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八百五十六章 灭世预言 - 万古天帝

第三千八百五十六章 灭世预言

聂天看着若雨千叶,一张脸僵住了。 他看到,鲜艳的血泪从若雨千叶的眼中流出,缓缓凝聚成晶莹如冰的艳红泪珠,看上去极其诡异。 “我,我没事。”若雨千叶美眸微微颤抖着,轻声开口,抬手拭去眼角的一滴血泪。 血泪触碰到她手指的一瞬,竟是没入肌肤之中,瞬间消失了。 她的身躯微微一颤,好似受到了冲击。 “等一下。”她并不在意,伸手想要擦去另外一滴血泪,却是被聂天喊住了。 聂天上前一步,伸手擦向若雨千叶眼角的艳红泪珠。 但就在他手指触碰到血泪的时候,骤然感觉到一股炽烈的灼烧之意。 “嗯?”聂天目光不由得一凝,但并未停手,而是手指一挑,擦掉了血泪。 就在此时,那血泪之中竟是释放出一股可怕的焚噬之力,让聂天感觉到一股剧痛,而且这股剧痛,瞬间袭遍全身,顿时他全身有一种被焚烧的感觉,好似体内血液燃烧起来了一般。 “这……”突如其来的一幕,让聂天脸色唰地一变,惊骇不已。 而他再看手指之上,入眼的一幕,让他心头一颤。 他的整个手指,竟是变得血肉模糊,似乎是被血泪腐蚀了一般,血肉慢慢地焚化,露出了白色的指骨。 “聂天,你没事吧?”若雨千叶被眼前一幕惊吓不小,俏脸一滞,忍不住惊叫一声。 “没事。”聂天摆了摆手,示意自己没事。 此时,他好似感觉不到疼痛一般,双目灼灼地望着白骨手指,似乎在感知着什么。 他万万没有想到,一小滴女邪血泪,竟然蕴含着如此可怕的力量。 以他的武体之强悍,竟然被女邪血泪伤到如此地步,实在恐怖。 而他在女邪血泪灼伤的瞬间,那种全身都好似要燃烧的炽烈之感,让他非常震撼。 在那一瞬间,他的整个身体,都好似要被焚噬掉一般。 不过就在那个时候,他体内的一股潜在的力量,将那股焚噬之力,硬生生地吞噬了! “好险!”这个时候,小肥猫的声音突然响起,一张猫脸紧张不已,甚至全身都是汗珠。 “小肥,怎么了?”聂天眉头一皱,不知道小肥猫为什么是这种反应。 “聂天,你可知道,你刚才差一点死掉。”小肥猫目光凝紧,心有余悸地说道。 “差一点死掉?”聂天愣了一下,一脸愕然。 “女邪血泪之中,蕴含着十灭女邪的血脉之力,刚才一瞬间,你触碰到女邪血泪,导致血泪入体,冲击你的血脉之力。”小肥猫一脸低沉,说道:“如果你的血脉,稍稍弱一点,你此刻已经是一具枯骨了。” “这……”聂天脸色一僵,愕然愣住,半天都反应不过来。 他哪里会想到,一个不经意的动作,竟然让他差一点没命。 “刚才的一瞬间,实际上是你的血脉之力和十灭女邪血脉之间的对抗。”小肥猫一脸低沉,说道:“十灭女邪虽然没有觉醒,但已经比绝大多数血脉之力更强。幸亏你是神魔元胎之体,否则的话,你会被十灭女邪,瞬间焚噬的。” “十灭女邪,当真有这么可怕?”聂天听到小肥猫所说,不由得喉咙滚动一下,咽了一下口水。 十灭女邪血脉到底有多强,在尚未觉醒的情况下,竟然差一点焚噬他神魔元胎之体,这也太恐怖了吧。 如此强大的血脉之力,实在是过于可怕了。 “嗯。”小肥猫沉沉点头,说道:“十灭女邪诞生于原古时代之前,是禁忌之中的禁忌。” “这……”聂天脸色再次一僵,突然说道:“难道十灭女邪,比神魔元胎更可怕吗?” “本尊也不知道。”小肥猫摇了摇头,苦笑一声,说道:“现在的十灭女邪,的确没有神魔元胎强,但是十灭女邪毕竟还没有觉醒,以后若是觉醒,孰强孰弱,就不好说了。” 聂天双瞳骤然一缩,心中惊骇,可想而知。 怪不得,牧九川对十灭女邪如此畏惧,甚至只是提到,都在胆战心惊。 “小肥,你对十灭女邪了解多少?”聂天冷静一些,沉沉问道。 之前的时候,他以为小肥猫完全没有听过十灭女邪,但是现在看来,后者似乎了解不少。 小肥猫目光低沉,沉默了许久,说道:“九天女邪降杀,万界十灭无生。” “嗯?”聂天听到这十二个字,不由得目光一凝,脸色为之一变,沉沉说道:“什么意思?” “灭世预言!”小肥猫再次沉默许久,沉沉说道。 “灭世预言?”聂天愣了一下,眼神为之一颤。 “原古之前的灭世预言,当初的十灭女邪,就是因为这个预言,而被世人所不容,最终被屠灭满族。”小肥猫一脸低沉,脸色看上去非常诡异。 “小肥,你的意思是,十灭女邪的背后,有一个灭世预言。”聂天眉头紧皱,一双眼睛涌动着怪异的光芒,说道:“如果千叶觉醒十灭女邪,她将成为预言之中的灭世者,对吗?” “嗯。”小肥猫沉沉点头,然后便陷入沉默之中。 之前他听到牧九川说起十灭女邪的时候,便已经想起了灭世预言,正是因为这样,他才一直没有说话。 他本以为,可以暂时压制十灭女邪,但是没有想到,十灭女邪比他预想得更严重,也更强大。 “聂天,你想怎么办?”许久之后,小肥猫再次开口,沉沉问道。 “什么怎么办?”聂天眉头皱了一下,反问一声。 “她是十灭女邪,身负灭世之命!”小肥猫沉沉开口,眼神变得有些冰冷。 “灭世之命?”聂天却是嘴角扯动,冷笑了一声,说道:“我聂天,最不信的就是命。十灭女邪又如何,灭世预言又如何,我不在乎。我只知道,她是我爱的人。我要她,活下去!” 小肥猫脸色微沉,久久没有说话。 对于聂天的反应,他一点也不奇怪,毕竟他和聂天相处这么久,对聂天非常了解。 “小肥,我想知道,怎么救千叶?”片刻之后,聂天冷静了下来,沉声问道。 “她的十灭女邪已经压制不住了。”小肥猫目光微沉,一脸冷肃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