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八百二十九章 冷漠反应 - 万古天帝

第三千八百二十九章 冷漠反应

“嗯?”聂天感知到凌冽的杀意扑面而来,不由得目光一凝,惊讶一声。“ 给我死!”下一瞬间,君剑刑双目充血赤红,如狂兽一般咆哮,全身气势在一瞬之间暴涨到极致,直接一拳轰出,顿时庞然之力如惊涛巨浪一般涌出,强势轰压聂天。 聂天眼神一颤,星魂之盾瞬间开启,同时身影疯狂爆退。 但是他和君剑刑距离太近了,就算他反应极快,却也无法避开后者的正面一拳。 “嘭!”随即,虚空之中传出一声闷响,聂天身影直接倒飞出去,在拳影的冲击之下,直接狂退数千米,重重地砸在了背后的一块巨石之上,巨石直接崩碎。 “聂天!”突如其来的一幕,让若雨千叶完全没有反应过来,在她看到聂天倒飞出去之后,吓得惊叫一声。“ 我没事。”聂天稳住身形,不由得苦笑一声,摆手示意自己没事。 不过他的嘴角,却是挂着一抹鲜红的血迹。君 剑刑这一拳之力,非同小可,就算是以聂天武体之强悍,也直接受伤了。 如果他没有开启星魂之盾,恐怕受伤会更重。 也是幸亏,君剑刑刚刚醒来,武体还没有完全恢复,实力远没有达到巅峰状态。 否则的话,如此近距离的一拳,即便是聂天,也要蜕一层皮。“ 混蛋!”而在此时,君剑刑完全站了起来,如狂兽一般,低吼一声,全身气势狂暴无比,竟是要继续出手。“ 君剑刑,快住手!”不等聂天开口,牧雪妍就一步踏出,拦在了君剑刑的面前。“ 雪妍?”君剑刑看清楚眼前之人的面孔,腥红的双瞳微微一颤,瞬间恢复了正常,惊愕道:“真的是你吗?”他 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竟然还能再见到牧雪妍,好似在做梦一般。 “是我。”牧雪妍微微点头,眼中的湿润早已控制不住,泪湿双颊。君 剑刑一步踏出,将眼前之人揽入怀中,紧紧说道:“都是我不好,都是我不好,让你受委屈了。” 两人相拥在一起许久,甚至都忘了旁边还有人在。聂 天苦笑一声,给两人留足了时间。“ 聂天,你真的没事吗?”若雨千叶站在聂天身边,还是有些担心,低声问道。 她看得出,君剑刑的那一拳有多么恐怖,恐怕就算是天义圣君强者,也未必能抗的下。“ 没事。”聂天淡淡一笑,一脸淡然。他 的武体,远比一般的天义圣君强者要强,就算是硬吃君剑刑一拳,也没什么大事。若 雨千叶感知了一遍聂天的武体,确定后者气息正常,这才放心下来。 而在此时,君剑刑和牧雪妍两人也平静下来,互相说了一些话。“ 多谢聂先生救命之恩。”片刻之后,君剑刑猛然转身看向聂天,似乎犹豫了一下,但最终还是走上前来,躬身道谢。“ 不必客气。”聂天淡淡一笑,伸手将君剑刑扶起。 君剑刑直起身来,目光直直地看着聂天,明显是在打量着后者,毫不做作。 他虽然之前已经和聂天交过手,不过却没有真正仔细地观察聂天。 “君剑刑。”牧雪妍悄悄拉了一下君剑刑,显然是怕聂天尴尬。聂 天则是一脸淡然,脸上始终挂着淡淡的笑意。 “为什么要救我?”君剑刑看了聂天半天之后,沉沉开口。他 向聂天道谢是真诚的,但他也想知道,聂天为什么要救他。 而且之前,聂天可是对他并不友善,甚至还和他大打出手。 现在聂天出手救他,还给了他一个星君的身份,让他心中隐隐有一股不安。 “因为你值得救。”聂天淡淡回应,没有任何多余的解释。 “只是这样吗?”君剑刑微微一愣,显然对聂天的回答很怀疑。“ 只是这样。”聂天依旧平淡,微微一笑。 君剑刑眉头皱起,似乎在想什么,又想要说什么,但最终还是没有说出来。 “剑刑,如果不是聂先生出手,你恐怕已经……”牧雪妍察觉到两个男人之间的对话有些针对,赶紧上前一步,说道:“而且是聂先生出手,把我从叶家之人的手上救了出来。”“ 我知道。”君剑刑一脸冰冷,冷漠地点了点头。他 看着聂天,许久没有说话,然后转身对牧雪妍说道:“我们走吧。” “这……”牧雪妍黛眉一蹙,一张俏脸显得有些为难,她没有想到,君剑刑的反应竟然会是这么冷漠。 “你救我,是有条件的吗?”君剑刑同样眉头一皱,直接看着聂天问道。 “没有条件。”聂天嘴角扯动一下,说道:“你现在虽然是星君,但你不必听从于我,我对你只有一个要求,不要滥杀无辜。” “多谢。”君剑刑微微点头,然后直接拉着牧雪妍就走,他似乎急于离开,想要摆脱眼前的一切。 聂天并不阻拦,他觉得,或许是他的存在,让君剑刑感觉到了某种压力吧。他 救君剑刑,并不指望得到什么回报。 如果一个禁忌星魂,能够救一个值得救人,他觉得也没什么不好。 “等一下。”不过牧雪妍却是没有着急离开,而是顿了一下,转身对聂天说道:“聂先生,实在对不起,君剑刑刚刚醒来,有些事情他还不太清楚呢。”聂 天淡淡一笑,没有说话。 或许,君剑刑觉得聂天是对牧雪妍和其腹中的孩子一种威胁,所以才会急于离开。此 刻在君剑刑的眼中,牧雪妍以及孩子,才是最重要的。聂 天可以理解这种心情。 “我们走吧。”牧雪妍有些无奈,淡淡说了一声。她 知道,君剑刑的冷漠偏执,只是想保护她和孩子。君 剑刑转身看了聂天一眼,没有说话,直接带着牧雪妍离开。 “啊!”但就在此时,牧雪妍突然脸色一变,然后惨叫一声。“ 雪妍,你怎么了?”突来状况,让君剑刑脸色一变,惊慌不已。“ 我,我,我的肚子,好疼……”牧雪妍一张俏脸痛苦不已,全身竟是在一瞬间冷汗淋淋,整个人莫名抽搐着,看上起怪异极了。“ 这……”君剑刑眼神一颤,直接上前一步,没有任何顾忌,直接掀开了牧雪妍的衣服,露出了腹部。 但是入眼的一幕,却是让他整个人骇然一颤,直接僵在了原地,说不出话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