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九百六十八章 赦天族人 - 万古天帝

第三千九百六十八章 赦天族人

“好浓烈的杀气,你要杀我?”聂天感受到赦天监护者身上的强烈杀机,不由得眉头一皱,一张脸低沉而惊讶。他 并没有做错什么,有些不太明白,为什么监护者要杀他。 “蝼蚁!”赦天监护者眼神低沉如杀,冷冷说道:“你该死!” “嗯?”聂天目光微微一凝,一脸愕然,他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该死。“ 轰!”但就在此时,那名监护者却是身影直接动了,好似一道流光一般,向着聂天袭杀而来。 他的身影快到极致,在虚空之中划出凌厉之气,好似要撕裂空间一般。 冷!一 瞬之间,聂天感受到了彻骨的森寒之意,让他竟是心头一颤。不 过他反应极快,手中昊天剑出现,在空中划出,顿时剑芒璀璨刺目,瞬杀而出。“ 嘭!”下一瞬间,一道闷响声传出,聂天身影狂退数百米,这才堪堪稳住身形,但嘴角却是挂着一抹血迹。反 观赦天监护者,身影冷立在半空之中,双目之中涌动着的不是快意,而是惊讶和震撼。 他没有想到,聂天竟然挡下了他的致命一击。 “你这只蝼蚁,有点儿意思。”赦天监护者一双眼睛颤抖一下,冷冷开口,全身的杀意变得更为强烈了。聂 天的实力超出他的预料,但也只是让他感觉有些意外而已,并不能改变聂天必死的命运。“ 你也很有意思。”聂天目光微微一凝,嘴角扬起一抹冷冽的笑意。 其实这名赦天监护者的实力并不强,仅仅只有天义五重修为而已。 但是他的战力,却是远超同等级武者,甚至比大部分低阶天劫圣王更强。小 肥猫之前说过,古圣族武者的强大,不是聂天所能想象的。从 这名监护者身上,聂天算是体会到了古圣族的强大。这 名监护者在古圣族中,应该只是寻常的武者,但从他的战力来看,却是堪比诸天圣界的顶尖天才。而 赦天七骨是赦天一族的超级天才,而且拥有天义九重圣君的修为,其极限战力怕是接近寻常的巅峰天劫圣王了。怪 不得,小肥猫看到赦天七骨之后,觉得聂天这次的武魁,有些悬了。 “是吗?”赦天监护者在聂天的眼神之中感受到了挑衅之意,这让他不由得怒火中烧。 被一名蝼蚁挑衅,这是他的耻辱! “给我死吧!”半空之上,赦天监护者一声厉吼,随即一掌劈下,一道光波出现,好似利刃一般,锋利之气竟是能撕裂虚空,顿时滔天杀伐之气笼罩聂天。“ 这个家伙,真的很强!”聂天目光微微一凝,一张脸低沉无比,全身剑意涌动,一剑狂斩而出,剑势如山,浩荡雄浑,镇压一切。 “轰隆!”下一瞬间,虚空之中响起一声狂暴轰鸣,赦天监护者竟是被逼得连连后退,虽然最后稳住了身形,却是非常狼狈。 他显然没有想到,聂天一剑之力,竟能恐怖到这种地步。 他是天义五重圣君,战力相当于寻常的低阶天劫圣王了。 而聂天只是天义一重圣君而已,凭什么能够镇压他?“ 小子,你的剑意怎么会这么强?”赦天监护者稳住身形,一双眼睛低沉而震撼看着聂天,冷斥道。 “很强吗?”聂天冷笑一声,一脸轻蔑之意,说道:“是你太弱了!” 其实他的剑道境界,并不算很强,只是神谕一重天而已,比起他武道修为,足足差了一个大境界。但 是他的剑意资质太高,让他剑意威力,远超同等级的剑者。 “狂妄!”赦天守护者脸色骇然一滞,全身怒意滚滚,一双眼睛都变得腥红起来。这 是第一次,他被一名外界的武者蔑视。“ 你是赦天族的人吧,负责监视我们,看我们是否偷服圣彩流炎,对吗?”聂天面对盛怒的赦天监护者,却是没有半点惧意,反而是冷笑着问道。“ 小子,你知道我的身份,还敢在我面前张狂,你这是在找死!”赦天守护者一脸阴森,杀气沉沉。“ 果然是赦天族的人。”聂天淡淡一笑,一脸平静,问道:“我想知道,你杀了那个偷服圣彩流炎的人也就算了,为什么还要杀我?”“ 你看到他偷服圣彩流炎,却没有出手阻止,你就该死!”赦天监护者一脸阴沉,冷冷说道。 “哦,这就是你杀我的理由。”聂天目光微沉,嘴角扯动一抹冷冽的弧度,一脸玩味地看着赦天监护者。“ 你这只小蝼蚁,实力比我想象得要强,如果你现在向我认错,我可以饶你一命。”这个时候,赦天监护者眼神一变,沉沉说道。“ 那我要是不认错呢?”聂天嘴角抽搐一下,说道:“你还要杀我?杀得了吗?” “你敢挑衅我!”赦天监护者显然没有想到,聂天竟然敢摆出这种态度,他低吼一声,刚刚收敛的杀意,再次狂放而出。 他刚才觉得,聂天是个难缠的对手,而他不想浪费太多时间,所以就顺势放过聂天。 但是谁承想,聂天竟然不识好歹,连认个错都不肯。这 无疑触碰了他的底线,让他再次燃起杀机!“ 挑衅你又怎样?”聂天冷冷一笑,全身剑意疯狂涌动,凌厉之气充斥在四周空间,沉沉说道:“我还要杀你呢!”“ 杀我?”赦天监护者感受到聂天的杀意,不由得眼神一颤,似乎不太敢相信,眼前这个外界武者,竟然真的显露出了杀意。 “那个叫赦天七骨的人说,不许我们染指圣彩流炎,但他可没说,不许我们动监护者。”聂天冷冷一笑,眼神之中的杀意瞬间变得浓烈许多。 他觉得,偷偷服用圣彩流炎的人,应该不少,那么赦天监护者的身上的圣彩流炎,应该很可观。赦 天七骨只是说明,不许任何人打圣彩流炎的主意,却没有说,不能打赦天监护者的主意。 既然采集圣彩流炎这么艰难,而眼前就有一名拥有不少圣彩流炎的人,而且这个人还要杀自己,聂天实在想不出来理由放过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