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八百八十九章 五大学院 - 万古天帝

第三千八百八十九章 五大学院

聂天突然听阎无期说起五大学院,一脸愕然。他 并没有听说过五大学院,对此一无所知。 “你不知道五大学院?”阎无期见聂天这样的反应,不由得一愣,反问一声。 “不知道。”聂天眉头皱起,摇了摇头。“ 好吧。”阎无期一脸无奈,摇头一笑,说道:“五大学院是指诸天圣界之中最强大的五大武道学院,分别是:龙武学院,血翼学院,十方学院,万武学院和天道武府。” “这五大学院,代表着诸天圣界最强的武之圣土,数百万年来,培养出了无数了武道强者。”“ 诸天圣界之中,一半以上天武圣祖强者,都是出自五大学院。”“ 所以五大学院任何一个的实力,都不弱于诸天圣界的一流大势力。” “不过五大学院与世不争,与外界并没有太大的冲突,甚至还是平衡各方大势力的存在。” “诸天圣界各大势力并存,能够相安无事这么多年,五大学院在其中发挥的作用,功不可没。”说 着,阎无期淡淡一笑,看向聂天说道:“我就是想问你一下,可有兴趣进入五大学院。” “没兴趣。”聂天却是一脸平静,冷淡回应道。 “没兴趣?”阎无期愕然一愣,以为自己听错了呢。 他没有想到,聂天竟然毫无兴趣进入五大学院。 要知道,在诸天圣界之中,五大学院可是无数武者心中的武道圣地,不知道多少人梦寐以求地想要加入五大学院。不 过五大学院的招生条件非常高,每一年的招生,绝大部分都是那些来自高级圣界和顶级圣界的武者,才有资格进入。一 名武者,出生在不同等级的圣界,代表着完全不同的起点,在起点不同的情况下,想要拼过别人,谈何容易? 但是聂天,竟然对五大学院毫无兴趣,这似乎有些太狂妄了。聂 天如此回应,其实并非是他太狂,只是他并不喜欢这种学院生活。对 他而言,真正的武道世界,才是最好的学院。他 曾经进过一些武道学院,但却极少跟学院的老师学习,甚至不会参加学院的一些任务。对 他而言,那些任务太过轻松,丝毫起不到锻炼的作用。 “聂天,你刚才不是说,你需要一些天赋极高的年轻武者吗?”阎无期冷静一下,眼神微微一颤,说道:“这一次五大学院招生,一定会有很多天才武者参加。在那里,你可以更容易地找到你需要的人。”聂 天听到阎无期所说,不由得目光微微一凝,心中思考起来。阎 无期说的的确没错,五大学院招生的时候,确实会有很多天才武者参加。 他现在急需为若雨千叶觉醒十灭女邪,而觉醒大阵需要天赋超强的武者,或许他可以借着五大学院招生之时,去寻找天赋武者。 “五大学院什么时候招生?在什么地方?”聂天猛然抬头,眼神炽热地看着阎无期问道。 “五天之后,南煌圣界。”阎无期见聂天有了兴趣,微微点头笑道:“南煌圣界可是诸天圣界之中,仅有的三大顶级圣界之一。”“ 好,我参加。”聂天目光微微一凝,沉沉点头。阎 无期此时却是古怪一笑,说道:“聂天,五大学院的招生,可不是谁都能参加的。五大学院每千年公开招生一次,每一次招生的名额,都是有限制的。”“ 所以就连参加五大学院招生,也是需要五大学院的准入令牌,才有资格的。”“ 你不是有准入令牌吗?”聂天目光一凝,直接说道。他 没有时间跟阎无期卖关子,对他来说,时间就是一切。“ 我的确有准入令牌,但我为什么要给你?”阎无期淡淡一笑,说道:“五大学院的准入令牌,整个虚罗之界也只有十块而已,我们鬼族只得到了五块。这么珍贵的东西,我可不会随便送人。”“ 六叔,你……”君剑刑眉头一皱,刚想说什么,却是被阎无期瞪了一眼,硬生生地给瞪回去了。 “前辈,你有什么话,直说吧。”聂天眉头一皱,沉沉说道。 他岂能听不出来,阎无期是想开条件。“ 好,够爽快。”阎无期笑了一声,说道:“你想要准入令牌可以,但要答应我三个条件。第一,你参加五大学院的招生,是以我们这阎魔鬼族的名义参加,所以你若是被五大学院录取,荣耀也是属于我们鬼族的。”“ 可以。”聂天不假思索,直接答应。 “第二,你要记住,你欠我们阎魔鬼族一个人情。”阎无期淡淡一笑,继续说道。“ 嗯。”聂天直接点头。 “第三,我要你身上一样东西。”阎无期目光微微一颤,沉沉说道。“ 嗯?”聂天眉头一皱,脸色微微一变,沉声问道:“什么东西?” “你的一只眼睛!”阎无期目光之中闪烁出一抹诡异之色,直直地盯着聂天的眼睛说道。 聂天听到阎无期的话,一张脸顿时一沉,变得阴冷无比。 他万万没有想到,阎无期胃口这么大,竟然想要他的一只眼睛。“ 怎么?你不舍得吗?”阎无期嘴角扯动一抹冷冽,冷笑一声问道。 “区区一块准入令牌,要不了我的眼睛。”聂天冷笑一声,沉沉说道:“令牌你自己留着吧,我不要了。”“ 哼哼。”阎无期此时却是冷笑起来,直接站了起来,眼神冷冽森寒,竟是隐隐有杀机涌动,说道:“聂天,如果我一定要你的眼睛呢?”“ 你试试看。”聂天眉头一皱,同样站了起来,一双眼睛冒着森寒光芒,丝毫不惧阎无期。阎 无期是君剑刑的六叔不假,而且还帮过聂天,但是他此时的要求,已经在触碰聂天的底线了。 “小子,你很有胆色。”阎无期冷冷一笑,眼中杀意更为外露,说道:“但是胆色,弥补不了实力的差距。”“ 六叔,你这是干什么?”君剑刑察觉到阎无期的杀意,顿时站了起来。“ 你坐下!”阎无期却地低吼一声,一双眼睛死死盯着聂天,一字一句地说道:“小子,你的眼睛,今天我要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