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八百五十四章 不死不灭 - 万古天帝

第三千八百五十四章 不死不灭

不死不灭,这简单的四个字,让聂天有些摸不着头脑,不太明白牧九川想说什么。“ 不死不灭,这可是所有武者,梦寐以求的事情。”牧九川眼神微微颤抖着,目光之中涌动着难以言说的炽热和渴望。 聂天却是眉头紧皱,神情十分疑惑。 “聂天,你可知道,这诸天圣界这么多圣界之中,实力达到天武圣祖巅峰的武者,有多少?”牧九川目光闪烁一下,看向聂天问道。“ 不知道。”聂天摇了摇头,猜测了一下,说道:“至少有几千万人吧。”几 千万,这是他给出的猜测。毕 竟,诸天圣界有成千上万的圣界,低等级的圣界之中,当然极少看到天武圣祖强者,但是高级圣界和顶级圣界之中,应该会有很多。 聂天并不知道诸天圣界之中到底有多少顶级圣界,所以他只是猜测一下。 “几千万?”牧九川目光扫过聂天,不由得笑了一声。 “太多了?”聂天愣了一下,说道:“难道只有百万级别。”牧 九川摇了摇头,说道:“整个诸天圣界,所有的天武圣祖巅峰强者,加起来,绝对不足千个。” “几百个?”聂天眉头一皱,脸色不由得一变,一脸错愕。 他万万没有想到,成千上万的圣界之中,实力达到巅峰的武者,竟然只有几百人。要 知道,随便一个圣界,武者的数量都是以亿来计的。 那么诛天圣界的武者数量,简直就是不可想象的。在 如此之大的基数之下,天武圣祖巅峰武者,竟然只有数百人,这让他如何不惊讶。 “聂天,你以为武者到达圣境之后,就可以永远存在吗?”牧九川笑了一声,说道:“你可曾亲眼见过,一名正常的武者,活到数百万年。”“ 这……”聂天眉头一皱,一时说不出话来。 活到数百万年的人,他倒是真的见过,但如果是正常的,那就很难说了。 就像冥皇,牧崖,或者是鬼帝这样的人,其实都是以一种不正常的状态才活到了这么久。 而就算是赤命丹心,天煞等人,其实也是借助了其他的力量。 聂天猜测,赤命丹心和天煞,一个是星空使者,一个是星君,必然也是借助了星辰元石的力量。 如果是真正靠自身实力,活到数百万年以上的武者,聂天倒是真的没有见过太多。 之前的五冥老祖,应该算是他所见过的,年纪很大的武者了。 “聂天,不死不灭四个字,说上去容易,但真正能达到了,却是少之又少。”牧九川淡淡一笑,说道:“圣境武者,也是有寿命极限的。通常认为,圣境武者的极限寿命是六百万年。但是真正自然活到六百万年的武者,却是几乎没有。”“ 为什么?”聂天眉头一皱,愕然问道。 武者,真的是永无极限。当 初聂天在位面世界的时候,以为突破神境之后,就可以与天地齐寿,与日月争辉。但 他实力突破神境之后,才知道神境武者也有极限。而 当他突破圣境之后,这才明白,圣境也有极限。“ 一名圣境武者,通常在活了百万年之后,武体就会开始变弱,甚至血脉之力,都开始变弱。在这个时候,如果武者的实力不能提升的话,他的战力,将会越来越弱。”牧九川眉头皱起,沉沉说道。聂 天目光微微一凝,心中默然。 原来武者和普通人一样,年纪到了之后,身体就会自然而然地变弱。 “武者修炼,修的就是武体。”牧九川苦笑一声,说道:“但是一名武者的武体,就算再强,也强不过时间的磨砺。即便是那些圣祖强者,武体的巅峰状态,也最多只能保持几万年或者最多几十万年而已啊。”“ 原来是这样。”聂天点了点头,顿时明白了过来。 不过赤命丹心和天煞两人,却是能一直保持实力的巅峰,看来是跟星辰元石有关。“ 这么一来,不死不灭的传说有多可怕,你就明白了吧。”牧九川微微点头,说道:“传闻之中,三生族的人,其祖先是一群在原古时代之前就已经存在的超圣者。” “超圣者?”聂天听到这样的称呼,不由得眉头一皱,惊愕一声。“ 所谓超圣者,就是超越圣人的存在。我们也不知道那些人是否真的存在,只能这么称呼。”牧九川淡淡一笑,说道:“三生族是源于超圣者的种族,所以他们的血脉之中,蕴含着不死不灭之力。”聂 天目光微微一凝,听得十分认真。 牧九川目光扫过聂天,继续说道:“不过三生族人的不死不灭之力,自出生之时,就被封印了。只有传说之中三生族的圣物,才能激活不死不灭之力。” 说到这里,他的眼神微微变了,神情之中透出诡异的色彩,说道:“我猜测,那个叫烈焰九锋的家伙,想要进入三生祖地,就是为了取得三生族的圣物。” “这……”聂天眉头一皱,不禁笑了一声。 牧九川的臆测,似乎有些不切实际了。而 且三生族不死不灭的传说,真的是真的吗? 如果烈焰九锋真的是冲着三生族的圣物去的,那他的野心,可真的是太大了。“ 聂天,那个烈焰九锋,应该不知道三生祖地的所在。如果他知道三生祖地的路线图在你的手上,恐怕会找你的麻烦。”这个时候,牧九川目光闪烁一下,一脸担忧地说道。聂 天苦笑一声,一时不知该说什么了。 牧九川肯定不知道,接下来聂天会去找烈焰九锋。 不过路线图到了聂天的手上,倒是一件好事,这么一来,牧家就安全多了。 如果路线图在牧家,以烈焰九锋的心性,为了得到地图,甚至会不惜灭掉整个牧家。“ 我会小心的。”聂天淡淡一笑,没有跟牧九川说太多。 “嗯。”牧九川点了点头,紧绷的脸色放松了不少。 “牧族长,你好好休息吧,我就不打扰你了。”聂天淡淡一笑,起身准备离开。 “聂天,有一件事,我不知道该不该告诉你。”但这个时候,牧九川却是站了起来,脸色古怪地看着聂天说道。“ 什么事?”聂天见牧九川神色不对,不由得眉头一皱。 “关于若雨姑娘。”牧九川目光微微一凝,沉沉说道。“ 千叶!”聂天双瞳骤然一缩,脸色顿时一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