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八百三十七章 九轮轮门 - 万古天帝

第三千八百三十七章 九轮轮门

聂天看到牧崖眼中的光芒,不由得目光一凝,心头为之一颤。他 能够真切地感受到,牧崖眼中那种复仇的渴望之意。 数百万年的挤压,已经让牧崖的恨意,累积到了一种无法想象的地步。没 有人知道,他有多么想向冥皇复仇。“ 前辈,你觉得我可以帮牧家复仇?”聂天眉头皱起,沉沉说道。 “嗯。”牧崖重重回应,说道:“我已经沉睡了几十万年,因为你的出现,唤醒我的诛天血印,也唤醒了我。龙桑槐已经为了承受了太多的反噬力量,它现在也支撑不住了。” “这次醒来,诛天血印的力量,再次增加了,我的大限之日,已经不远了。” “这……”聂天愕然一愣,半天都反应不过来。 原来是他的出现,唤醒了牧崖。 刚才的牧九川,一定是听说了牧崖苏醒的消息,所以才这么惊讶。 “聂天,如果你想知道三生祖地在什么地方,你就必须答应我,杀了冥皇,为牧家报仇!”牧崖的声音再次响起,低沉之中透出森寒的极杀之意。 “可以。”聂天眉头皱起,沉沉点头。他 和冥皇之间,本来就是不死不休的对立关系,或早或晚,他和冥皇,必有生死一战。 “很好。”牧崖笑了一声,说道:“九川知道三生祖地在什么地方,他会告诉你的。” “嗯。”聂天点了点头,心中暗暗苦笑。 看起来,这个牧崖对他并非是十足的相信。牧 崖说聂天是他要等的人,恐怕也只是不得已之举,因为他大限将至了。“ 聂天,你让九川进来。”接着牧崖沉沉开口,吩咐聂天。聂 天答应一声,然后让牧九川进入小院。 “先祖!”牧九川向着牧崖深深躬身,脸上满是悲痛之意。 他已经知道,牧崖大限不远了。“ 九川,我的时间不多了,在我陨落之前,要将我的血脉之力,留给一名牧家弟子,你可有合适的人选?”牧崖没有半点废话,直接说道。 “这……”牧九川脸色一滞,不知该怎么说了。“ 有没有,直接说。”牧崖沉沉开口,低沉之中透着威严之意。“ 先祖,牧家现在的弟子之中,血脉之力达到二轮的,都已经很少了,三轮的更是寥寥无几,实在没有人能承接您的血脉。”牧九川一脸无奈,摇头说道。“ 三轮血脉都没有了吗?”牧崖怪异一笑,似在自嘲,“原来我牧家,已经沦落到这种地步了。” “诛天血印太可怕了。”牧九川叹息一声,目光绝望。“ 既然没有人,那就算了吧。”牧崖枯朽的眼睛闪烁了一下,说道:“枉我牧崖一身霸世血脉,却要如此陨落,真是天意弄人啊。”聂 天在一旁听着牧九川和牧崖的谈话,心中不禁疑惑。他 从来没有听说,血脉之力还能承接的。 血脉之力,本是通过血脉,天生获得,怎么可能后天承接呢? “老祖,或许有一个人,可以承接您的血脉。”这个时候,牧九川突然想到了什么,脸色一变说道。 “什么人?让他来!”牧崖惊喜一声,立即回应。“ 不过……”牧九川却是脸色一僵,犹豫着说道:“不过他年纪太小了,恐怕身体不能承受。” “你先把人带来。”牧崖声音低沉,冷冷说道。 “是。”牧九川答应一声,随即看了聂天一眼,眼神有些古怪,然后匆匆离开小院。“ 嗯?”聂天眉头皱起,心中疑惑起来,不知道牧九川说的合适的人,到底是谁。片 刻之后,牧九川重新回来,他的身后跟着一个小小的身影。 “聂天大哥!”那小身影看到聂天,惊喜地喊了出来,说道:“我就知道,你一定会回来救我们的。”“ 牧晨!”聂天转身看向那小身影,眼神一颤,惊叫一声。 他万万没有想到,牧九川口中能够承接牧崖血脉的人,竟然是牧晨! 牧晨才多大,九岁,还是十岁?刚刚觉醒元灵不久。这 样的实力,能够承接一名活了千万年之久的武者的血脉? 牧九川这简直是在开玩笑! “这小孩的血脉之力,是……”但是这个时候,牧崖一双枯朽的眼睛,在看到牧晨的那一刻,竟然炽热地闪烁了一下,惊骇道:“九轮!”“ 九,九轮?”牧九川听到牧崖的话,双瞳骤然一缩,惊骇大叫一声。他 在见到牧晨的时候,就已经觉察出来,后者的血脉之力非常强。但 是他万万没有想到,牧晨的血脉之力竟然达到了九轮!“ 聂天大哥,族长他们在说什么啊?那怪树上的人是谁啊?”牧晨走到聂天身边,并不害怕牧崖,而是扯着聂天问道。聂 天眉头皱起,并不说话。 他之前就怀疑,牧晨可能跟九变城的牧家,是同一家族,现在看来,果然是这样。“ 牧族长,你们说的九轮血脉,是这么意思?”聂天上前一步,直接看着牧九川问道。 “聂天,牧晨其实是我们牧家的人,他父亲触犯了家规,被逐出了九变城。”牧九川稍稍平静一下,说道:“牧家的血脉之力,乃是九大原古血脉之一,轮门血脉。” “九大原古血脉!”聂天目光微微一凝,心中惊讶不小。原 来牧家的血脉,竟然如此之强,是九大原古血脉之一。之 前的时候,聂天也曾见过几个原古血脉,比如八异血脉,狼辰血脉,断魂血脉。 而现在,又多了一个轮门血脉。 “嗯。”牧九川点了点头,说道:“轮门血脉非常强大,每一个牧家之人,体内或多或少都会有轮门血脉。而轮门血脉从弱到强,分明一轮到九轮。”“ 一般来说,三轮到六轮的轮门血脉,都是比较常见的。” “但是因为诛天血印的存在,牧家现在已经极少有人拥有三轮以上的轮门血脉了。” “不过牧晨,他的轮门血脉,是最强大的轮门血脉,九轮轮门!” 说到这里,牧九川忍不住看向牧晨,目光吃人颤抖着,显得很兴奋。 他无法想象,在牧家血脉之力衰落至此的今天,竟然有人拥有九轮轮门!牧 晨,简直就是奇迹!“ 因为他的血脉强大,所以你们想让他来承接牧崖前辈的血脉?”聂天却是一脸一沉,冷冷问道。其 实在之前的时候,他曾经在牧晨的身上感知到一丝异动,不过当时他没有太注意。现 在看来,他感知到的,极有可能是牧晨的血脉之力。 不过他没有想到,牧晨的血脉之力,竟然会如此强大,让牧九川和牧崖都兴奋不已。 “嗯。”牧九川沉沉点头,但随即便脸色一沉,说道:“牧晨的血脉之力足够强大,但现在的问题是,他的身体太弱,根本无法承受先祖的血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