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九百二十八章 不容违逆 - 万古天帝

第三千九百二十八章 不容违逆

霍东泰一双眼睛森寒透杀,全身的杀意不再有任何掩饰,释放而出的瞬间,如同一张无形的手,直接覆盖了城主府大堂。一 瞬之间,聂天感觉到窒息的压迫之感,让他脸色涨红起来,甚至连呼吸都变得困难了。 “城主大人,你这是什么意思?”古陵无奇眼神一颤,狂暴低吼一声,强悍的气势激荡开,保护聂天。 他没有想到,霍东泰此时竟然显露杀机,要直接杀他们。“ 不好意思,你们不该插手这件事。”霍东泰阴冷一笑,一双眼睛透着森寒杀意,随即一步直接踏出,顿时狂暴无比的气势释放而出,如山岳一般压向古陵无奇和聂天。 “嗯?”古陵无奇感受到庞然压力袭来,不由得眼神一颤,惊愕一声,随即同样一步踏出,硬抗霍东泰。 “嘭!”下一瞬间,两股恐怖的气势如山崩一般对撞在一起,顿时四周虚空轰然一震,一股可怕的力量爆发出来,狂暴激荡。 “轰隆!”顿时整个大堂轰然一震,竟是剧烈地晃动一下。如 果不是有强大的阵法保护,城主府大堂必然会直接崩毁。古 陵无奇目光微微一沉,身影不由得后退数步,一张脸惨白如纸,额头之上渗出了密密的汗珠。反 观霍东泰,却如老树盘根一般,纹丝未动,身影如山岳,气势雄浑。 他的实力,显然在古陵无奇之上。“ 古陵大人,我只要这小子的命。只要你不插手,现在就可以离开。”霍东泰望着古陵无奇,似乎有些忌惮,沉沉说道。“ 想杀他,先杀我!”古陵无奇却是一脸冷肃,沉沉说道。 “嗯?”霍东泰目光微微一沉,很是有些惊讶,他显然没有想到,为了一个聂天,古陵无奇竟然可以连命都不要了。 此时让他不禁开始思考聂天的身份,同时心里也有了一丝忌惮。聂 天先是拿出万元圣令,然后又有古陵无奇舍命相护,说明其身份必然不简单。 光是一个万元阁,霍东泰就已经有些犹豫了,再加上身份神秘的古陵无奇,让他心中有些不安。“ 城主大人,你要想清楚了,你背后的那些人,真的值得你这么做吗?”古陵无奇看出霍东泰的犹豫,目光微微一沉,冷冷说道。他 的语气很平淡,但是却暗含着浓烈的威胁之意。“ 到了这一步,我回不了头了!”霍东泰目光微微一沉,随即低吼一声,然后身躯一震,狂暴如海的气势释放而出,压迫得整个大堂晃动不已,好似要崩塌一般。“ 好强大的血脉之力!”古陵无奇感受到扑面而来的可怕气势,不由得双瞳一颤,惊叫一声。霍 东泰直接使用血脉力量,显然是要下杀手了!“ 你是天使一族的人?”但这个时候,聂天却是脸色微微一变,眼神之中闪烁出炽热之芒,惊喜问道。他 在霍东泰的血脉力量之中,感知到了独属于天使一族的气息。 他没有想到,霍东泰竟然是天使一族的人! “是又怎样?”霍东泰一脸肃杀,冷冷低吼。“ 那你应该认得这是什么吧?”聂天目光一颤,嘴角扬起一抹淡淡的笑意,直接拿出了天使圣令。 “天使圣令!”霍东泰看到聂天手中的令牌,双瞳骤然一缩,惊骇地大叫一声,一张脸直接呆滞住了。他 做梦都想不到,聂天竟然拿出了天使一族的至高圣令。“ 没错,就是天使圣令。”聂天淡淡一笑,说道:“你是天使一族的人,这枚令牌意味着什么,你应该很清楚吧。” 天使圣令是天使族至高令牌,整个天使族,只有九块! 聂天手中的天使圣令,是圣羽族圣女蓝熏衣给他的。 “小子,你怎么会有天使圣令?”片刻之后,霍东泰冷静了一些,但一双眼睛还是在颤抖着,一脸低沉地看着聂天问道。天 使圣令对于天使一族来说非同凡响,就算是天使一族的巅峰强者们,也没有天使圣令。而 聂天,这个外族之人,怎么会有天使圣令? “我的天使圣令,是一个天使一族的朋友送的。”聂天一脸坦然,平静说道。“ 送的?”霍东泰目光一沉,却是愣了一下,显然有些不太相信。 天使圣令这种东西,岂是随便送人的? “昊云城主,我现在以天使圣令命令你,放了我妹妹!”这个时候,聂天没有再跟霍东泰废话,而是面色一沉,直接说道。 “你……”霍东泰脸色一沉,一双眼睛盯着聂天,却是一时说不出话来。 他当然不在乎聂天,但是天使圣令,是不容违逆的。 “难道你敢不从吗?”聂天看着霍东泰,冷冷低吼。“ 我……”霍东泰脸色有些难看,犹豫了一下,说道:“臭小子,本城主怎么知道,你手上的令牌,真的是天使一族送出的,而不是你骗来的。” 你本来想说是抢来的,但想了一下,以聂天的实力,根本没能力抢夺天使圣令,所以只能是骗来的。 “城主大人,这么说你是不认天使圣令了?”聂天目光一沉,并没有解释什么,而是冷冷说道:“不知道圣羽凰尊大人看到这一幕,会作何感想!”“ 圣羽凰尊?”霍东泰听到这个名字,脸色再次一变,惊骇问道:“你认识圣羽凰尊?” “我的令牌,正是圣羽族圣女殿下蓝熏衣送的,你说我认不认识圣羽凰尊?”聂天一脸冰冷,沉沉说道。“ 这……”霍东泰眼神一沉,一张脸变得难看极了。聂 天说得这么相信,显然不是在说谎。天 使圣令本来就很稀少,但霍东泰听说,圣羽族的圣女蓝熏衣是极其罕见的九翼至尊天使血脉,所以拥有一枚天使圣令。 这么看来,聂天手中的天使圣令,的确是正常所得。“ 城主大人,你现在可以放人了吗?”聂天望着霍东泰,一脸阴沉,冷冷说道。 “我放人。”霍东泰沉默良久,终于开口,眼中却是有些惊慌,说道:“希望他们还没有走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