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八百二十三章 卑鄙小人 - 万古天帝

第三千八百二十三章 卑鄙小人

“叶无夜!”君剑刑猛然转身,看到叶无夜的身影,低沉喊出对方的名字,黑暗的双瞳之中,透出极冷肃杀之芒。 叶无夜正是叶家三少爷,牧雪妍即将要嫁之人,君剑刑看到此人,岂能不怒,岂能不杀!“ 君剑刑,我们终于又见面了。”叶无夜却是显得很平静,阴冷的目光之中涌动着玩味之意,阴翳笑道:“上次一别之后,你的实力,并没有提升啊。” 聂天看到这一幕,嘴角不由得扯动一下,看来君剑刑和叶无夜两人早就认识,而且还非常熟悉。“ 杀你这个卑鄙小人,足够了!”君剑刑低沉怒吼一声,全身的火焰气息涌动着,好似狂兽一般,极其狂暴。 “是吗?”叶无夜冷笑一声,随即直接一步踏出,身躯之外一股恐怖的气势升腾起来,如冲天的狂浪一般,激荡虚空之中。“ 天义圣君!”君剑刑眼神骇然一颤,惊叫一声,显然是震惊不小。他 没有想到,此时的叶无夜,竟然已经是天义圣君强者了。不 过下一刻,他就冷静下来,嘴角扯动一抹冷厉之色,说道:“圣夜玉髓的力量,果然强大。”阴 冷之中透着愤怒,愤怒之中透着肃杀,肃杀之中透着决然! “哼哼。”叶无夜看着君剑刑,不由得冷笑起来,说道:“这都是多亏了你,如果不是你,本少爷也得不到圣夜玉髓啊。” “卑鄙小人!”君剑刑黑暗的双瞳骤然一缩,直接暴吼起来,指着叶无夜说道:“果然是你搞的鬼!”“ 轰!”这一刻,他全身的火焰空前爆发,一股股火焰气浪冲击虚空,让他四周的天地都跟着燃烧起来。“ 君剑刑,圣夜玉髓是学院的圣物,你擅自偷取,我向学院报告,这可是在行正义之事,为学院除害。”叶无夜一脸阴冷,一双眼睛闪烁着冷冽之芒。“ 王八蛋!”君剑刑再次低吼,全身的火焰之势更大,好似狂怒之下的凶兽一般。“ 叶无夜,一切都是你的阴谋!”而在此时,地面之上的花轿之中,一道娇喝之声响起,随即一道凤冠霞帔的红衣身影破轿而出,冷冽如一柄利刃,站立在虚空之中。 这道身影,五官精致,容貌秀美,倾城之姿,正是牧家大小姐,牧雪妍! “雪妍!”君剑刑看到牧雪妍出现,双目骤然一颤,惊喜一声。“ 牧雪妍,你现在才明白过来,不是觉得太晚了吗?”叶无夜却是转身看向牧雪妍,一张脸冰冷低沉,说道:“你马上就是我叶无夜的女人了,还是乖乖地做我叶家的三少奶奶吧。”“ 你做梦!”牧雪妍低吼一声,美眸如雪,颤抖不已,说道:“当初我重病,是你让君剑刑去偷学院的圣夜玉髓,等到他偷到了圣夜玉髓,是你借为我治病的为名,从他手上骗走了圣夜玉髓。”“ 然后又是你,向学院告发,导致他被学院除名,永远不得踏足学院半步。” “一切,都是你在背后搞鬼,都是你的阴谋!” 牧雪妍突然想明白一切,一双美眸颤抖不已,全身的怒意在迸发,整个人如火山一般,下一刻就要彻底爆发出来。她 跟叶无夜和君剑刑,原本都是圣罗学院的弟子,而且三人同在一个老师的门下,是同门师兄弟师兄妹。 在数月之前,牧雪妍突然得了一种怪病,身上不停地出现一道道黑色符文。叶 无夜告诉君剑刑,只有圣罗学院的圣物圣夜玉髓,才能救牧雪妍。为 了救牧雪妍,君剑刑铤而走险,偷走了圣夜玉髓,然后把玉髓交给叶无夜,让后者去救牧雪妍。 原本,君剑刑打算等牧雪妍好转之后,便向学院自首,坦诚过错,承担一切后果。但 他没有想到,学院的人竟然很快就找到了他,并且将他逐出了学院,此生再不能踏足学院半步。 在那个时候,君剑刑就怀疑是叶无夜在背后搞鬼,但他没有证据。直 到他突然听说,叶无夜要和牧雪妍成亲了,才开始明白一切。 而此刻,叶无夜终于当着他的面,承认了一切! “你说得没错,一切都是我策划的,就连你的病,也是拜我所赐。”叶无夜看着愤怒不已的牧雪妍,淡淡一笑,说道:“不过你现在明白这一切,已经没用了。” “叶无夜,我当你是兄弟,你竟然害我!我要杀了你!”这个时候,君剑刑暴吼一声,全身的火焰力量狂暴而出,直接一掌拍出,顿时滚滚火焰如山洪一般,倾泻而出,向着叶无夜狂压过去。“ 轰!”叶无夜冷立虚空之中,一双眼睛透着冰冷之意,随手一掌拍出,云淡风轻地挡下君剑刑的暴怒一掌。“ 哼哼。”叶无夜冷笑两声,说道:“君剑刑,你以为我还是以前的实力吗?你根本无法想象,圣夜玉髓对我的提升有多大。现在的你,不要说重伤状态,就算是巅峰状态,也根本不可能是我的对手。” “可恶!”君剑刑再次暴吼,全身的气势疯狂涌动,狂暴无比。 但是此时的他,已经对叶无夜造成不了威胁了。聂 天在一旁看着,已经从三人的对话之中,明白了事情的大致经过。 他没有想到,这个叫叶无夜的家伙,竟然如此卑鄙。君 剑刑很残暴,但他至少磊落,不像叶无夜,一个在人背后使刀子的小人! “为什么?为什么要害我?”君剑刑目光低沉无比,狂暴低吼。 “为什么?”叶无夜笑了一声,说道:“因为你太优秀了!凭什么你处处都压我一头,凭什么你在的时候,我永远都是被人忽略的一个。” “在老师的眼中,你是最得意的弟子;在同门之中,你是最天赋的武者;甚至,在牧雪妍的眼里,你是最好的师兄!” “那我呢?” “我是叶家的三少爷,凭什么一直要被你这个人不人鬼不鬼的家伙压着,我不服!” “君剑刑,你在一天,就永远都没人知道我叶无夜,所以,你必须离开,你必须死!”怒 吼之声,几近癫狂,叶无夜看向君剑刑的眼神,那种恨意,透着渗入骨髓的冰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