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九百二十七章 另有其人 - 万古天帝

第三千九百二十七章 另有其人

“聂天,我们进去吧。”古陵无奇目光扫过那些护卫,嘴角扯动一下,走在了前面。那 些护卫似乎知道他们是什么人,并没有阻拦,放他们进入府中。进 入城主府之后,聂天和古陵无奇在一名管事的带领下,来到城主府大堂。 一路之上,聂天感知到很多道强大的气息潜伏着,应该都是城主府的暗卫。 昊云城主府除了明面上的护卫之外,好友无数的暗卫,时刻守护城主府的安全。 “古陵大人到了,本城主有失远迎,还请见谅。”聂天和古陵无奇尚未进入城主府,一道雄浑的声音便响了起来,如惊雷一般炸响。聂 天顿时感觉到一股可怕的压迫之力,不由得脸色一变,身躯都跟着晃动了一下,竟然有气血翻涌之感,好似要失控一般。 危急之刻,一股绵柔之力出现,将聂天护住,挡下了恐怖压迫。聂 天看了古陵无奇一眼,并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 “城主大人,你这样的欢迎,还是免了吧。”古陵无奇随即开口,顿时狂暴的气势激荡开,向着虚空之中蔓延。“ 嘭!”下一瞬间,虚空之中轰然一震,天地震动一下,然后一股可怕的力量涟漪荡开,缓缓消散。 聂天看到这一幕,心中不禁震撼。 这是古陵无奇和昊云城主之间的气势对撞,所爆发出的力量,竟是撼天动地。 幸亏他身边有古陵无奇,否则那激荡开的力量,足以将他瞬间灭杀。“ 古陵大人,请入座。”这个时候,昊云城主的声音响起,朗声笑道。 很明显,刚才他只是要试探一下古陵无奇和聂天。 古陵无奇点了点头,带着聂天进入大堂。城 主府大堂,一张宽大的雕龙石椅之上,一个身材魁梧的中年男子正襟危坐,一双眼睛低沉而凌厉,好似一头雄狮一般,全身上下都释放着雄浑的力量。这 名中年男子,就是昊云圣城之主,霍东泰!聂 天望着霍东泰,目光不由得微微一颤。 他感觉到,霍东泰身躯之外,隐隐流转着一股雄浑之力,好似护罩一般,笼罩全身,看上去非常诡异。而 此时,霍东泰也在以一种怪异的目光盯着聂天。刚 才的试探,让他惊讶的不是古陵无奇,而是聂天。 聂天刚才差一点没命,但是却没有半点惊慌,这份心性,实在难得。 更让他惊讶的是,聂天的体内有一股十分可怕的力量,竟然是他都看不透的。“ 古陵大人,请坐吧。”霍东泰淡淡一笑,恢复了镇定,向着古陵无奇摆手示意道。“ 坐就免了,还是直接谈事情吧。”古陵无奇却是并不领情,冷冷说道。霍 东泰笑了一声,随即却是将目光再次放在聂天的身上,说道:“这位小友,你就是那个承受了九道血劫的人吗?” “是我。”聂天一脸冷肃,沉沉回应。“ 厉害!”霍东泰目光一凝,心中震撼不已。 虽然他已经猜出来,聂天就是那个救走逆龙之躯的人,但当聂天亲口承认的时候,他还是感觉到非常震撼。 更为诡异的是,他此时在聂天的身上看不出半点受伤的状态。他 得到的消息是,聂天不仅承受了九道血劫,而且被人毁了一条手臂,就算能活下来,也基本是个废人。 但是现在看着聂天,哪里有半点像是废人,分明就是一个绝世天才! 霍东泰无法想象,聂天究竟经历了什么,竟然在一天之内,彻底恢复过来。 “城主大人,逆龙之躯是我救走,不可能还给你。”这个时候,聂天没有半点客气,直接说道:“你抓的另外一个人,是我的妹妹,我来城主府,是为了救她的。”很 直接,很坦诚,同时也显得很嚣张。 “哦!”霍东泰目光一沉,骤然提高了嗓音,随即竟是站了起来,顿时一股狂横的气势爆发出来,高声说道:“小朋友,敢来城主府直接要人,你还是第一个呢!”聂 天目光微沉,却是丝毫不惧霍东泰,一双眼睛低沉着,说道:“城主大人,开出你的条件吧。”他 不可能从城主府抢人,但他愿意付出代价。“ 条件?”霍东泰眼神一凛,冷笑一声说道:“你想救人也可以,除非你拿自己的命来换,你肯吗?”低 沉冷杀的声音落下,整个大堂之中透着一股萧杀之气,压抑得令人窒息。 霍东泰直接让聂天以命换命,显然是不给后者任何机会。 聂天望着盛气凌人的霍东泰,双瞳不由得一缩,但还是压制住了心头怒意,然后直接拿出万元圣令,说道:“我用这个换我妹妹一命,如何?” “这是……”霍东泰看到聂天手中的令牌,不由得眼神一热,惊讶道:“万元圣令!”他 万万没有想到,聂天竟然直接拿出了万元圣令。 他是昊云城主,对万元阁非常熟悉,当然明白万元圣令意味着什么。 但他不明白,聂天怎么会有万元圣令,难道他跟青奇有什么关系吗?一 时之间,霍东泰望着万元圣令,不由得愣住了。 “换,还是不换?”聂天望着霍东泰,一字一句开口,竟是显得有些咄咄逼人。霍 东泰双瞳骤然一缩,好似如梦初醒一般,一双眼睛涌动出一抹邪异之芒,然后嘴唇抽搐起来,说道:“不换。” 不换!平 淡的声音落下,却如同惊雷一般,轰得聂天和古陵无奇,呆滞当场。他 们显然没有想到,以万元圣令作为条件,霍东泰竟然还不同意。大 堂之上,气氛低沉无比,让人喘不过气来。“ 很惊讶吗?”片刻之后,霍东泰冷冷一笑,说道:“那个女孩对你很重要,但是对另外一些人来说,同样很重要。”“ 另外的人?”聂天听到霍东泰的话,顿时脸色唰地一变,惊声问道:“什么人?”似 乎,霍东泰只是替人做事的,真正要抓聂雨柔的,另有其人! “哼哼。”霍东泰目光微微一沉,竟是闪烁起森寒的杀机,冷冷说道:“对于一个死人来说,知道这么多,还有意义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