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八百四十章 十轮轮门 - 万古天帝

第三千八百四十章 十轮轮门

“聂天大哥,我已经是巨灵境武者了!”牧晨站起来之后,一双眼睛惊喜不已,炽热无比地颤抖着,看着聂天兴奋地大喊道。在 融合了玄武星魂之后,牧晨直接从一名元灵境武者,跃升到了巨灵境武者。他 的实力直接提升了两个大境界,直接跳过了万象境。 “嗯。”聂天淡淡一笑,点了点头,一脸欣慰之意。牧 晨的实力提升,让他很满意。 玄武星魂的力量,十分强大,若是真的释放出来,远不止让牧晨提升两个大境界。毕 竟,牧晨年纪尚小,还只是武道初级阶段而已。 玄武星魂大部分的力量,都被聂天以暂时压制住,以后会随着牧晨的实力提升,慢慢地释放出来。 牧晨此时有巨灵境的修为,应该足够他承接牧崖的血脉了。“ 小家伙,你这次可是走了大运了!”牧九川看着牧晨,忍不住上前摸了一下后者的小脑袋,哈哈大笑道。他 岂能不知道,聂天帮牧晨融合的力量,非同小可,绝对不是一般的东西。 他甚至感觉,那炽白漩涡之中所蕴含的力量,比牧崖的血脉还要恐怖。牧 晨原本是一个将死之人,现在突然得到这么强大的力量,而且接下来还要承接牧崖的血脉,这不是走了大运又是什么。 “牧崖前辈,现在的牧晨,可以承接你的血脉了吗?”聂天微微点头,看向牧崖问道。“ 可以了!”牧崖同样很兴奋,大笑道:“聂天,实在没有想到,你竟然有如此逆天之能。”聂 天点了点头,没有多说什么。 牧崖为牧晨承接血脉,其实就是他陨落之时,聂天让然不好催。“ 既然是这样,那就开始吧。”牧崖此时却是爽朗一笑,面对死亡之时,丝毫没有半点哀伤,反而是十分畅快。 “先祖,你……”牧九川脸色一沉,双目之中涌动着湿润。“ 堂堂的一家之主,哭哭啼啼地算什么?”牧崖却是低沉开口,说道:“我已是朽木之躯,能在陨落之前,为牧家做出一点贡献,死而无憾了!”“ 哈哈哈,小家伙,来吧!”说着,牧崖大笑起来,顿时龙桑槐晃动起来,好似阴厉的魔鬼一般,舞动着枝桠,好似一只巨大的触手,直接向着牧晨抓了过来。 “你这怪人,你要干什么?”牧晨被突如其来的一幕吓得不轻,大叫起来。 但是此时,他已经被龙桑槐抓了起来,然后整个身躯,直接被一道道枝干包裹起来,瞬间没了人影。聂 天看到这一幕,不由得苦笑一声。这 个牧崖,都快死了,还不忘吓唬小孩子。 聂天没有说什么,只是直直地看着龙桑槐,眼神之中带着一丝肃穆之意。“ 小家伙,不要害怕,老夫要开始了,你准备承接血脉吧。”这个时候,牧崖的声音再次响起,响彻在小院之中。 下一刻,龙桑槐之上出现了诡异了变化,一道道树干之中,涌动着一股怪异的力量。“ 血脉之力!”聂天目光微微一凝,脸色骇然一变。 他在龙桑槐之中,感知到了强大了血脉之力。接 着,一道道血脉之力开始汇聚,缓缓涌入牧晨的身体之中。牧 晨神情痛苦,但是却咬着牙,没有发出半点声音。 “血脉承接,开始了!”牧九川望着龙桑槐,一双眼睛炽热颤抖着,惊声说道。 聂天目光凝紧,神经再次紧绷起来,生怕出现什么意外。接 下来,一切顺利。大 约数个小时之后,龙桑槐枝干之中的血脉之力气息开始变弱,然后一道道枝干开始变得腐朽,干枯,渐渐死丧失生机。“ 先祖!”牧九川看到这一幕,知道牧崖快要离开了,双瞳颤抖着,两行热泪,还是落了下来。“ 牧九川,你给我听好了,我牧家之人,流血不流泪。”而在此时,牧崖的声音再次响起,沉沉说道:“牧家之人,可以站着死,绝对不能跪着活!”牧 九川听到牧崖的话,眼神不由得一颤,神情震撼。站 着死,跪着活。牧 崖的话,似乎在警醒他,牧家之人,一定要有尊严的活着! “九川谨记先祖教诲!”牧九川好似猛然醒悟一般,重重说道。 但是虚空之中,却是没有任何回应。龙 桑槐迅速腐朽,化作尘烟消散。牧 家先祖牧崖,永远地离开了! “牧晨!”这个时候,牧晨的身影出现,漂浮在半空之中,聂天上前一步,刚想接他下来。“ 聂天小心!”但就在此时,小肥猫的声音却是突然响起,惊骇地大叫一声。 “嗯?”聂天猛然一愣,惊讶一声。“ 不好!”几乎同一时刻,牧九川也察觉到了不对劲,双瞳骤然一缩,惊叫一声。 他感知到,牧晨的体内有一股极其强大的血脉力量,正在疯狂的暴涨着,如同一头狂兽一般,要将他的身体撕裂。“ 这是……”下一刻,牧九川好似突然察觉到了什么,脸色唰地一变,颤声道:“十轮轮门!” 十轮轮门,牧家传说之中的血脉,真的出现了! 虽然牧晨在承接牧崖血脉之前,牧九川就感觉,牧晨极有可能成就传说之中的十轮轮门血脉。但 是当十轮轮门真的出现的时候,他的心情,还是无比的震撼。 “先祖大人,牧家真的出现了十轮轮门了,您看到了吗?”牧九川眼神颤抖,仰天大叫,好似癫狂一般。他 身为牧家之人,当然明白十轮轮门的可怕,知道这么强大的血脉,到底意味着什么。 “这股气息,有些不对。”但在这个时候,聂天却是眉头皱起,一双眼睛颤抖着,脸上显露出来的竟是惶恐和不安。“ 牧晨的身体,不稳定!”牧九川眼神炽热地望着牧晨,突然察觉到不对,双瞳骇然一缩,惊叫一声。 “砰!”就在他话音未落之时,牧晨的身躯竟是在虚空之中猛然一震,随即直接炸裂。空 中一片血光,鲜血淋淋,血腥无比。“ 这……”牧九川眼前蒙着一层血幕,尖锐地惊叫一声,整个人彻底呆滞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