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八百三十三章 牧家族长 - 万古天帝

第三千八百三十三章 牧家族长

突然响起的声音,让聂天脸色骤然一变,声音都有些微微颤抖了。那 道声音完全是陌生的,但是却知道他的名字,这让他瞬间有一种不安的感觉。 更为古怪的是,他和君剑刑都改变了容貌,对方是怎么直接认出他的?而 且听对方的语气,似乎这人一直在等他。 “进牧府说话吧。”那到声音再次响起,沉沉说道。 聂天眉头皱起,脸色有些低沉,他并没有精确地感知到那声音的源头在哪里。 似乎,这人是牧家的人,而且在牧家的地位不低。“ 聂先生,发生什么事了?”君剑刑看到聂天脸色有变,忍不住传声问道。 “我们进牧府。”聂天目光微沉,点了点头。“ 进牧府?”君剑刑愕然一愣,一时没有反应过来,但这个时候,聂天已经直接走过去了。 君剑刑一脸疑惑,但随即也跟了上去。两 人径直走进牧府,两边的牧府护卫一动未动,并未阻拦,好似根本没有看到聂天两人似的。 “两位,这边请。”刚刚进入牧府,一名青衣老者走了过来,态度恭敬,十分小心翼翼地在前面领路。聂 天眉头皱得更深,心中疑惑更重。 看起来,牧府中早就有人等着他来,提前做好了一切准备。 片刻之后,聂天和君剑刑在青衣老者的带领下,来到牧府大堂。他 尚未进入大堂,便已经看到,一名白衣中年男子端坐在大堂,面容冷峻,五官透着一股浓烈风霜和沧桑。“ 是他?”聂天看到那白衣男子的时候,目光不由得一沉,心中暗暗一惊。他 感觉,刚才跟他说话的人,就是那名白衣男子。 “他是牧家族长,雪妍的父亲,牧九川。”这个时候,君剑刑传声给聂天,沉沉说道。 聂天知道了那白衣男子的身份,眼神再次一凝,脸色也是再次一沉。“ 两位,请入座吧。”青衣老者躬身请聂天和君剑刑进入大堂,然后便转身离开了。 聂天和君剑刑进入大堂,而牧九川的一双眼睛,一直没有离开过聂天,似乎对后者非常好奇。“ 晚辈君剑刑,拜见牧族长。”君剑刑十分谨慎,向着牧九川微微躬身,毕竟他和牧雪妍的关系不一般。“ 牧族长吗?”牧九川这才将目光转移到君剑刑的身上,古怪地笑了一声,似乎对后者的称呼,有些不满。君 剑刑目光不由得一凝,好似被对方看穿了一般,脸色有些尴尬。 “牧族长,我们认识吗?”聂天淡淡一笑,非常直接,看向牧九川说道。 “你不认识本族长,但本族长认识你。”牧九川笑了一声,说道:“小女的陪嫁侍从之中,有一位名叫牧雨的姑娘,是你护送来的。她的弟弟牧晨,也跟着一起来了。本族长说得没错吧?” 聂天目光微微一凝,顿时明白了过来。看 来牧九川是从牧雨牧晨姐弟,了解到了他。之 前他还有些担心牧雨牧晨姐弟,现在看来,姐弟两人应该就在牧府之中,被眼前的这位牧家族长控制了。其 实这也没什么奇怪的,牧家大小姐成亲之日被人劫走,这样的大事,牧家当然要彻查清楚。 而在那天,聂天十分惹眼,不仅和君剑刑以及叶家的人动手,甚至还和牧家的武者有冲突。所 以牧家通过牧雨牧晨姐弟了解他,非常正常。 “牧雨和牧晨没事吧?”聂天想明白这些,淡淡一笑问道。 既然牧九川在等他,这就说明,前者一定有什么地方,用得到他。同 时也说明,牧雨和牧晨姐弟俩是安全的。“ 他们没事。”牧九川淡淡一笑,望向聂天的眼神微微有些怪异,嘴角扯动一抹古怪的笑。 “牧族长,你有什么事情,不妨直说吧。”聂天察觉到牧九川神情不对,笑了一声,直接说道。“ 聂天,你知道为什么本族长能直接认出你吗?”牧九川没有直说,而是淡淡一笑问道。聂 天嘴角扯动一下,等着牧九川继续说下去。他 心中的确有些疑惑,为什么牧九川从没有见过他,却能直接认出他。 而且,还是在他改变了容貌的情况下。 “因为你的体内,有一股非同寻常的气息。”这个时候,牧九川的脸色骤然一变,双目之中突然透出一抹阴冷之意,而且这股冷意,在一瞬之间演变成杀意,然后沉沉说出了四个字:“诛天魔气!”“ 诛天魔气!”聂天听到这四个字,不由得目光一沉,脸色随即一变,心中惊骇不小。他 万万没有想到,牧九川认出他,竟是通过他体内的诛天魔气。 的确,聂天之前在七修圣界的时候,曾经吸收了一些诛天魔气。但 是之后,他以为自己早就将这股魔气炼化了,而且连他自己,都完全感知不到这股魔气的存在。而 在事情过去了这么长时间之后,牧九川竟然在他的体内感知到了诛天魔气,这让他如何不惊讶。 更为奇怪的是,牧九川怎么会对诛天魔气如此敏锐?难 道牧九川和冥皇之间,有什么关系吗? 此时,聂天马上联想到,冥皇让他找秦城牧家,他心头猛地一颤,几乎确定,冥皇口中的秦城牧家,就是九变城的牧家! “臭小子,你跟那个人,到底是什么关系?”而在此时,牧九川眼神之中的杀意变得更为浓烈,突然上前一步,低吼一声,全身的气势狂涌而出,如滚滚狂浪,压向聂天。 “牧族长!”突然的变故,让君剑刑骇然一惊,忍不住大叫一声。 他完全没有看懂,为什么原本一脸和善的牧九川,突然就变得杀机沉沉了。 聂天眉头一皱,身躯微微一震,脚下直接下沉三分,青石地板直接崩碎。牧 九川是一名天义九重圣君强者,比他足足高出一个大境界,其气势压迫之强,极其可怕。 如果聂天是寻常的天谕五重武者,此刻恐怕要被直接压迫至死。 但他可不是寻常天谕五重圣师可比,他的武体,比大多数低阶圣君还要强! 牧九川的气势压迫虽强,但也只是让他稍感压力而已,根本无法对他造成真正的威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