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九百八十二章 杀人灭口 - 万古天帝

第三千九百八十二章 杀人灭口

赦天伦低头远远地看到赦天七骨等人的身影,一双眼睛透着兴奋,显然是非常激动。 但是当他的眼睛锁定在聂天的身上的时候,眼神之中的兴奋瞬间被狂怒的杀意所期待,整个人好似一头要吃人的野兽一般,让他四周的虚空都微微震动起来。他 岂能不知道,正是这名银发武者,杀了他赦天族的武者,而且还杀了两人! 而他心中,同样有着巨大的震撼!他 无法想象,一名只有天义一重修为的外界武者,怎么可能杀得掉他们赦天族的人。当 时,聂天和末日十二联手,直接轰杀那名赦天监护者的时候,赦天伦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对 他而言,那一幕实在太震撼了,甚至颠覆了他的武道认知。此 时,其他赦天族的人望着下方深渊,尤其是当他们的眼睛注意到四周山壁之上的流炎圣脉的时候,都是闲的兴奋不已。 他们实在没有想到,这次圣彩流炎的采集,竟然意外发现了一座流炎圣脉!其 实,赦天一族的流炎圣脉,因为一直采集,早就供应缺乏了,所以他们在无奈的情况下,才会利用外界武者,帮他们采集圣彩流炎。 令人惊喜的是,古圣祖地之中竟然发现了流炎圣脉,实在是意外中的意外! 尤其是几名年老的武者,当他们看到流炎圣脉的时候,苍老的眼睛都闪烁出了流光溢彩,好似重新焕发青春一般。他 们在年轻之时,也曾见过流炎圣脉,但是那些圣脉和眼前的这一座相比,简直差了十万八千里。 如果说眼前的圣脉是大江大河,那么以前的圣脉就是小水沟,根本不值一提。 如此之多的圣彩流炎,足够赦天一族的人使用上百万年了! “这座流炎圣脉,是老朽所见过最大的一座圣脉。”这个时候,大长老赦天望川开口了,他眼神微微颤抖着,沉沉说道:“我还记得,当年我还是个小孩子的时候,曾经跟着上一任族长大人,找到一座很大的流炎圣脉。”“ 那座流炎圣脉,也是我们赦天族历史上所发现的最大的流炎圣脉。” “但是我们现在看到的这座圣脉,足足比那座圣脉大了几十倍!” 说着,赦天望川的眼神之中涌动出一丝渴望,眼眶之中竟然有一抹湿润出现。 “几十倍!”其他人听到赦天望川的话,不由得眼神剧烈颤抖,震撼不已。 “大长老,有了这座圣脉,可保我们赦天族百万年无忧了吧。”有人上前一幕,眼神颤抖地看着赦天望川,兴奋说道。“ 嗯。”赦天望川沉沉点头,说道:“至少百万年之内,我们不必再寻找圣彩流炎了。”“ 那就好,那就好!”其他人神情颤抖着,都是显得兴奋不已。圣 彩流炎,对于其他的武者来说,只是一种提升血脉力量的东西。但 是对于赦天族的人来说,圣彩流炎却是续命之物! 赦天一族身为四大古圣族之一,其血脉力量远比寻常武者强大得多,但是赦天血罗在带给赦天族武者强大力量的同时,也让他们承受着常人难以想象的压迫之力。圣 彩流炎,正是能够缓解赦天血罗压迫的东西。一 般来说,赦天族的人,每一次提升实力,都需要圣彩流炎的辅助,否则就有可能被赦天血罗的内在压迫之力,压迫至死。所 以赦天一族的武者,实际上是依靠着圣彩流炎,才敢提升实力。否 则的话,就算他们的天赋再高,也不能突破! 对于一名武者而言,有了契机却不敢突破,这简直比死了更折磨。正 是因为这样,所以赦天一族的人才会为了圣彩流炎,不惜让外族之人进入他们的祖地。一 族祖地,对一族而言,有着特殊的意义。 外族之人踏足祖地,这本身就是一种亵渎。 但是赦天一族为了圣彩流炎,出于无奈,不得不行此下策。 而此时,祖地之中竟然出现了一座如此庞大的流炎圣脉,让他们如何不激动! “大长老,这次圣彩流炎采集,真是很不错啊。”赦天伦看着赦天望川,哈哈大笑一声。 “赦天伦,你这次干的不错,大功一件。”赦天望川自然知道赦天伦在想什么,淡淡一笑,说道:“从现在开始,你就是长老会的一员了。”“ 多谢大长老!”赦天伦眼神一颤,立即躬身,兴奋的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 他没有想到,大长老竟然这么爽快,直接让他加入长老会了。“ 嗯。”大长老微微点头,他对赦天伦这次的表现,非常满意。“ 大长老,我们已经发现了流炎圣脉,那这些进入祖地的蝼蚁,是不是……”这个时候,赦天伦眼神之中闪过一抹阴翳之色,说着做出了一个灭口的动作。 这个家伙,真是阴毒无比。发 现了流炎圣脉之后,竟然起了杀人灭口的心思,而且是要将进入祖地的所有武者,全部杀光。 赦天望川眉头一皱,脸色低沉起来,片刻之后说道:“此事容老朽再想想。”在 赦天族之人的眼中,外界武者与蝼蚁无异。但 是赦天望川知道,这些进入祖地的武者,全都是诸天圣界之中来自各个大势力的顶级天才。 甚至其中,还有一些身份不弱的人存在。 如果把这些人全杀了,等同于得罪了整个诸天圣界。 就算赦天族不惧诸天圣界的任何势力,但若是真的到了不死不休的地步,也是非常麻烦的事情。 考虑到这些,赦天望川才非常犹豫。“ 大长老,你看那是什么?”就在这个时候,一名赦天族的武者突然发现了什么,眼神一颤惊叫一声。 “嗯?”赦天望川眉头一皱,随即目光聚焦在了深渊最下方的白色光球之上,一双眼睛骇然一颤,一张苍老的面孔,直接呆滞住了,嘴角在抽搐着,想要说什么,却是怎么也说不出来。 “难道,那是传说之中的……”赦天伦此时也注意到那白色光球,眼神一颤,脸色一下僵硬住,后面的话没敢说出来。 “流炎之心!”赦天望川双瞳骤然一缩,一字一句地吐出了四个字!