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八百四十一章 那又如何 - 万古天帝

第三千八百四十一章 那又如何

突如其来的血腥一幕,让牧九川呆滞当场,整个人直接石化,好似木雕一般。聂 天双瞳一缩,一张脸僵硬住,半天都反应不过来。他 已经让牧晨融合玄武星魂,帮牧晨把实力提升的巨灵之境,竟然还是没能承受住牧崖血脉的冲击! 现场,一片死寂。 小院之中,充斥着淋漓的血腥气息。 “不可能,这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许久之后,小院之中响起牧九川歇斯底里的喊叫声,他好似疯癫一般,四处乱抓,好似要把牧晨再抓回来一般。牧 家先祖已经陨落了,好不容易成就了一个十轮轮门的绝世天才,却如昙花一般一闪而逝,如此沉重的打击,让牧九川如何承受得住。 “牧族长,你冷静一点!”聂天看到牧九川情绪不对,眉头一皱,直接上前一步,低吼道:“他没有死,他会复生的!”牧 九川体内有诛天血印,一旦情绪到达某种极致,就会失控。 聂天可不想面对一名天义九重圣君实力的失控武者。 他直接释放瞳力,强行冲击牧九川的神识,让后者恢复镇定。牧 九川眼神一颤,脸色呆滞如傻,但整个人总算平静了许多,不再像刚才那么癫狂。 “牧族长,你相信我,牧晨没有死,他会复生的。”聂天深吸一口气,沉沉说道。 “复生?”牧九川冷静许多,眼神骇然一颤,绝望至极地怪笑道:“他躯体都没了,如何复生?”他 此时甚至担心,聂天有些幻觉了。像 牧晨这样爆体而亡,就算是大罗金仙,也不可能让他复生!“ 我们在这等着,他一定会复生的。”聂天淡淡一笑,沉沉说道,眼神之中透出极致的坚定。他 成功将玄武星魂融合到牧晨的体内,牧晨已经是一名星君。 他相信,牧晨一定会像其他的星君一样,星魂不灭,武体重生。 只是到现在为止,聂天还没有亲眼见到一名星君重生,所以他也不知道,牧晨会以怎样的方式重生。 牧九川看到聂天一脸严肃,不由得眉头皱起,神情变得疑惑起来。 “轰!”就在这个时候,虚空之中突然诡异地颤动一下,随即竟是出现了一道星纹。“ 是那种力量?”牧九川眼神一颤,惊讶一声,脸色变得怪异起来。 他认得,那星纹正是刚才聂天所拿出的炽白漩涡之中的力量。 “开始了!”聂天眼神一颤,惊讶一声。星 君的重生,开始了!接 着,虚空之中出现更多的星纹,好似坠落的星光一般,在空中闪耀着,让整个小院都是熠熠生辉的,好似星河坠落了一般。 片刻之后,这些星纹开始缓缓地汇聚,渐渐地凝成了一个炽白的漩涡,正是玄武星魂! “玄武出现了!”聂天看到这一幕,眼神微微一颤,惊喜一声。 “聂天大哥,我怎么了?”下一刻,玄武星魂之中,竟然传出了一道稚嫩的声音,正是牧晨。“ 牧晨!”诡异一幕,让牧九川眼神一颤,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牧晨,没事的,你很快就能恢复正常了。”聂天淡淡一笑,他已经在玄武星魂之中感知到牧晨的气息了。既 然玄武星魂已经重聚,牧晨重生也就很快了。 “嗯。”牧晨回应了一声,随即玄武星魂就安静下来。 聂天望着玄武星魂大半天,却是始终没有动静,不由得眉头皱了起来,喃喃说道:“看来牧晨重生,需要一些时间。” 他想了一下,不能在这里干等着,于是直接把玄武星魂收起来,放入九极之中。 “聂,聂天,这是怎么回事?”牧九川此时总算平静了一下,眼神颤抖地望着聂天,颤声问道。 “牧族长,你放心好了,牧晨一定会复生的。”聂天淡淡一笑,并没有解释什么。 牧九川一脸错愕,知道聂天不想多说,也就不能多问什么。这 个时候他才知道,聂天所拿出的炽白漩涡,到底有多恐怖,竟然能让死者复生,实在可怕! “聂天,牧晨什么时候能恢复正常呢?”牧九川有些不放心,接着问道。“ 或许几天,或许几十天,我也说不准。”聂天淡淡一笑,一脸淡然。 “这……”牧九川眉头一皱,不知该说什么了。“ 牧族长,牧晨的事情,先暂时这样吧,我现在必须要跟你说一下,牧雪妍的情况了。”聂天深吸一口气,让自己冷静下来,沉沉说道。牧 晨现在基本已经没事了,只是需要时间恢复而已。 那么眼下,最棘手的情况,便转到了牧雪妍的身上。 “妍儿她暂时还是安全的吧?”牧九川看着聂天,脸色低沉着问道。 “牧雪妍暂时安全,但她腹中的孩子,却不安全了。”聂天一脸低沉,重重说道。“ 什么意思?”牧九川目光一沉,脸色唰地一变。聂 天深吸一口气,没有直接说,而是把君剑刑叫了过来。 君剑刑一直在小院外,进入小院之后,马上感知到空中的血腥气息,不由得眉头皱起。 聂天没有解释什么,而是直接把牧雪妍腹中胎儿的情况说了一遍。“ 叶无夜这个畜生!”牧九川和君剑刑听完聂天所说,顿时暴怒不已,低吼起来。 聂天早就知道,这两人听到这个消息之后,一定会非常激动。毕 竟,他们两人都是那孩子的血亲,一个是父亲,一个是外祖父。 “两位,你们一定要冷静。”聂天目光扫过牧九川和君剑刑,沉沉说道:“牧雪妍腹中的胎儿,只有一天的时间了,若是在一天之内,我们不能解除她身上的噬心咒印,那孩子就保不住了!” “那我们还在等什么,这就去叶家要人!”牧九川一张脸阴沉得好似要滴血,沉沉怒吼道。“ 等一下!”聂天却是伸手拦住牧九川,沉沉说道:“叶家一定早就算准,我们会去找他们。此时他们一定在叶府准备好了一切,就等着我们过去了。”“ 那又如何!”牧九川暴吼如雷,咆哮道:“就算是天罗地网,我牧九川也不怕!牧家之人,宁愿站着死,也绝不跪着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