍挡下了火焰之网的攻势,那几十名牧家武者,必然全部惨死。不 过就算是这样,几十名牧家武者也死得只剩下几个。 “这……”那侥幸活下来的几个人,眼神颤抖着,惊骇无比地看着高空之上的武者,显然是被吓到了,身形都在不自主地后退。“ 你们下去救人,这家伙交给我!”聂天一步踏出,转身看了那几名牧家武者一眼,冷冷低吼道。“ 是,是!”那几人先是一愣,随即狂点头。 他们不知道聂天是谁,却是被后者的气势所震,不敢违逆。聂 天冷立空中,深吸一口气,身躯之外星辰之力狂涌,强行支撑着遮天图腾。 “轰轰轰……”而在低空下,火焰之海翻腾不已,一道道火焰气浪如万魔狂舞,不停地冲击遮天图腾。聂 天额头之上渗出豆大的汗珠,已经显露出疲惫之态。他 毕竟实力不强,想要长久地维持遮天图腾,根本不可能。“ 阁下,这里不关你的事,你还是不要多管闲事的好。”而在此时,那高空之上的人开口了,冰冷之中带着肃杀和冷漠,沉沉说道。“ 如果我非要管呢?”聂天目光低沉如杀,冷冷回应。“ 我以为你是聪明人,可惜你跟他们一样蠢,都该死!”那人目光微微一沉,眼神之中透出杀机,冷然开口,随即虚空之上的火焰气息加重,四周空间的温度骤然升高,周围数十万米之内,好似熔炉一般。 聂天感受到虚空之中的炽烈气息,不禁眉头皱起,以他武体之强悍,此时都感受到了极其强烈的炙烤,整个人好似要燃烧起来一般。不 得不说,他太小看对方了。 “你视生命如草芥,才是真的蠢!”聂天目光骤然一沉,低吼一声,身影瞬间动了,全身剑意疯狂涌出,身躯之外出现一道隐隐的剑影,庞然无比,竟有数万米之巨,直接向着高空之上的那人冲击过去。 “既然你找死,那我就成全你!”高空之上,黑衣武者冷冷开口,他感受到了扑面而来的强烈杀机,但是却丝毫不惧。“ 轰!”下一瞬间,他手掌拍出,顿时无尽的火焰汹涌而出,虚空为之一沉,好似要崩塌一般,随即一片火海出现,一道道喷涌的火焰风暴,好似巨蛇在翻滚,狂暴的气息,焚噬天地。聂 天人在半空之中,纵然开启火极炎天战甲,也挡不住火海的攻势。 “滋滋滋……”在火焰之意的狂冲之下,他身躯之外的战甲竟是在一点一点地被撕裂,接着那火焰气息涌入他身体之中,硬生生地撕开了他的血肉。 “这火焰,好诡异!”聂天强忍着剧痛之感,心中惊讶不已,但是眼神却依旧凌厉,而且没有丝毫后退,继续向着那人冲击过去。“ 聂天,这是鬼族的三玄龙焱,非同小可!”这个时候,小肥猫的声音响起,提醒聂天。“ 嗯。”聂天沉沉点头,但是身影却是依旧向着高空冲了过去。 “小子,你敢硬抗三玄龙焱,简直找死!”高空之上的黑衣人看到聂天冲了过来,一双眼睛透出肃杀之意,森然开口。“ 给我死吧!”随即,他厉喝一声,顿时虚空之中的火焰凝聚在一起,形成一片火海,然后一头狂暴的火焰巨蛇冲了出来,压迫得虚空发出一声哀鸣,随即轰向聂天。聂 天感受到头顶之上传来的炽烈杀机,目光微微一沉,接着体内九道龙脉疯狂运转,虚空之中竟是响起了一道低沉的龙吟之声。 这是他在融合了祖龙纹耀之后,第一次使用祖龙之气,那狂暴而霸道的祖龙之气,将他全身的气势,催动到一个极致的地步。“ 轰轰轰……”虚空之中,龙气狂涌,如万道狂浪一般,冲击得虚空轰鸣不已。 “杀!”聂天目光如炬,死死地盯着那名黑衣武者,低沉怒吼一声,顿时无尽龙气之中,一头庞然的龙影浮现,直接翻滚而出,让四周空间都跟着震颤起来。 “嗯?”那人看到这一幕,显然是被震惊到了,忍不住惊叫一声,双目微微一颤,第一次显露出了忌惮之意。 他无法想象,聂天竟然能够释放出如此可怕的力量。“ 轰隆!嘭嘭嘭……”下一瞬间,火焰巨蛇和庞然龙影对撞在一起,虚空之中爆发出炸裂的碰撞之声,随即狂力激荡开,肆虐在空间之中。 “轰轰轰……”“ 嗤嗤嗤……”随 即,两股力量疯狂冲击,互相碰撞,吞噬,绞杀,虚空之中混乱一片。聂 天和黑衣武者的身影,瞬间被狂力淹没,完全看不到踪影。而 下方的火焰之海和遮天图腾,几乎同时崩碎,化作巨大的力量波动,横扫地面。 大地之上,掀起一层数十米之高的土浪,一些实力稍弱的人,直接被席卷吞噬。许 久之后,高空之上的狂力散去,两道身影出现,屹立在那,一者似剑,一者似火。这 两道身影,正是聂天和那名黑衣武者。此 时的聂天,全身鲜血淋淋,身上遍布着一道道骇人的血口,呈现出焦黑之色。反 观黑衣武者,却是并没有受太重的伤,身上只是有一些小的伤口,并不致命。 但是他的脸色,却是极其阴沉,就会要滴血了。 而在地面之上,土浪散去,血腥淋淋,尸横一片。“ 你,毁了我的阵法!”这个时候,那名黑衣武者看着聂天,突然暴戾地怒吼一声,一双眼睛低沉如杀,凶狠无比,简直是要吃人了。他 显然没有想到,聂天竟然看到了阵法阵眼所在,在和他强势对拼的时候,直接毁掉了阵法。聂 天正是为了毁掉大阵,才不惜冒着风险,强势硬憾黑衣武者。最 终,他在身受重伤之后,成功毁掉了大阵。“ 你用这大阵杀了这么多人,心中就没有一点悔恨吗?”聂天目光低沉,冷冷斥问。“ 悔恨?”黑衣武者冷笑一声,好似听到一个笑话一样,然后目光一转,锁定在了地面之上的花轿上,沉沉说道:“只要能和她在一起,杀再多人,我也不在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