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八百四十九章 血的对决 - 万古天帝

第三千八百四十九章 血的对决

“怎么回事?”突如其来的异变,让所有人齐齐一愣,忍不住惊叫起来。 牧崇山气势如虹,正要将叶朗灭杀,为什么会突然口吐鲜血?“ 有古怪!”阎无期目光低沉,冷冷低吼,双目之中涌动着肃杀之芒,看上去非常可怕。 “嗯?”聂天同样脸色一变,眉头皱了起来。 在刚才的一瞬间,他感觉到牧崇山的体内有一股异力出现,冲击他的武体,让他瞬间失控。 但是那股异力一闪而逝,之后就变得完全没有声息了。 古怪的一幕,让他不由得心生疑惑。直 觉告诉他,有人在暗中搞鬼! “我怎么会……”牧崇山身躯微微颤抖着,一双眼睛惊骇不已,完全不知道怎么回事。 “好机会!”但就在此时,叶朗双瞳骤然一缩,一双眼睛透出惊喜之芒,阴冷一笑,随即身影直接动了,好似一道流光一般,全身气势外放,直接向着牧崇山冲了过去。“ 糟了!”聂天看到这一幕,脸色唰地一变,心中惊叫一声。“ 嘭!”而在下一刻,牧崇山还没来得及做出半点反应,叶朗一掌直接落下,铺天盖地的威势降临,虚空之中一声闷响,顿时一片血光。牧 家天才牧崇山,连最后的惨叫都没来得及喊出,直接被轰杀! “牧崇山!”牧家武者看到血腥一幕,眼神剧烈一颤,齐齐惊叫一声。聂 天的脸色也在这一刻,变得低沉如杀。这 个叶朗果然阴狠,竟是趁着牧崇山武体失控的瞬间,直接将其灭杀了。 牧家的武者,一个个气愤填膺,但是却没有办法。这 是武者之间的对决,生死各安天命。“ 我赢了!”这个时候,叶朗冷立高空之上,一双眼睛冷傲无比,张狂道:“牧家的武者,牧家的血脉之力,也不过如此,不堪一击!哈哈哈……”他 的狂笑之声,好似钢针一般,响彻在牧家武者的耳边。所 有人都看得出来,刚才的一瞬间,很不正常。但 是战斗的结果却是摆在他们的面前,让他们无话可说。 “臭小子,你使诈!”这个时候,阎无期突然低吼一声,一步踏出,全身气势如狂浪奔涌,一双低沉的眼睛,冷冷锁定烈焰九锋,杀机毕露。 “这位前辈,没有真凭实据,你可不要乱说啊。”烈焰九锋却是丝毫不惧,淡淡一笑,一脸的玩味之意。 “你……”阎无期脸色一滞,一时说不出话来。 他的确拿不出证据,证明烈焰九锋使诈了。 “烈焰九锋,你真是好手段啊。”随即,聂天也站了出来,冷冷说道:“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是激发了牧崇山体内的诛天血印吧。”“ 聂天,第一场你们输了,你这是输不起,要赖吗?”烈焰九锋目光微微一凝,随即冷冷说道。 他没有想到,聂天竟然看得这么清楚。 在刚才的一瞬,他的确是激发了牧崇山体内的诛天血印,让后者武体短暂失控,这才给了叶朗一击必杀的机会。 虽然牧崇山体内的诛天血印,和烈焰九锋的诛天魔气,有些不同,但是诛天魔心却是相同的。烈 焰九锋直接以诛天魔心,影响了牧崇山的诛天血印!“ 你不用激我。”聂天冷冷一笑,说道:“我聂天输得起,但是必须要输的明白。就算你不承认,我也知道发生了什么。这第一场,算你们赢了。” 烈焰九锋嘴角扯动一下,淡淡笑道:“既然是这样,那就继续第二场吧。”“ 好。”聂天微微点头,转身看了阎无期一眼,示意后者不要冲动。阎 无期眉头皱了一下,最终还是退了回来。他 此时有一种古怪的感觉,虽然聂天只是一个小辈,但是在聂天的面前,他竟然隐隐感觉到一丝威胁。更 为确切地说,是一种威慑力。所 以聂天所说的每一句话,做出的每一个决定,他都必须认真考虑。“ 君剑刑,小心叶无夜,他的实力,跟刚才不同了。”聂天身影一动,来到君剑刑身边,暗暗说道。“ 嗯。”君剑刑沉沉点头,一双眼睛阴冷肃杀,如黑暗之中的毒狼一般,死死盯在叶无夜的身上。 “君剑刑,来吧。”而在此时,叶无夜冷笑一声,身影一动,跃上高空之上,竟是极为挑衅。“ 叶无夜,我要你血债血偿!”君剑刑低喝一声,身影如狂龙,直接冲了过去,全身的气势疯狂爆发,顿时四周天地都跟着颤抖起来。 君剑刑和叶无夜之间,是不死不休的至极深仇,这一战,注定是血的对决!聂 天目光微微一沉,脸色并不轻松,他不知道刚才烈焰九锋对叶无夜做了什么,但他能感觉到,此时的叶无夜,气息远比刚才强大得多。“ 君剑刑,你一定很想杀我吧。”高空之上,叶无夜冷冷开口,一双眼睛透着阴沉之意。 “叶无夜,我走到今天,都是拜你所赐。今日你我一战,注定只有一个人能活着!”君剑刑目光低沉如杀,冷冷开口,每一字每一句都透着冰冷的杀机。叶 无夜把他害的这么苦,他岂有让后者活下去的道理!“ 哼哼。”叶无夜冷笑两声,说道:“可惜,你杀不了我。”“ 是吗?”君剑刑冷笑一声,顿时全身力量狂涌而出,让他整个人瞬间化作一团火焰漩涡,无穷无尽的火焰之力激荡而出,凝成万千火舌,冲击在虚空之中,好似万魔狂舞一般。 四周数十万米的空间,炽热无比,好似熔炉一般。“ 没想到这小子,实力竟然这么强了。”阎无期看到这一幕,一双眼睛不由得一颤,惊讶不已。他 没有想到,君剑刑竟然如此之强了。更 让他疑惑的是,君剑刑的血脉之力,竟然是出乎意料的强大。 他曾经见过君剑刑释放血脉之力,似乎并没有这么强大。 好像,君剑刑的血脉之力提升了。“ 剑刑这小子的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阎无期眉头皱起,心中疑惑不已。“ 杀!”下一瞬间,君剑刑低吼如雷,周身火焰之势在一瞬之间暴涨到极致,身影瞬间动了,好似一片火海一般,直接向着叶无夜狂压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