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八百九十章 阎魔鬼脉 - 万古天帝

第三千八百九十章 阎魔鬼脉

“轰!”阎无期话音落下的瞬间,全身气势瞬间爆发,冲天而起,顿时四周虚空轰然一震,牧府大堂剧烈摇晃着,好似要崩塌一般。 “这……”君剑刑看到阎无期全身杀意沉沉,不禁一脸惊骇之意,直接慌了。他 没有想到,阎无期竟会突然对聂天有如此强烈的杀意。而 这个时候,聂天感觉到一股庞然的气势压迫过来,如山岳一般加注在他的身上,顿时让他有一种喘不过气的感觉。 阎无期的实力,远非一般武者可比,其武道修为已经突破到天劫圣王之境,而剑道境界更是达到了剑之天劫九重天,只差一步,就能跨入剑觉逆神之境。如 此强者,瞬间释放而出的气势压迫,即便是高阶天义圣君,也无法承受。而 聂天,此刻却是硬生生地承受住了。他 一双眼睛冰冷如杀,丝毫没有怯意,反而是涌动着强烈的战意。“ 嗯?”阎无期感受到聂天眼神之中的浓烈战意,不由得眼神一颤,随即冷冷说道:“没想到,你竟然已经达到了天谕九重之境!”“ 天谕九重!”君剑刑和牧九川等人眼神骇然一颤,神情不由得僵滞住了。他 们显然没有想到,聂天竟然已是天谕九重之境。 在不久之前,聂天还只有天谕五重修为,而现在,竟然已经达到天谕九重之境,实在太可怕了。更 为诡异的是,之前聂天来大堂的时候,他们竟然没有丝毫察觉到这一点。 没错!聂 天此地的确已经达到天谕九重之境,这几天他融合稳固至高双印,吸收了一些双印之力,实力有了数重突破。 而且,他的全身气息,受到双印之力的影响,气势可以很好的隐藏,寻常武者根本感知不出他的修为。 不过他在释放出气息的时候,修为还是很容易看出来的。 数天之间,实力有了数重提升,这实在太可怕了。 但是这也多亏了双印之力,至高双印的力量,在提升聂天实力的同时,也对他的武体造成了极大的压迫,这就是他为什么从三生祖地出来之后,会身体虚弱的原因。 “凭你的实力,想要镇压我,不可能!”聂天目光骤然一沉,冷冷低吼一声,极其张狂。“ 嘭!”随即,他身躯一震,顿时虚空一阵,阎无期的压迫之力,竟是直接被破。 阎无期身影不由得一颤,身形狂退数步,差一点站立不住。 “怎么可能?”阎无期脸色一沉,一双眼睛不由得颤抖,一脸惊骇不已。他 万万没有想到,聂天竟然如此恐怖,直接破开了他的压迫。“ 聂天,我只要你的眼睛而已,你真的要以死抵抗吗?”下一刻,阎无期冷静下来,沉沉说道。 “我的眼睛,不可能给你。”聂天冷冷开口,低沉说道:“如果你想战,我奉陪到底!” “奉陪到底吗?”阎无期脸色一沉,不由得眼神一颤。 如果此时是其他的天谕境武者,在他的面前如此讲话,他一定当成一个笑话。区 区一名天谕圣师,有什么资格与他这个天劫圣王奉陪到底。但 是聂天不同,他亲眼见过聂天的逆天实力,简直颠覆了他的武道认知。 “阎无期,你我生死一战,胜负犹未可知。”这个时候,聂天眼神一沉,冷冷说道。阎 无期愣了一下,他在聂天的眼神之中,竟是感觉到了一丝威胁之意,这让他有一种如鲠在喉之感,非常难受。“ 六叔,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君剑刑此时忍不住了,上前一步,怒吼道。阎 无期眉头一皱,全身气势渐渐缓和下来,整个人平静了许多。 他沉默许久,终于说道:“剑刑,我们阎魔一族的鬼脉,出现裂缝了。”“ 鬼脉!”君剑刑听到这两个字,脸色唰地一变,整个人愣在了原地。 他没有想到,事情竟是如此严重。“ 鬼脉?”聂天忍不住一愣,问道:“这是什么东西?”阎 无期叹息一声,并没有说话,而是看了君剑刑一眼。 君剑刑眉头皱了一下,说道:“鬼脉是我们鬼族特有之物,对每一个鬼族而言,是至尊无比的存在,代表着一方鬼脉的延续。阎魔一族的鬼脉断裂,对阎魔一族而言,代表着衰落的开始。” 聂天眉头皱起,一脸奇怪地问道:“那这跟我的眼睛有什么关系?”阎 无期目光微微一颤,说道:“你的眼睛之中,蕴含着和阎魔一族鬼脉相似的气息,若是让鬼脉吸收你眼睛之力,或许可以修复断裂的鬼脉。”“ 或许?”聂天愣了一下,脸色极其低沉。 阎无期要他的眼睛,竟然是为了修复鬼脉,而他也不确定,鬼脉吸收魔眼之力后,能够恢复,只是或许而已。 为了一个可能性,就想要聂天的魔眼,这未免有些可笑了。“ 事已至此,算了吧。”阎无期此时却是长叹一声,说道:“我不想为阎魔一族结下一个强大的敌人,你的眼睛,我不要了。” 聂天一脸低沉,没有说话。“ 六叔,你这次出来,就是为了寻找恢复鬼脉的方法吗?”这个时候,君剑刑上前一步,沉沉问道。其 实他一直很奇怪,为什么阎无期会出现救他。鬼 族之人,一般都不会离开鬼域的,更何况阎无期在阎魔鬼族的地位还很高,更不可能擅自离开了。 “嗯。”阎无期点了点头,一脸无奈。 他此时已经放弃了取聂天的眼睛,他突然觉得这并不是什么明智的举动。“ 六叔,你将鬼脉带在身上了吗?”君剑刑眉头一皱,目光灼灼地看着阎无期问道。“ 嗯。”阎无期再次点头,突然察觉到君剑刑的眼神有些不对,眉头一皱问道:“剑刑,你想干什么?”“ 六叔,你若是信得过我,请把鬼脉给我,我一定想办法修复鬼脉。”君剑刑目光坚定,沉沉说道。 阎无期目光不由得一凝,一张脸却是变得低沉,沉默许久,没有说话。鬼 脉代表着一族之命脉,而君剑刑虽然是他的亲侄子,但是却一个半人半鬼之体,甚至还被逐出鬼域了。 将鬼脉交给这么一个人,他真的可以放心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