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八百四十四章 轮门血脉 - 万古天帝

第三千八百四十四章 轮门血脉

“今天,本少爷要让牧家在九变城,除名!”叶无夜一双眼睛低沉如杀,冷冷开口,脸上张扬着狰狞的笑意。 他原本之意,只是针对君剑刑去的,没有想到,事情竟然演变到今天的这一幕。 不过这样也好,在家族的支持下,直接灭掉牧家,斩草除根,干干净净。 “叶家的杂碎们,你们以为仗着人多,我牧九川就怕你们吗?”而在此时,牧九川却是怒吼一声,狂声大笑,随即整个人如狂兽一般,轰然爆发,体内一股庞然的力量,激荡而开,向着四面八方疯狂蔓延冲击。 “轰隆隆!”顿时,虚空之中传出轰鸣的震动冲击之声,整片天地好似要崩塌一般。 “嗯?”叶无夜眉头一皱,脸色微微一变。他 突然感觉到,牧九川体内的力量瞬间变强了,好似要冲破极限一般。“ 血脉之力!”聂天也在此时目光一凝,脸色骇然一变。“ 轰!”就在此时,牧九川身躯一震,那股庞然的力量瞬间炸裂,竟是在虚空之中凝成一道庞然的巨轮,冲击天地而出,顿时天地震动,风云激荡。 “难道这就是,牧家的血脉之力吗?”聂天在这一瞬间感知到极其浓烈的血脉气息,不由得眉头皱起,心中暗暗说道。“ 轮门血脉!”另外一边,烈焰九锋看到那虚空之中的巨轮,一双眼睛炽热一颤,惊叫一声,心中兴奋无比,“此人,果然是秦城牧家的人!”秦 城牧家!烈 焰九锋也提到了这个名字。 正如聂天猜测,烈焰九锋也不知道三生祖地的所在。 冥皇不仅把秦城牧家告诉了聂天,同样也告诉了烈焰九锋。 烈焰九锋来到虚罗之界后,一直在找寻秦城牧家。他 在圣罗学院之中,得知九变城有一个牧家,所以才会来到这里。 不过他没有直接去找牧家,而是先找到了叶家。 他刚才还不是很确定,眼前的牧九川就是他要找的秦城牧家的人,但是现在,他十分确定,牧九川就是秦城牧家的人。 别的东西可能会出错,但是秦城牧家的轮门血脉,是绝对不会错的。“ 聂天,实在没有想到,你比我更早找到了秦城牧家。”烈焰九锋阴冷一笑,一双眼睛在聂天的身上扫过,透着阴沉之意。 “轰!”而在这个时候,牧九川竟是再次释放出一股庞然之力,顿时虚空之中出现了第二个巨轮,而且比第一个巨轮,更为可怕。 “嗡!”两个巨轮在虚空之中对抗气势压迫,空间之中传出低沉的轰鸣之声,好似要崩碎一般。“ 二轮轮门!”聂天目光微微一颤,马上反应过来,牧九川是直接使用了二轮轮门血脉。但 是,牧九川毕竟只是天义九重圣君实力而已,即便是使用二轮轮门血脉,想要对抗数百名圣君武者的压迫,也是十分不易。 “牧九川,这就是你们牧家的血脉之力吗?原来也不怎么样啊!”叶无夜见状,阴冷大笑一声,气焰极其嚣张。 “是吗?”牧九川眼神一沉,如狂兽一般低吼一声,随即全身的力量骤然爆发出来,第三个巨轮,出现了。“ 轰隆隆!嘭嘭嘭……”就在第三个巨轮出现的瞬间,虚空之中轰鸣一声,然后压在牧九川头顶之上的气势压迫,再也承受不住,直接炸裂崩碎,化作一道道狂力巨浪,向着四面八方疯狂冲击。数 百名叶家武者,身影在这个时候齐齐一颤,然后纷纷倒飞出去,狂退数千米之外,这才堪堪稳住。 甚至,一些实力稍弱的叶家武者,直接受了重创,脸色煞白,嘴角挂着鲜血。“ 就可怕的血脉之力!”聂天看到这一幕,不由得目光一沉,脸色为之一变,心中震撼不已。 九大原古血脉的轮门血脉,果然非比寻常。 牧九川只是三轮轮门血脉而已,竟然能以天义九重实力,硬抗数百名圣君强者的气势压迫,实在是太可怕了。 要知道,牧九川只是三轮轮门血脉,根本就不是强大的轮门血脉。 而且聂天发现,牧九川在开启血脉之力的时候,每开启一轮,那种力量就会呈现爆炸式的上涨。 难以想象,若是拥有八轮九轮轮门,该是多么的恐怖。 而,拥有十轮轮门血脉的牧晨,以后若是成长起来,又该是何等的恐怖。 难怪,当牧九川得知牧晨成功突破十轮轮门的时候,竟是那么激动,兴奋。“ 叶家的杂碎们,这就是你们的实力吗,不堪一击!”这个时候,牧九川暴吼一声,如一头狂兽一般,但是他的嘴角之上,却是挂着一抹血迹。而 在他的手心之中,诛天血印再一次出现了。 诛天血印早已和牧家武者的血脉之力融合在一起,所以当牧九川使用血脉之力的时候,诛天血脉也会跟着爆发。所 以,他开启血脉之力的状态,支撑不了多久。“ 杀!”下一瞬间,牧九川暴吼一声,随即身影直接动了,如一道离弦之箭,直直地向着叶无夜冲了过去。 “快保护我!”叶无夜脸色唰地一变,惊骇地大叫一声,一张小脸吓得煞白如纸,毫无血色。 “给我拿命来!”牧九川人在半空之中,厉吼起来,全身气势还在不停地暴涨之中。 “轰!”就在这个时候,高空之上颤动一下,顿时一股可怕的力量出现,轰然而落,凝成一道巨掌,狂压牧九川。牧 九川感觉到头顶之上传来恐怖的绞杀之力,不由得目光一沉,身形顺变,一双眼睛微微一颤,直接一掌向着高空怒拍过去。 “轰隆!”下一瞬间,两道巨掌在虚空之中碰撞在一起,天地为之一颤,几乎要崩塌了。牧 九川身影微微一动,被狂暴的冲击之力,震得狂退数百米,这才堪堪稳住。而 在高空之上,一道血色身影倒飞出去,直接飞出数千米之外,才勉强站住。“ 是他!”聂天目光一沉,看清楚那名出手之人,正是之前和他交手的叶家老者。这 家伙和牧九川强势对拼一掌,在牧九川仓促出掌的情况下,还是败得很惨,全身鲜血淋淋,身躯抖动不停,显然是受了重创。他 和牧九川一样,都是天义九重圣君,但他的实力,却是差牧九川太多。 由此也可以看出,轮门血脉的可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