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八百九十二章 嚣张狂少 - 万古天帝

第三千八百九十二章 嚣张狂少

高空之上,白衣武者一脸低沉,眼中杀意极重,死死锁定在炽沉风的身上。 “我……”炽沉风感受到强烈的杀机,顿时脸色一僵,竟是说不出话来。 刚才的惊魂一幕,让他心有余悸,眼前的这名白衣武者,分明是要杀他。 但是这为什么呢? 他可是炽羽族的人,跟对方是同族,只不过是想顺个方面,为什么对方却要杀他?“ 这小子以为自己是炽羽族的人,就敢拦秋少的坐骑,真是找死。”这个时候,一道青衣身影来到白衣武者的身后,冷冷盯着炽沉风,一脸讽笑。 “我,我错了。”炽沉风眼神颤抖着,说话都上下牙齿打架了。 他没想到,拦一下坐骑,也是死罪这么严重。 “双眼。”这个时候,那个名为秋少的白衣武者开口了,冷冷说道。 “什,什么?”炽沉风愣了一下,一脸疑惑,不知道白衣武者是什么意思。“ 你的双眼。”白衣武者一脸冰冷,面无表情地说道:“本少要你的双眼,算是赔罪。”“ 这……”炽沉风眼神一颤,没想到对方竟然是这个意思。 他只是拦了一下对方的路,竟然要付出双眼为代价,对方的这种做法,未免有些太残暴了。 炽沉风眼神颤抖着,心中的惊恐之意全部写在了脸上,他不由自主地看向聂天,显然是在求助。聂 天在一旁看着,一脸阴沉。他 已经感知过白衣武者的实力,乃是一名天义五重圣君。 这个实力,并不算强,但是这名白衣武者非常年轻,应该比炽沉风小不少,真实年轻应该在五百岁之下。五 百岁,对于一名圣境武者而言,真的是非常年轻。 能在如此年纪,有天义五重的修为,白衣武者的武道天赋之高,可想而知。 而更为可怕的是,白衣武者的气息,竟然比炽沉风还要强大的多。要 知道,炽沉风可是一名天义九重武者,而且和这名白衣武者同族,但其气息,却是远不如白衣武者。 如此一看,更加显示出白衣武者的可怕。 “他的确拦了你,但不过是想顺路搭个方便,你一上来就要杀他,不是太过分了吗?”这个时候,聂天上前一步,目光低沉地盯着那名白衣武者说道。“ 过分?”白衣武者炽秋目光微沉,冷冷说道:“他拦本少的坐骑,这才是过分。本少不杀他,只要他的双眼,已经是非常仁慈了。”聂 天眉头一皱,这人真是嚣张到娘胎里了,要人双眼还能说成是仁慈。的 确,在炽秋看来,他不少炽沉风,确实已经是仁慈。若 是以他以往的作风,必杀炽沉风,而且连和炽沉风一起的聂天和君剑刑,也要跟着倒霉。 他今天高兴,前往参加五大学院的招生,所以才手下留情了。“ 如果他不愿意呢?”聂天目光一沉,冷冷说道。“ 那你们,全都要死!”炽秋目光骤然一寒,冷冷开口,最后一个死字落下的时候,全身的气势也在一瞬之间暴涨起来,顿时他身后的虚空之中,出现一片火海,四周空间顿时变得炽烈起来,好似熔炉一般。“ 他是你同族之人,你尚且如此凶残,若是碰到其他人,你的手段岂不是更残暴?”聂天目光一沉,直接说道:“你若是想战,那我奉陪!” “就凭你,一个天谕九重的废物,也敢在本少的勉强张狂吗?”炽秋冷笑一声,双目之中涌动着肃杀之意,随即直接一步踏出,身后火焰之海为之一动,顿时凝聚成一道火焰巨手,向着聂天狂压而来。 聂天目光微微一凝,全身剑意狂涌而出,剑势惊天,剑影呼啸如龙,直接冲碎了火焰巨手。 不过他的身影,却是在狂暴火焰力量冲击之下,倒退了数十米。“ 嗯?”一掌击退聂天,炽秋眼中涌动的不是快意,而是深深的震撼之意。他 刚才一掌,就算是寻常的天义五重圣君,也要被直接轰杀,而聂天只有天谕九重实力,竟然挡下了他的一掌,这实在有些古怪。“ 挡下了!怎么可能?”而在炽秋身后的炽羽之火上,十几名炽羽族的年轻武者看到这一幕,眼神齐齐一颤,惊叫一声。 他们显然没有想到,聂天竟然能挡下炽秋的一掌。 炽秋乃是炽羽族的年轻天才,面对同等级的武者,都是稳占上风,面对低等级武者,基本都是依照秒杀。但 是眼前的这名银发武者,显然是有些不简单。“ 刚才一掌,算是让你。”这个时候,聂天踏出一步,冷冷说道:“如果你再出手,休怪我不客气。”“ 不客气?”炽秋愣了一下,显然没有想到,聂天竟然敢以这种语气跟他讲话,顿时暴怒,狂吼道:“臭小子,本少倒要看看,你要如何不客气!”“ 轰!”话音落下的瞬间,炽秋身影瞬间动了,背后火焰之海变得更加狂暴,直接凝成一头火焰巨兽,暴吼如雷,凶猛扑出,压向聂天。“ 聂天大人小心!”炽沉风感知到可怕的气息降临,脸色为之一变,急急惊叫一声。他 没有想到,他的这名族人,实力竟然如此强悍。 聂天冷立虚空之中,却是不动如山,就在那火焰巨兽将要落下的瞬间,他终于动了,昊天剑在虚空之中直直刺出,顿时无尽剑意汹涌而出,剑吟之声穿云裂石,洞穿一切。 “嘭!”下一瞬间,剑影落下,那火焰巨兽竟是难以承受剑意之威,直接崩碎,化作一道道火焰气浪消散。 “嘭!”随即,炽秋还没有来得及做出半点反应,身影直接倒飞出去,在虚空之中留下一道血淋淋的轨迹。 “秋少!”惊骇一幕,让在场众人震撼当场,半天之后,炽羽族的人才反应过来,齐齐惊叫一声。 半空之中,炽秋稳住身形,胸口之上有着一道骇人血洞,半边身体鲜血淋淋。这 一剑,若是在偏上半寸,他就要被一剑穿心而死了。 而以聂天的实力,对这种精准度的把握,不可能出错了。 刚才一剑,他还是留情了,若是不然,炽秋已然是一具尸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