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八百三十五章 出大事了 - 万古天帝

第三千八百三十五章 出大事了

牧九川双目阴冷如杀,一张脸狰狞扭曲,看上去极其凶戾。“ 嗯?”聂天不由得眉头皱起,他在牧九川的身上,感知到了一股非常怪异的气息。 牧九川的态度变化,十分诡异,这让他不得不起疑。 牧九川本来已经平静下来,此时为什么会突然变得杀意很重,实在古怪。“ 聂天,是诛天血印在影响他!”这个时候,小肥猫的声音响起,惊讶一声。 “果然是诛天血印在原因!”聂天目光一沉,心中暗暗明白过来。他 其实已经猜出来,有可能是诛天血印影响了牧九川的心智。 在牧九川显露出诛天血印之后,他身上的杀意就越来越重了。君 剑刑感受到整个大堂之上的阴冷杀意,不禁变得紧张起来,他也很疑惑,为什么牧九川的态度再一次变了。 “牧族长,请你冷静一点!”这个时候,聂天突然低吼一声,随即一股瞳力波动涌出,直接冲击牧九川的神识。牧 九川眼神不由得一颤,狰狞的神情呆滞了一下,然后缓缓恢复了正常。“ 我……”他平静下来,神情古怪而疑惑,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突然会变成那个样子。“ 没什么。”聂天淡淡一笑,说道:“牧族长,既然你想知道,我为什么打听秦城牧家,那我可以告诉你。” 接着,聂天将冥皇的事情,以及他为什么来虚罗之界和九变城的原因,简单说了一下。“ 你和冥皇,真的是敌人?”牧九川听完聂天所说,却还是有些不相信,眼神微微颤抖着问道。“ 嗯。”聂天点了点头,并没有多说什么,他知道多说无益,牧九川不是傻子,自然有自己的判断。“ 这么说来,你是为了三生族而来,对吗?”牧九川此时冷静许多,眉头皱着问道。 “嗯。”聂天再次点头,说道:“牧族长,如果你知道三生族祖地在哪,请告诉我。你可以提出任何条件,只要我能做到的,一定帮你。” 牧九川却是长长叹息一声,一双眼睛微微颤抖着,沉默了许久,这才说道:“聂天,你要找的秦城牧家,的确就是我们,而且牧家和三生族之间,也确实有一些联系。”“ 不过,这都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现在的牧家,早已是风雨飘摇,已经没有人知道三生祖地在什么地方了。”聂 天眉头一皱,脸色顿时变得有些低沉。 他能看出来,牧九川在隐瞒一些事情,明显是不想对他说。 “牧族长,冥皇已经回来了,他现在就在五冥圣界之中。”片刻之后,聂天眉头皱起,说道:“我不知道冥皇当年怎么对你们牧家的,但如果他真的重回虚罗之界,恐怕对你们牧家,不是什么好事。”“ 聂天,你不必提醒我这个,我知道牧家将来会面临什么。”牧九川当然明白聂天的意思,苦涩一笑,说道:“牧家当年,做下了很多错事,终究是要偿还的。”聂 天眉头一皱,没想到牧九川居然会这么说。 “牧族长,你真的不能告诉我三生祖地的所在吗?”聂天不想放弃,目光沉沉地看着牧九川问道。“ 聂天,你救了雪妍的命,我感谢你,但是三生祖地的事情,恕我爱莫能助。”牧九川沉默良久,终于还是不肯说出三生祖地的所在。 “既然是这样,我也不能强人所难。”聂天苦笑一声,沉沉点了点头。他 看得出来,牧九川知道三生祖地的所在,但是后者不愿意说,他也不能强逼。 “聂天,对不住了。”牧九川看着聂天,微微躬身,然后直接说道:“如果你没有其他的事情,现在可以离开了,我会派人保护你,让你安全地离开九变城。” 他没有帮聂天,当然也就不指望聂天能帮他救牧雪妍。 “牧族长,牧雪妍的情况很糟糕,我可以留下来帮你们。”聂天眉头皱了一下,就算牧九川不帮忙,他也不想看到牧雪妍出事。“ 不必了。”牧九川摇了摇头,显然是不想接受聂天的帮助。聂 天眉头皱起,还想再说什么。“ 族长大人!”但在此时,大堂之外却是响起了一个急促的声音,随即一名牧家护卫狂奔过来,显得非常惊慌。“ 出什么事了?”牧九川看到那护卫一脸惊慌,不由得眉头一皱,低沉冷斥道。 “族长大人,出,出,出大事了。”那护卫全身冷汗淋淋,眼中却是闪烁一抹奇异之色,颤声说道。“ 说清楚。”牧九川脸色低沉,冷冷说道。 那护卫目光闪烁一下,从聂天和君剑刑的身上扫过,然后上前一步,向着牧九川微微躬身,显然是传声说了什么。 “这怎么可能?”牧九川脸色骇然一变,好似听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一双眼睛颤抖着,神情呆滞了数秒钟,这才反应过来,低喝道:“带我过去!” “是!”那护卫答应一声,直接跟牧九川一起,匆匆离开大堂。 聂天和君剑刑一脸愕然,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竟然让牧九川这么惊慌。 “聂先生,你真的要走吗?”大堂之上,只剩下聂天和君剑刑,后者看向聂天,一脸担忧地问道。 很明显,此时他对聂天非常信任,并不希望聂天就此离开。 “等牧族长回来再说吧。”聂天淡淡一笑,没有正面回答。 他想留下来帮忙,但如果牧九川一定要他走,他也没有办法。 接着,两人在大堂之上等着。 大约半个小时之后,牧九川的身影终于再次出现了。牧 九川返回大堂,一张脸却是并不好看,阴沉无比,透着深深的忧虑。“ 牧族长,发生什么事了?”聂天看着牧九川,上前一步问道。“ 聂天,你跟我来。”牧九川没有回答,却是低沉开口,然后直接走出大堂。聂 天眉头皱起,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还是跟了过去。 君剑刑也同样跟上。片 刻之后,牧九川带着聂天两人,来到牧府内院的一处偏僻而雅致的小院外。 “聂天,你进去吧。”牧九川转身看着聂天,沉沉说道。 聂天一脸愕然,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但他没有怎么犹豫,便直接走向眼前的小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