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八百四十六章 鬼族强者 - 万古天帝

第三千八百四十六章 鬼族强者

“轰!”叶残阳一掌拍下,虚空为之一震,在这一刻,天地都好似要崩塌一般。虚 空之中,罡风呼啸,暗云翻滚,一片肃杀之意。 聂天眼神颤抖惊骇,神经绷紧到极致。他 知道,若是叶残阳的这一掌落下,牧九川的下场将是,十死无生!牧 九川的轮门血脉,的确强大,但是他面对的,是一名天劫圣王强者。而 且他此时已经是强弩之末,根本不可能与叶残阳抗衡。就 在生死一瞬之刻,异变陡生。“ 唰!”虚空之中,一股极杀的剑气破空而至,凌厉的气息,在一瞬之间,充斥了数十万米的空间。在 这一瞬间,所有人都感觉到了一股近乎窒息的感觉,而且凌冽刺骨,有一种入髓的冰冷。 “好可怕的剑气!”聂天眼神为之一颤,脸色骇然一变,心中惊叫一声。 那突然而来的剑气,实在太可怕了,竟是让他的剑意,微微颤动了一下。“ 嘭!”下一瞬间,剑气破空而过,直接洞穿了叶残阳的倾力一掌,然后空中轰鸣一声,掌影直接崩碎。 “嗯?”突如其来的一幕,让叶残阳眉头一皱,惊讶一声,随即身影微微一退,身躯之外亮起一层护罩,硬生生地抗下了牧九川的轮门一击。 “什么人?”他稳住身形之后,苍老的双目低沉如杀,冷冷低喝一声。“ 叶家的人,你们以多欺少,仗势欺人,似乎有些过分了吧。”而在此时,虚空之中响起一道阴厉的嘲讽之声,然后一道青衣身影出现,冷立在虚空之中,好似一柄利剑一般。似 乎他身影微微一动,四周空间都会被他直接撕裂一般。 “鬼族之人!”叶残阳看向那青衣来者,眼神不由得一颤,脸色唰地一变,禁不住惊叫一声。他 万万没有想到,此时出现的竟然是一名鬼族强者! “君剑刑!”下一瞬间,他突然明白过来,猛然转身,阴冷的双眼死死盯在了君剑刑的身上。君 剑刑是半人半鬼之身,算是半个鬼族人。 此时突然出现了一名鬼族强者,不是他叫来的,又会是谁?“ 六,六叔!”君剑刑看到那名鬼族强者,眼神微微一颤,惊愕一声。 这名鬼族强者,不是别人,正是他的六叔,阎无期。 君剑刑随母姓,所以和他的六叔不同姓。“ 好侄子,六叔有些事情耽搁了,来得晚了一点,你不要见怪啊。”阎无期笑了一声,身影一动,直接来到了牧九川的身边,将摇摇欲坠的后者扶住,然后送到了君剑刑的身边。 君剑刑脸色有些古怪,点了点头。 他本来已经放弃了,以为不会有人来了,却没想到,六叔阎无期还是来了。 “牧族长,你没事吧?”聂天上前一步,将牧九川接下,感知着后者的气息,心头不由得一沉。牧 九川气息微弱,断断续续地,似乎撑不住了。 “聂天,先把他放到九极里,本尊看着他。”这个时候,小肥猫的声音响起,沉沉说道。 “嗯。”聂天答应一声,将牧九川放入九极之中。有 小肥猫的照顾,牧九川应该暂时不会死。幸 亏阎无期及时赶到,否则接下来,聂天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阁下,你是鬼族之人,不应该出现在这里吧?”这个时候,叶残阳上前一步,目光低沉望着阎无期说道。 虚罗之界,和寻常的圣界不同,这里的武者分为人族和鬼族。 而且人族和鬼族之间,有着和平协定,划分了统治区域,即人域和鬼域。 九变城所在,就是人域。通 常情况下,鬼族之人是不允许进入人域,尤其是一些强者,根不能擅自进入人域。“ 老头,我来这里又不是打架的,只是来看看我侄子,难道这样也不行吗?”阎无期笑了一声,挑眉说道。“ 你……”叶残阳脸色一沉,竟是一时说不出话来。他 没有想到,阎无期竟然会如此回应他。“ 阁下,你该知道人族和鬼族的协定,如果你在这里动手,就不怕掀起人族和鬼族之间的大战吗?”叶残阳稍稍冷静下来,沉沉说道。“ 老头,你也太自以为是了吧。”阎无期却是笑了一声,说道:“你代表不了人族,我也代表不了鬼族,如果我们双方要是真的生死战,你以为会有多大动静吗?” “那些人族和鬼族的老家伙们,最多就是睁两眼看看,然后就眯起眼睛睡觉去了,才懒得管我们呢。”说 完,阎无期抱起双臂,一副完全无所谓的样子。“ 你……”再一次,叶残阳说不出话来。 阎无期说得虽然潦草,但却是事实。人 族和鬼族之间,已经有数百万年没有大的冲突了,当然不可能为了一个小城的家族战斗,就直接开战。 人族和鬼族的强者们,都是抱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态度,只要不是过大的动乱,都不可能陷入两族的战争的。 这一点,阎无期看得非常清楚。要 不然,他也不会冒然出现在人族的地盘上。 “阁下,你来这里,为了什么?”叶残阳强压着心头怒火,冷冷问道。 “我不是说了吗?我来看我的侄子。”阎无期笑了一声,说着还看了君剑刑一眼,嘿嘿笑道:“臭小子,这么长时间不见,都长这么大了啊。” 叶残阳一脸低沉,肝肺都快要气炸了。 他当然知道君剑刑的身份,只是这个阎无期的突然出现,实在大大出乎他的预料。当 初君剑刑偷走圣罗学院的圣物,学院只是将他逐出,而没有杀他,其实也是顾忌他的鬼族身份。阎 无期的出现,正是说明了,君剑刑的背后,的确有一个异常强大的鬼族家族。“ 好侄儿,你喊六叔来,该不会只是来看戏吧,说说吧,有什么事。”而这个时候,阎无期嘴角扯动一抹笑意,看向君剑刑说道。 君剑刑眉头一皱,想了一下,便将之前发生的事情,完完本本地说了一遍。阎 无期听完君剑刑所说,眉头皱了又皱,眼神之中隐隐涌动着一股森寒的杀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